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 | 拜登政府對華貿易政策開始變軌

    2021-10-06 04:26:53大公報 作者:周德武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10月4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美國戰略與研究中心(CSIS)就美國對華貿易政策發表演說,時長一個小時,前20分鐘照本宣科,后40分鐘是與嘉賓互動。

      為了加大這次演講的吸引力,美國主流媒體均在上周進行了預告。拜登上臺之后曾要求美國職能部門就美對華政策進行全面評估,而貿易戰則是特朗普的重要遺產,也是把中美關系推向歷史低點的導火索,因此拜登政府如何修正對華貿易政策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戴琪強調,美中經貿關系影響深遠,作為全球兩大經濟體如何相處,不僅影響兩國,而且影響全世界。她強調將尋求以“全新、全面和務實”的方式處理對華經貿關系,聯合盟友制定“公平的國際貿易規則”,并利用所有的政策工具保護美國經濟不受“不公平”競爭行為的傷害,在G7、G20和WTO框架下,討論市場扭曲和其他不公平的貿易行為。

      戴琪概述了美國對華貿易政策的四大要點:首先,美方將與中方討論《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執行情況,特別是中方的采購承諾兌現問題。其次,將啟動美國企業有針對性的關稅豁免程序;如果有必要的話,美國還將開放企業額外的關稅豁免申請。第三,將向中方表達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沒有解決的“非市場行為”的關切,并向中方提出更廣泛的工業政策問題;同時將動用所有的工具,并開發新的工具保護美國經濟利益免受傷害。第四,與盟國一起制定21世紀的公平貿易規則,促進市場經濟和民主國家的競爭。

      戴琪花了大量篇幅,對中國鋼鐵、太陽能等產業發展過程加以抨擊,強調中國不公平的貿易和產業政策,使得這種競爭變成了犧牲美國和盟國的“零和游戲”,她預計,如果不加制止,半導體產業將淪為下一個犧牲品。

      戴琪強調,與往屆政府不同的是,拜登政府“從實力地位出發”與華打交道,將通過加大投資基礎設施、增加研發,讓美國成為最具創新力的國家,以持續的投資確保美國在整個21世紀保持競爭的優勢。

      戴琪承諾未來數日將與中方進行對話。她強調這不是談判,而是探討,目的不是去激化與中國的貿易緊張局勢。

      值得注意的是,戴琪在演講中,談到漁業和全球供應鏈中的“強迫勞動”問題,新疆名列其中。如果說美國務院是從“種族滅絕”的視角污名化中國新疆,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則更多地從供應鏈的角度對新疆經濟予以打擊。

      筆者注意到,戴琪在互動環節回答聽眾提問時稱,不能把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界定為“失敗”,但拜登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會以此為起點,包括明確今后的新路徑,以改變雙邊貿易格局的軌跡。

      她強調,美國對華貿易政策的宣示是對既有政策進行了審慎評估,并以此確定美國近、遠期的戰略目標。戴琪特別強調,美國要拋棄傳統的貿易思維,僅僅注重貿易數字,即向中國賣更多的產品,而是要更重視所有可能涉及的其他因素,建立更智慧、更具韌性的貿易政策。

      在回答有關“脫鈎”問題時,戴琪稱,與中國不做生意是不現實的,美方的目標應是“重新掛鈎”(Recoupling),讓自己處于更強勁有力的地位,特別是在供應鏈方面,必須減少對外依賴,就像新冠疫情初期所表現的那樣,這樣的事不能再發生。

      戴琪強調,美國參與制造業的程度非常重要,它直接影響到創新的環境和土壤的培育。不參與制造過程,就失去了市場等信息的反饋,不利于美國的創新。提高制造業能力對于保持世界領導地位很重要。在貿易政策方面,美國需要加大激勵機制。

      輿論普遍認為,戴琪的講話對重啟中美經貿關系具有積極意義,她強調中美貿易不應“脫鈎”,而是要“重新掛鈎”,顯然是現實主義的回歸。在一定程度上,是對特朗普對華貿易政策的糾偏,但拜登政府沒有勇氣取消對華加徵的關稅,甚至仍作為美對華施壓的一張牌,令美國商界及有關團體深感失望。特別是美國通貨膨脹高達5.2%的大背景下,美國加徵關稅的做法讓美國進口商有苦難言,最終不得不把增加的進口成本轉嫁給美國老百姓。其次,戴琪提出中美雙方“持久共存”的概念,可以說是對中方立場的間接回應。中方多次指出,太平洋足夠大,足以容得下中美兩國;中美雙方誰也吃不掉誰,彼此必須找到相處之道。

      此外,戴琪講話把美國的失業及產業蕭條全部歸結于中國“不公平”的貿易和產業政策,反映了美方對華一貫的傲慢和偏見,而缺乏對美國自身經濟政策的反思,其甩鍋他國的做法不利于美國對華政策的徹底糾偏,從這個意義上說,中美關系的重啟雖畫出了貿易關系的新起跑點,但是回歸正常關系仍需時日。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