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 | 美國駐華大使提名姍姍來遲

    2021-08-23 04:24:10大公報 作者:周德武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美國駐華大使候選人終于在周末塵埃落定,但何時能夠到任還取決于參議院聽證會的召開時間及聽證的順利程度。

      拜登上任已七個月,而迄今參議院只批準了美前內政部長薩拉查出任墨西哥大使一職,其他職位的聽證仍懸而未決。鑒于參院積壓了一大批候選人等待聽證,加上國會迎來一年一度的長假,美駐華大使的正式赴任起碼是10月份以后的事了。

      現年65歲的伯恩斯作為一名職業外交官,曾在四屆政府任職。他在里根任內就進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可謂是少年得志,當過美駐北約代表、希臘大使,后來坐上美國務院的第三把交椅,與國安團隊、外交團隊建立了較好的人脈關系。由于他分別在共和黨與民主黨執政期間擔任要職,算得上是美國兩黨都可接受的人物,由此推斷,他接下來在參院的聽證會上遇到刁難的概率非常低。

      伯恩斯先后擔任阿斯彭研究所、大西洋理事會的研究員,在推動美國亞太政策轉型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他一直主張大力扶持印度,認為在未來幾十年,印度與美國的戰略價值觀高度趨同,這些觀點對促成當年奧巴馬訪印起到了關鍵作用。他同時也對推進美印民用核技術合作起到了核心作用。在伊核問題上,他主張與伊朗談判簽訂協議,認為外交是解決伊核問題的唯一出路。

      雖然伯恩斯不是亞太通,但不乏與中國打交道的經歷。在中美關系問題上,他積極推動美國智庫與中央黨校相關智庫的對話,認為中美在某些領域必須保持合作,但他同時也認為,中國將成為美國21世紀最大的挑戰和競爭對手,與拜登政府正在審議的“競爭、合作與對抗”的3C政策構想大同小異。

      駐外大使的角色更多是執行者,而不是政策的制定者,不過也不排除駐外大使通過對駐在國的調研,及時向美國政府提出相關政策建議,以施加個人的影響。但大使的作用畢竟有限,就像前艾奧瓦州長布蘭斯塔德出任駐華大使一樣,他來自典型的農業州,根本不希望發生中美貿易戰,尤其不希望將家鄉的農產品送到兩國貿易的血腥戰場,成為特朗普政府的一個籌碼,但最后還是身不由己,只能感嘆“無可奈何花落去”。去年10月他又被匆匆調回,自己最終淪為特朗普錯誤對華政策的犧牲品。

      布蘭斯塔德離任快一年,這么重要的駐華大使崗位,居然由一個臨時代辦來主政,無論如何都是極不正常的。輿論認為,拜登這項提名及任命的及時到位,將對兩國關系的積極互動起到重要作用。

      中美關系不同于當年的美蘇關系,用“新冷戰”來形容中美關系有失偏頗。中美兩國的交往有著廣泛的民意基礎,最近美國有限開放中國留學生簽證,上海浦東機場留學生值機排隊長達一公里,從一個側面反映中美民間互動的基礎并沒有得到根本性破壞。

      中美兩國的經濟和科技脫鈎更不容易。中美貿易額高達6000多億美元,這與當年美蘇之間區區七、八十億美元的數額相比簡直不可同日而語,簡單地拿美蘇關系與中美關系相套用,不僅是思維方式的惰性依賴,而且也把中美戰略博弈簡單化了。

      伯恩斯的提名落地,一些媒體評論認為,伯恩斯的提名打破了美國的外交慣例,美選派一個老資格的職業外交官出任大使,顯然是為了更好地執行拜登政府的政策指令。這個解讀也有牽強的成分,由職業外交官擔任大使一職并非孤例。

      縱觀1979年以來美國歷任駐華大使的經歷,我們不難發現,美12任駐華大使的經歷大體分為兩類:一類是職業外交官,包括恒安石、洛德、李潔明、芮效儉。雷德曾于1982至1984年擔任駐華使館一等秘書及商務專員,后來雖在亞洲開辦律師事務所,也算是半個職業外交官。第二類是政治任命,挑選一些政治人物擔任此職,如聯邦參議員尚慕杰、博卡斯,普里赫則出身于軍界,曾擔任美太平洋艦隊總司令;第一任大使伍德科克則在來華之前擔任美國汽車聯合總工會主席,也算是一項政治任命了。而洪博培、駱家輝、布蘭斯塔德曾擔任州長,則是純粹的政治任命。

      在12位駐華大使中,能說一口流利漢語不乏其人。當然,駐華大使會不會說中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身處中國,把一個真實、客觀的中國介紹給美國,讓美對華政策減少誤讀、誤判才是最重要的。伯恩斯長期任職于歐洲,歐洲視野或有助于他對中美關系的新認識。中美存在戰略競爭很正常,但雙邊合作的領域也很多。例如,20年前的911事件發生后,美國需要中國的支持。20年后的今天,美國在喀布爾遇到了艱難的撤僑困境,國務卿布林肯馬上想到了給中國外長通電話。接下來,朝核、伊核、氣候變化、核不擴散、下一場經濟和金融危機以及眼下的新冠疫情等等,沒有中國的合作,美國將寸步難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會認識到這一點。想必伯恩斯姍姍來遲的提名,算是美國的亡羊補牢吧。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