•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點擊香江 > 正文

    ?點擊香江 | 市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選委會選舉?

    2021-09-17 04:26:07大公報 作者:屠海鳴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還有兩天,香港新一屆選委會選舉就要舉行了!這是新選制下舉行的首場選舉,亦是關系到未來立法會選舉和行政長官選舉的“關鍵一役”。連日來,近千名選委會當然委員及妥為選出委員在全港各區設立了逾千個街站,并且下基層、進社區,認真聆聽市民意見和訴求。許多參選人就改善界別狀況、爭取政府支持、提升香港競爭力等方面提出不少務實理性的政綱,贏得了市民的熱烈回應。

      然而,在部分市民看來,這次的選委會選舉遠沒有以往那般“熱鬧”,“民主氣氛不濃”。那么,市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今次選委會的選舉呢?

      競爭不激烈不等于“民主質量不高”

      在一些市民看來,這次的選委會選舉競爭不激烈,“民主質量不高”。其實,這個看法是偏頗的。

      何謂“優質民主”“劣質民主”?最終要看結果。哪個能實現“良政善治”,哪個就是“優質民主”。過往,香港的每次選舉都引發周期性社會震蕩,“你方唱罷我登場”“城頭變幻大王旗”,競爭的確激烈,但效果如何呢?由于選舉制度存在漏洞,致使一批“港獨”分子混進建制架構,打著“民主”的旗號,把香港搞得烏煙瘴氣,立法會變成了“攬炒”平臺,就連抗疫的“救命錢”也變成了政治對抗的籌碼,這樣的民主有何質量可言!競爭不激烈并不等于民主質量不高。市民不妨從以下三個角度觀察選委會的“民主成色”:

      第一,從選委會構成看。選委從1200名增加至1500名,界別從4個增加至5個,界別組由38個增加至40個。三組數字的變化,就已體現了覆蓋面拓寬、代表性增強的特征。

      第二,從基層代表的份額看。第三界別修改為“基層、勞工和宗教等界”,突出“基層”和地區性,這是一大進步!香港不僅是精英階層的香港,更是基層市民的香港;來自基層的選委,有在?房里長大的,有本港的農民和漁民,有普通打工仔,他們進入選委會,有利于解決房屋、土地、就業、安老等民生難題,化解貧富懸殊的社會矛盾。

      第三,從香港整體利益和國家利益看。第五界別包括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和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性團體的代表,是維護“一國兩制”的“基本盤”。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一國”的根基不容動搖;香港要實現高質量發展,只有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才有更多機遇。第五界別可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創造有利條件。

      民主,是用來為民辦事的,而不是用來“看熱鬧”的。用競爭是否激烈來衡量民主質量優劣,顯然不對!

      “愛國者治港”不等于排斥“泛民”

      自從中央強調“愛國者治港”,有人就炒作中央要搞“清一色”,部分市民也被此言論所誤導,認為“愛國者治港”排斥“泛民”參選,對選委會選舉產生誤解。

      從資委會的審查結果來看,符合資格的候選人有1496人,資格無效2人。1人是因為登記有誤的技術原因所致,另1人是有“倒插國旗”劣跡的前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被核定不符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要求和條件。由此可見,資格審查的通過率很高,資委會并未刻意排斥“泛民”;事實上,此次就有一些被視作“泛民”的人士成功“入閘”。

      在新選制下,“愛國者治港”是一條鐵律,容不得半點含糊!但部分市民對這句話理解不準,亟需厘清。這句話有兩層含義:其一,“治港者”必須是“清一色”的堅定愛國者,不能在堅持“一國”原則上含含糊糊,態度曖昧;其二,只要是堅定的愛國者,無論你屬于哪個“政治光譜”,都有機會成為“治港者”。“愛國者”不等于“建制派”,“愛國者”的范圍很寬。

      傳統“泛民”原本是愛國的,但近年來在激進本土派的蠱惑下,變得越來越極端、偏激、反智,客觀上充當了反中亂港勢力的“幫兇”。即便是在傳統“泛民”整體變質的大背景下,仍有一些“泛民”人士堅守“一國兩制”底線,資委會嚴格審查后,沒有發現他們有“不符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要求和條件”,這些人士成功“入閘”。這充分說明“愛國者治港”不等于排斥“泛民”。

      有別于“西式民主”不等于“民主退步”

      眼下,有西方媒體以“競爭的激烈程度”為標準,炒作香港“民主退步”。其實,這是用西方視角觀察香港選舉得出的結論。在西方國家看來,西方文明是人類的最高文明成果,“西式民主”是人類的終極模式,凡是與“西式民主”不同的,他們都視為異類。香港經歷了英國人百馀年的統治,市民受西方文化影響很深,頭腦裹多少都有些“西方至上”的觀念遺存,用西方標準看問題就不足為奇了!

      那么,“西式民主”真的完美無缺嗎?“東方民主”真的一無是處嗎?任何一個不帶偏激的人,都不會得出“一邊倒”的結論。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是面向世界的國際大都會,必須有更加寬闊的民主空間。因此,“港式民主”必然有別于“西式民主”,也有別于中國內地的民主模式。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就是探索“港式民主”的開端。新選制下的選委會選舉,就是首次實踐。市民應站在探索“港式民主”的高度來看待這次選舉,不要陷入西方媒體設置的邏輯陷阱。

      中國內地的民主模式是“全過程民主”,既注重選舉,也注重考察;既注重民主選舉,也注重民主協商;既注重發揮權力的作用,也注重制衡權力。探索“港式民主”正是借鑒“全過程民主”的優點。選舉過程并非要喧嘩吵鬧,但民主實現過程卻是環環相扣,力求以“有序”確保“優質”。

      對于新選制下的選委會選舉,部分市民也許還不適應,這不要緊!不妨慢慢觀察和思考,多少年后,當我們看到香港在穩定和諧的社會環境下,經濟快速發展,民生難題徹底化解,一定會為今天的選舉由衷地點贊!

     ?。ū疚淖髡邽楦蹍^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

      注:《大公報》獨家發表,如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