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 | 卷土重來的塔利班能否實現政治蛻變

    2021-08-19 04:24:16大公報 作者:周德武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20年彈指一揮間,“911”恐襲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美國的總統已換了四茬,但阿富汗依然停留在原點。“911”之前,塔利班是阿富汗的執政者;但美國的大兵壓進,讓塔利班退守至農村地區。20年之后,塔利班在美國大兵的眼皮底下重新回到了首都喀布爾,準備再次接管國家政權。

      全世界的目光無一例外地聚焦于阿富汗。主流媒體都用“大潰敗”來形容美國撤離時的狼狽,“美國沒能優雅地離開”。不過,美國一些媒體反問道:“既然是失敗,何來優雅之說?”

      塔利班以如此凌厲的攻勢重回阿富汗政治舞臺的中心,超出了世界所有戰略家的預期。美國20年的經營如此不堪一擊,徹底打破了世界對美國的神話。在某種意義上說,美國人低估了阿富汗政府和軍隊的腐敗對阿百姓的負面影響,這反過來或許會強化美國對全球腐敗問題的再認識,對于接下來美12月初的全球民主峰會的定位或將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

      美目前規劃的峰會議題之一就是反腐敗,可以預料,美國一定會吸取阿富汗加尼政府迅速倒臺的教訓,以反腐敗作為切入點,加大對一些地緣政治敏感國家的“政治更迭”運動,以此培育更多親美政權。當然手法不會再像對待阿富汗那樣興師動眾,而是更多地采取隱蔽手法,以圖建立一個所謂世界性的民主價值觀同盟。一場“民主與專制”的對決或許以我們無法預料的方式在全球悄悄展開。

      對于中國來說,美撤出阿富汗所留下的戰略真空,增加了世界的想像空間,也把中國推向了風口浪尖,中國面臨的戰略壓力不可低估。美國從阿富汗撤軍,是這些年美國總體收縮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用拜登的話來說就是要騰出手來,集中精力對付中俄。既然阿富汗的不死不活無法對中俄形成有效牽制,還不如讓阿富汗亂下去,讓其外溢效應沖擊周邊,這種戰略擾動或許比美國駐守的效果好得多。

      中國在阿富汗的利益主要有兩方面:一個是經濟利益,另一個是安全利益。鑒于中國大型國企此前已停止在阿的大規模投資,算是提前止損。至于下一步中國如何重回阿富汗參與經濟重建,目前尚未提上議程。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塔利班要想長期執政下去,離不開中國對重建工作的支持,塔利班對此心知肚明。

      接下來塔利班向何處去,特別是其有過5年短暫執政的經歷之后,塔利班會不會吃一塹長一智,由此升級至2.0版,也是世界的關注焦點。

      有人把塔利班與中國解放軍解放全中國相提并論,但這種比喻并不恰當。解放軍是一支紀律嚴明的部隊,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這支軍隊代表著中國先進生產力的方向,而塔利班此次之所以能兵不血刃占領喀布爾,既有阿富汗人民對長期飽受戰爭之苦的厭倦,也有對塔利班20多年前執政手段激進的畏懼,而不是真正意義上對塔利班的擁護。更何況,塔利班的重要經濟收入來源是毒品,這與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軍隊自力更生、搞大生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加之阿富汗的民族性格,對外來統治及傀儡政權的本能反感,這一切加速了“阿富汗內戰的結束”。

      衡量塔利班政權能否升級為2.0版,主要取決于三大標準。第一,塔利班能否與恐怖主義徹底切割。在過去20年間,塔利班制造的恐怖案件比比皆是,同時也窩藏了大量恐怖分子,包括“三股勢力”在阿富汗都獲得了庇護場所。正像中國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所言,“阿富汗今后再也不應成為恐怖主義的天堂”。第二,塔利班能否切斷對毒品經濟的依賴。在過去幾十年間,塔利班控制的地區大量種植罌粟,成為亞洲毒品的主要來源。8月17日,塔利班在首都舉行的第一次記者會上表示,如果能夠找到更好的“替代作物”,塔利班將會放棄毒品經濟,也算是向國際社會擺出了姿態。第三,塔利班如何與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切割。實行政教合一的統治在中東國家并不鮮見,但將國家推向極端化的境地,并不符合世界性潮流。

      當然,指望塔利班一夜之間徹底改變意識形態并不現實,但是允許世俗化的存在是一個國家走向現代化的底線。在過去的4個月里,塔利班攻城略地并沒有采取燒殺搶掠的方式;在占領首都之后,立即宣布保證外交人員的安全,并對過去的公務員隊伍不搞政治清算,宣布對所有公職人員大赦,保證婦女的工作權和受教育權等,這些做法讓國際社會感到寬慰,對阿富汗的民心歸順也起到了積極作用。人們關心的是,這些措施究竟是臨時性的,還是長期性的政策。阿富汗是鄰國,也是搬不走的鄰居,中國當然是“親望親好,鄰望鄰好”。對塔利班既不能存在過多的幻想,但也不必抱著固有的成見,更愿政權更迭之后的阿富汗早日走上國家重建的道路,或許流亡總統加尼(哥倫比亞人類學博士,曾任教于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等,著有《修繕失敗國家》一書,是國際公認的“國家重建學說”的理論家)這樣的人方能有真正用武之地,而不是被美國人拿來當政治傀儡或花瓶。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