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 | 中美首腦視頻會晤凸顯雙邊關系的“戰略性”

    2021-11-16 04:27:52大公報 作者:周德武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中美首腦視頻會晤今天上午舉行,世界輿論對此高度關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中美關系處于關鍵十字路口,兩國領導人將就事關中美關系未來的戰略性問題,以及雙方共同關心、關切的重要問題坦誠、深入、充分交換意見……探討新時期中美作為世界大國,相互尊重、和平共處的相處之道。白宮的表述是,兩國領導人將討論如何負責任地管控美國與中國之間的競爭,以及如何在雙方利益一致的領域開展合作。拜登總統將明確闡明美國的意圖和優先事項,并清晰、坦誠地表明我們對中國的關切。

      從中美兩國的官方口徑中不難看出,“戰略性”及“管控競爭”成為中美首腦視頻會晤的關鍵詞。從中美領導人大年三十進行通話,到這次舉行首腦視頻會晤,中美關系總算出現止跌跡象(雖然還在低谷中徘徊,與世界的期望值相去甚遠)。特別是在過去的九個月間,中美兩國部長級層面的接觸明顯增多,為這次首腦會晤作了必要的“政治準備”。

      當前中美關系仍跌宕起伏,如何防止大國競爭的悲劇,需要兩國領導人的戰略引領。正因為如此,中方強調這次會晤的“戰略性”,是希望通過兩國領導人的會晤,為今后的兩國關系指明方向。

      種種跡象表明,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的大框架將在這次會晤中得以全面展示。筆者認為,美國或著力強調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美國對華“競爭政策”不可動搖,“接觸政策”一去不復返。國務卿布林肯上任之初曾提出對華“競爭、合作與對抗”的3C政策,經過這段時期的外交實踐,美國此項政策更加清晰。競爭、合作與對抗三者并非平行關系,而是競爭為主軸,輔之以合作與對抗,在競爭的大框架下,不要為了合作而合作,而是通過競爭實現局部合作,美不會刻意營造合作的氛圍,更不會像“接觸政策”時期那樣,為了突出合作,而有意回避局部對抗。今后美國對華“必須對抗時要敢于對抗”,這一點不再含糊。

      第二,中美“激烈競爭”有失控的危險,必須將兩國競爭建立在可控基礎之上,為競爭建立必要的邊界與護欄,防止競爭變成沖突。為了在競爭中取勝,美國必須加強美國的競爭實力,“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方打交道。在美看來,“從實力地位出發”這個詞,并非針對中國的一項發明。在美方的語境中,更多體現為:對美國綜合國力下降的強烈危機感。因美國內部問題越積越多,民粹主義氾濫,社會極化嚴重;在自由世界的號召力嚴重不足。而加強美國實力的最好方式是從國內與國際兩個層面入手:在國內層面,加強美國的基礎設施投入與建設、重建被特朗普破壞的民主制度,大力改善美國的教育、醫療與養老與育嬰狀況,力推《重建美國更好未來》的社會安全開支方案。

      在國際層面,打造民主國家統一戰線。美國強調,加強同盟關系是“加強美國實力地位”的倍增器。為此,美國力推“澳卡斯”(AUKUS)三邊安全聯盟、美日澳印四邊安全對話機制,12月9日還要舉行“民主首腦”峰會,這既是對威權國家的一種高調宣示,也是對特朗普為代表的美國國內“非民主力量”崛起的反擊。

      重構美國的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是強化美國競爭力的重要路徑。首先將重要產業從中國轉移到美國的盟國、準盟國和伙伴國,增強供應鏈的安全性。因為新冠疫情的原因,美日澳印在供應鏈重構方面的作用尚無法充分發揮,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國的這一戰略布局對中國的破壞作用會越來越明顯。

      第三,美國將重申反對“新冷戰”的表述。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等人稱,當今的中美關系不同于當年的美蘇關系,兩國貿易脫鈎是不現實的,中國也沒有在國際上推行自身意識形態的沖動。為此,美國不能想當然地認為,用對付蘇聯那一套可以成功地應用于中國,指望中方像蘇聯一樣解體不切實際。中國積極擁抱全球化,美國完全可以從規則入手,對中國實行規制。美方將會在氣候變化、核不擴散、地區問題等領域尋求與中國的合作?;诖?,沙利文11月10日在接受CNN采訪時明確表示,“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目標不是要遏制或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的體制,而是要創造環境讓美中兩國在國際體系中共存。”這段表述也算是對中美天津會晤時中方清單的一種積極回應,體現了拜登政府對華政策務實的一面。

      美方高層人士在不同場合指出,中美關系是彼此長期和平共存的關系,不存在一方吃掉另一方的可能性。美方將致力于美中兩國關系的穩定與共存。美方將敦促中方“負責任地行事”。今后美方將尋求與中方建立更多的“危機管理機制”。在經濟領域將尋求對“國家為中心的非市場經濟”政策提出挑戰,強調中國市場對美國的公平性、開放性。隨著美國通脹率創30年新高,這次會談期間,美國很可能在關稅問題上作出姿態,這客觀上宣告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失敗。但針對高科技產品的禁入和輸出,拜登在這個領域的“小院高墻”將會比特朗普時期壘得更高,將中美競爭界定在高科技領域,或是美方控制競爭烈度的一種方式。而中方提出與美探討和平共處之道,也算是中方對美方的呼應。如果中美在“戰略性”表述方面有新突破,將是繼格拉斯哥之后給世界帶來的又一次驚喜。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