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 | 拜登政府對華策略頻現分歧的背后

    2021-11-01 04:26:16大公報 作者:周德武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拜登這幾天在歐洲享受著高曝光度,同時也讓白宮的隨從提心吊膽。對于一位年屆79歲的老人而言,談話忘詞,甚至話題跑偏再正常不過了,但他身為美國總統,人們的要求則近乎苛刻,人生常態也會被渲染為老態或不正常。

      修復美法關系成為拜登之行的重頭戲,雖然拜登和馬克龍在電視鏡頭前做足了文章,勾肩搭背好不親熱,盡顯兩國已“冰釋前嫌”。拜登稱,在美澳核潛艇交易問題上,美國做得“笨手笨腳”,馬克龍也認為,該解釋的都解釋了,美國保證今后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許多人好奇的是,這600多億美元的“世紀合同”就憑著拜登這一句婉轉的道歉就輕輕翻過,不能不佩服法國人的“寬容”。

      無論是“笨手笨腳”,抑或動作麻利,只不過是一種行為方式而已。而美國之所以從背后捅法國一刀,終究是利益使然。更何況,美澳之間達成的核潛艇協議還有更大的戰略謀劃,早已超越了法國人的視野。今年8月,拜登頂著巨大壓力,堅持從阿富汗撤軍,并毫無隱諱其意圖,那就是要聚焦亞太、劍指中國。而澳洲,作為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的一員,與美國同根同源,在其亞太戰略布局中顯然占有更特殊的地位,這是法國所無法取代的。

      拜登政府此次“笨手笨腳”、以不講技巧的方式,置法國利益于不顧,再次凸顯了“美國優先”的理念根深蒂固,體現了美國人的傲慢與算計。拜登的“笨拙”不僅體現在法美關系上,其實也同樣適用于中美關系領域。

      美國內部嚴重撕裂,政治極化登峰造極,國內政治議程難有共識。唯一有共識的就是美國推行對華強硬政策,但這種共識也是打了不少折扣的。最近美國主流報章頻繁爆料,拜登政府在對華政策上出現了嚴重的分歧,政府內部并非鐵板一塊,凸顯了美國對華政策的復雜性、多面性及矛盾性。

      拜登上臺不久就拋出了競爭、合作與對抗的3C對華政策指引,從中可以看出,競爭是主軸,合作與對抗是兩輪,三者并非平行關系,而是根據競爭戰略的需要,交替使用合作與對抗的兩手,這是中美關系難以走出低谷的重要原因。

      雖然今年以來中美之間的接觸比特朗普時期明顯增多,但這種接觸只限于緩和關系,而不是逆轉錯誤的對華政策。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出席美國養雞協會活動時坦言,“中美關系就像一堆干柴”。

      據美國《政客》新聞網10月29日報道,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與戴琪在對華關稅問題上出現了分歧,沙利文主張對一些美國關鍵行業的產品加徵關稅,同時減少對其他數千種商品的關稅。但戴琪希望這樣的行動不要太快,以便為雙方的貿易談判留出足夠的時間。據報道,拜登政府的大致思路是,制定一個范圍更窄、更加嚴厲的對華關稅新架構,即通過降低關稅或提供豁免的方式為一般性的企業減輕負擔,為此,美已啟動免除500多種中國產品關稅的程序。但在鋼鐵、太陽能板、電池、半導體和芯片等涉及美國核心競爭力的產品上,美擬出臺更嚴厲的加徵關稅等措施。這就不難理解10月初戴琪在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發表政策演講時,花了大把時間談中國的鋼鐵、太陽能等產業補貼問題,甚至揚言保留采取一切工具的權力,包括對中國進行新一輪的301調查,這為美國下一步采取新的制裁行動埋下了伏筆。

      妥善應對氣候變化問題是拜登競選和就任時的四大承諾之一。據10月26日《華盛頓郵報》報道,氣候特使克里一直主張通過中美最高領導人的接觸來推動雙方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合作,但是此舉最初遭到沙利文的反對,認為恢復中美最高領導人的接觸為時尚早。拜登政府內部的抱怨是,克里作為氣候問題的特使,考慮問題比較單一,并深陷氣候問題之中不能自拔,而沙利文需要從全面的角度看待中美之間的競爭關系,要比克里更有“大局觀”。但是克里第二次訪華及美副國務卿舒曼來華訪問無果而終之后,美方意識到中美之間的競爭面臨失控的危險,必須與中國一起加以管控。于是美國才痛下決心,即必須從最高層接觸入手,否則將無法打開局面。之后拜登與中國領導人進行了通話,從而推動中方在氣變問題上作出新的承諾,指望為格拉斯哥氣候大會注入新的動力。

      美國對華策略辯論頻現分歧,釋放出以下信息。第一,這兩次具體政策出現爭執,但最終還是對華“接觸派”的意見占了上風,克里和戴琪的建議均被采納,說明拜登本人在對華政策中仍起著決定性作用,而沙利文只是“顧問”的角色。第二,美國對華競爭戰略將更加聚焦于科技領域,對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打壓會更加執著,甚至不惜以關稅手段幫助美企參與競爭。第三,美對華在釋放積極信號的同時,立刻就有更消極的事件加以對沖,說明美國強硬派不希望看到中美關系的解凍或重啟,美國內部的政治博弈異常激烈,對拜登改善對華關系的努力將產生較大的牽制。

      種種跡象表明,美國對華戰略的大框架已定,剩下的只是修修補補與微調,難以改變中美之間的競爭大格局。更何況大國關系的運行有其內在的規律,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從這個意義上說,管控中美競爭、不至釀成大國間的歷史悲劇,成為兩國政治家們的共同責任。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