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 | 中美首腦通話為美國戰略反思注入清醒劑

    2021-09-11 04:26:55大公報 作者:周德武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9月1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同美國總統拜登通話。在美國“9?11”事件20周年紀念日到來之際、拜登遭遇國內空前政治危機及中美關系僵局難破的大背景之下,雙方元首通話對下一階段中美關系的發展究竟起到何種引領作用引發廣泛解讀。

      拜登上任7月有余,中美之間除了各層次的會晤頻率增加一些之外,雙邊實質關系仍不見真正起色。歸根到底還是拜登政府缺乏糾偏的勇氣和膽識,更要命的是,他把中國作為凝聚美國兩黨共識、動員美國民眾支持其重大國內政治議程的擋箭牌,中美關系成了美國政治斗爭的犧牲品。

      拜登政府正在醞釀的對華3C政策(競爭、合作與對抗),以競爭為主軸,雖然也把合作掛在嘴邊,但由于美國過分突出競爭面,客觀上弱化了雙方的合作點。在點與面的認識論上,中國人強調面,美國人突出點,中國人注重宏觀,美國人講究微觀,在談判桌上很容易陷入細節和個案的討論之中。但中美關系40年的發展實踐證明,只有中美雙方保持合作的大環境,即便遇到了一些大的麻煩,甚至是“炸館”和“撞機”等事件,雙邊關系總能在互相妥協中爬坡過坎。如果大環境惡化,一些小的問題也會被無限放大,更談不上什么國際協調與合作,在全球抗疫問題上,我們已充分感受到大國關系惡化的嚴重負面后果。這就是為什么中方一再強調拜登對華政策的所謂“三分法”根本行不通,不僅因為競爭、合作與對抗之間的邊界模糊,而且在競爭問題上,美國選擇不擇手段的惡性競爭,其結果必然變成對華的單向遏制,變成了不正當競爭,如同美國在全世界對華為公司的打壓做法。

      當然,這次拜登在通話中也釋放了一些積極信息:一是強調了中美關系的世界性意義,稱“兩國如何相處,影響世界未來”;二是有意推動中美關系回到正軌,強調“有意通過坦誠交流和建設性對話,避免誤判、管控競爭、防止沖突”;三是重申一個中國的政策。

      白宮發布的新聞稿雖然內容不如中方豐富,但也突出了這次通話的戰略性,稱“中美元首就廣泛的戰略性問題進行了討論”,既包括雙方有共同利益的問題,也包括存在分歧的領域,同時強調印太地區保持持續和平穩定與繁榮的重要性。輿論注意到,拜登這一次沒有就個案糾纏,也是有意給中美緊張關系降降溫,防止節外生枝,尤其是在拜登政治危機四伏的情況下,不希望中美之間的意外事件演變成兩國的直接沖突和對抗。

      中美建交40多年以來,兩國關系從來就沒有一帆風順過。因眾所周知的原因,1989年中美關系陷入了低谷,當年12月10日鄧小平同志在會見老布什總統特使斯考克羅夫特時強調,“中美兩國之間盡管有些糾葛,有這樣和那樣的問題和分歧,但歸根到底中美關系是要好起來才行”“中國威脅不了美國,美國不應該把中國當作威脅自己的對手,我們沒有做一件傷害美國的事兒”。鄧小平強調,中美之間不能打仗,也不要打筆仗、嘴仗,“兩國相處要彼此尊重對方,盡可能照顧對方,雙方都讓點步,總能找到可以接受的辦法??傊?,“恢復中美關系要雙方努力,不要拖久了,拖久了對雙方都不利。”雖然30多年過去了,小平同志的講話對挽救當前中美關系仍具有現實的指導意義。

      毋庸置疑,今天中美關系面臨的國際環境有了巨大變化,中國的國際地位也有了巨大提升,但各國之間相互依存的局面并沒有改變,全球化的內在技術動力并沒有消失,世界面臨的共同難題不是減少了,而是增多了;意識形態過去不是發展雙邊關系的根本障礙,今后也不大可能成為國與國關系的主要阻礙,從這個意義上說,美國搞價值觀同盟是沒有出路的,也是缺乏說服力的,尤其是美國把那些不那么民主的國家也納入其中,更顯得價值觀外交的蒼白無力。

      今天是“9?11”事件20周年的紀念日,美國國家層面的全面反思也進入高潮。中國最高領導人今天與拜登的電話交流,可謂是忠言逆耳,為美國當前的戰略反思燒了一把火,或有利于美對華政策回歸理性?!都~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德曼9月8日撰文指出,今天人們在反思“9?11”的時候,對阿富汗戰爭的結局發出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感嘆,那么20年之后,會有什么問題讓我們發出同樣的疑問,恐怕只是中國政策了。

      當下,美國的戰略界保持清醒頭腦的人已經不多,80高齡、體力明顯不支的拜登也只能依賴智囊團了,這大大增加了把拜登帶到溝里的概率。一邊是拜登與中國領導人通話,希望管控中美競爭,另一邊又在密鑼緊鼓地籌備9月24日美日澳印四邊聯盟的線下首腦會議,把共同應對中國挑戰作為中心話題,無疑是在印太地區制造新的沖突點。

      20年前美國選擇與阿富汗為敵,如今戰略界人士的反思是痛心疾首,20年的今天,這些人又鼓搗著把中國作為主要對手。20年光陰荏苒,美國尋找敵人的本能沒有變,變的是不斷地換個敵人,這種錯上加錯的政策選擇,對于美國戰略界而言,實在不是一件光彩的事,這恐怕也是美國智囊人士永遠的痛。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