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美國同樣需要銘記這30萬\周德武

    2020-12-15 04:24:22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剛剛過去的12月13日,是中國國家公祭日,以紀念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屠殺30余萬中國同胞的大慘案。許多歷史照片被放到網上,推特公司以“太過血腥”為由,展開了刪帖大戰。但日本侵略者當年犯下的罪行遠比幾張零星的照片更加血腥和駭人聽聞,不是推特所能抹殺的。南京大屠殺是國家之恥,是一個民族沉痛的集體記憶,中國政府將這一天作為紀念日就是要提醒國人:落后要捱打,民族當自強。

      非常巧合的是,就在同一天,大洋彼岸的美國也出現了近30萬的死亡數字。迄今為止,新冠肺炎已經讓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失去如此多的生命,簡直讓人難以置信,徹底顛覆了世人對美國的印象。

      雖然這兩個30萬有著不同的內涵,但都曾是鮮活的生命。他們的人生均戛然而止,其共同原因是統治者的腐敗無能,對國家基本矛盾缺乏正確的判斷,讓整個社會走在錯誤的道路上。

      蔣介石政府在外敵入侵面前提出了“攘外必先安內”的主張,推行剿共戰略,作為主要矛盾的民族矛盾被置於次要地位,讓日本侵略者長驅直入,百姓成為政府腐敗和軍閥混戰的最大犧牲品。

      找錯敵人是一個國家最不應犯的戰略錯誤,今天的美國同樣掉進了這個陷阱。新冠肺炎的出現與美國大選周期高度重合,讓這場悲劇從一開始就多了人禍的元素。

      新冠病毒是人類面臨的共同敵人,特朗普本應聯手中國共同抗擊,但出於遏華的戰略需要,將中國推向對立面,并把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甚至把戴口罩這樣的科學問題政治化,以至於戴不戴口罩成了區分特朗普追隨者與反對者的重要標志,其荒唐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在美國藥監局放行輝瑞公司新冠疫苗之際,特朗普上周五在推特上發布了視頻,稱“新冠病毒始於中國,將終結於美國”,時時不忘踩上中國一腳,把自己塑造成戰勝疫情的英雄。但新冠病毒并不因為特朗普的自我吹噓而放棄對美國的攻擊,相反卻讓病毒獲得了天然的盟友。恰恰是中國政府的霹靂行動,讓新冠病毒無處遁形。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這項成就終將被世人廣泛承認。

      特朗普在新冠疫情問題上犯下的錯誤,不僅葬送了自己的第二任期,同時也讓太多美國人的生命凋零在2020年。30萬亡靈背后是一個國家靈魂的喪失,中國政府紀念這個數字,是要找回中華民族之魂。而今天的美國理應銘記這個數字,在國家治理上放下傲慢與偏見,以盡快回歸到科學防疫的軌道。

      近幾個月來,白宮核心圈內的新冠感染者不在少數,但都得到了較快恢復,從而進一步強化了新冠病毒不是個事兒的印象。殊不知,這些特朗普的圈內人士個個享受著精英層的特殊醫療待遇,儘管他們表面上聲稱是勞苦大眾的代言人。

      撇開特朗普本人在里德軍事醫療中心享受的總統級醫療待遇不談,他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在患上新冠肺炎之后,第一時間也住進了醫院。按照美國處置新冠肺炎的指南,朱利安尼屬於輕癥型,不符合入院治療的條件,正像朱本人在接受WABC電臺採訪時所言,因為他是名人,所以醫生對他的病情格外小心。據《紐約時報》披露,特朗普醫療團隊的醫師介入了朱利安尼的治療,同時也採用了特朗普用的雞尾酒療法,即再生元公司提供的單抗藥物。這劑藥物在美國屬於稀缺資源,普通百姓根本沒有機會獲得。但特朗普動用了政府資源,讓朱利安尼享用。主流媒體將之稱為是美國醫療系統的一種腐敗??杀氖?,特朗普和朱利安尼在得到特殊醫療照顧、病愈出院后立刻宣稱,這個病并不可怕,“我比過去更健康”,從而向外界發出錯誤信息,使許多老百姓信以為真,結果不幸落到自己頭上時,有的人因此喪命,直到臨終前才追悔莫及!

      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歇斯底里還在繼續發作。除了對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美國予以限制之外,還對中國在美上市企業進行限制,同時對美國一些基金投資中國國企公司也下達了禁令,迫使一些美國指數基金剔除中國相關公司。特朗普甚至在周日發推,揚言將否決《2021年美國國防授權法案》,稱這個法案“讓中國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特朗普否決國防授權法,無非是這個法案中有兩條不喜歡的內容:一是沒有按照他的意愿終止1996年《通訊規範法》中的230條款,繼續讓這些社交媒體享受免責待遇,而這些公司一直在封殺他的帖文,這口惡氣還沒出;二是限制美墨邊境墻資金使用,讓特朗普這個偉大政績工程得不到迅速推進,令他添堵。但這些本與中國扯不上關係的事,卻被特朗普實現了嫁接,不這樣做就不足以拉仇恨。

      具有警示意義的是,特朗普與14億中國人民為敵,其下場博不到幾個人的同情。距拜登上臺還有37天,美國死亡者的數字或許將攀至40萬。對內,拜登應從紀念40萬亡靈開始,真正“拯救美國人的靈魂”;對外,從真正尊重中國開始,實現抗疫國際合作,作為重啟中美關係的第一步。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