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 | 中美合作應對共同敵人是美國走出911困局的關鍵

    2021-09-12 04:27:15大公報 作者:周德武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9月10日的中美首腦通話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美國股市周五開盤也有不錯的表現,足見市場對中美關系“止跌回穩”抱有期待,并由此對中美下一階段的經貿合作多了一些想像空間。但中美關系內傷嚴重,究竟能否“觸底反彈”,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拜登政府對華政策能否拿出足夠的勇氣,把局部“合作點”變成“合作面”,把全面競爭面降成有限競爭點。

      這幾天拜登總算露出了一點總統相,在強制美國軍人、聯邦公務員及100人以上企業員工接種疫苗問題上,表現出少有的強硬,寧可被扣上“社會主義者”的帽子。在涉華問題上會不會拿出一點魄力,一些觀察家還是將信將疑。

      除全球疫情之外,中美關系持續緊張一直是市場中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之一。中美關系牽一發而動全身,早已超越雙邊關系的范疇。作為世界的老大與老二,兩國元首并不是隨便拿起電話就可以交流,這需要大量的鋪墊和預熱。此次中美首腦戰略溝通看似突然,其實也有內在的邏輯,中美在纏斗一段時間之后,雙方都有緩和關系的需要,拜登更希望為兩國之間的競爭建立安全的“護欄”而不致失控。

      9月11日是美國“911”事件20周年紀念的正日,相關文章鋪天蓋地,政界大佬、學界人士均為美國指點迷津,一些人把矛頭指向中國,認為美國這20年犯下的最大錯誤是忙于反恐,“讓中國偷吃了美國午餐”,“中國的崛起對美國構成了21世紀最具挑戰性的威脅”。其實,《大國興衰》作者保羅?肯尼迪1987年就指出,一個霸權國家不是被崛起大國打敗的,而是被自己拖垮的。這個邏輯同樣適用于今日之美國。

      “911”事件是在美國國力如日中天的當口發生的,讓許多美國人在震驚中醒來。于是美國帶著滿腔的仇恨,對庇護“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發動了戰爭,塔利班政權很快被推翻,初期軍事行動的順利超出美國的想像。在塔利班和“基地”組織茍延殘喘、驚魂未定之際,美國又以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名,對伊發動了蓄謀已久的戰爭,把薩達姆送上了斷頭臺。美國對軍事能力的迷戀以及對中東進行民主化改造的沖動與執著,讓美國的國家戰略很快偏離了正確方向,讓塔利班和“基地”組織在美國攻打伊拉克之后獲得了極其難得的喘息機會,這是塔利班能夠卷土重來的重要原因,這才是本世紀以來美國犯下的最大錯誤之一。

      以雷曼公司倒閉為標志的2008年金融危機,讓美國短暫的國家團結再次經受考驗,共和黨內的激進勢力組成茶黨,讓民粹主義迅速崛起,社會極化、貧富分化問題進一步凸顯。以特朗普上臺為標志,民粹主義終于靈魂附體,找到了真正的代言人,全面開啟了“無真相、無共識”的混亂時代,在某種意義上說,美國的墜落比衰落速度還要快。

      2020年初美國出現的新冠疫情,在“陰謀論”的助推之下,完全變成了一場政治游戲,以政治操弄取代科學,美國所表現出來的愚昧與世界第一科技大國稱號極不相稱,既動搖了美國民主制度之基,更加速了美國衰落進程。

      發動戰爭易,結束戰爭難。前者由發動者說了算,但結束戰爭卻需要輸家簽字畫押才行。美國最初依靠長槍大炮和先進的導彈系統取得了優勢,但塔利班經常說的一句話:“你們有手表,但我們有的是時間”。對于戰爭是消遣和營生的國家而言,讓他們在外來的侵略者前低頭不符合阿富汗人的性格。

      20年前,美國入侵阿富汗沒有與塔利班商量過,20年之后美國撤出阿富汗,不得不請求塔利班放出一條生路,讓他們能夠順利抵達喀布爾機場,這是何等的諷刺!

      回望過去這20年,中美兩國一路走來,中國做對了什么,美國做錯了什么,旁觀者一目了然。中美兩國經歷了許多,值得吸取的教訓也很多。有一點是很清楚的,只要中美兩國合作,美國遇到的危機都能順利渡過,相反中美兩國對立,危機不僅得不到解決,反而有加重之勢。新冠疫情的反反復覆已充分說明這一點,美國為此付出了66萬人的生命代價,而且這個進程還在繼續發酵。

      在“911事件”20周年紀念會上,拜登呼吁全美團結一致,并稱團結是美國面對逆境的最大力量。國際社會何嘗不是如此呢?毫不夸張地說,在相互依存的時代,中美之間團結應對共同敵人,是美國徹底解決911困境的出路,也是世界盡快擺脫新冠陰霾的重要依靠,任何排除中國的所謂應對新冠應對方案都是紙上談兵,畫餅充饑。拜登總統本月底把日印澳首腦召到華盛頓開會時,應切記這一點。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