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無可奈何特氏去 似曾相識拜登來\周德武

    2020-11-25 04:24:32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北京時間24日,特朗普總統終於以極不情愿的方式間接承認敗選。他在推特中寫道:“為了國家的利益,我已建議總務署長墨菲去做需要為初步交接程序所準備的事,我也告訴我的團隊要這麼做。”墨菲在給拜登的信中稱,按有關條款規定,拜登現在可以使用聯邦資金和其他資源。輿論認為,這表明特朗普已默許交出白宮的“備用鑰匙”,美國政府的政權交接工作或將全面展開。

      “無可奈何特氏去,似曾相識拜登來”,這是許多網友發出的感慨。16天前,美聯社按照170多年的慣例宣布了2020年美國大選預測,但拜登非但沒有等來特朗普認輸的電話,相反這位總統在推特上一直宣稱自己贏得了大選,甚至參加上周六G20視頻峰會時還表示,自己要與各國領導人相處“很長一段時間”,讓這些已經向拜登表達祝賀的領導人十分尷尬。

      這幾天,隨著特朗普發起的多起法律訴訟一個個被駁回,法律戰走向窮途末路。特朗普雖然在推特中表示,圍繞大選爭議的“訴訟案還將繼續,他仍會去戰鬥并相信會打贏這場官司”。但法律專家普遍認為,特朗普的勝算微乎其微。輿論注意到,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在記者會上信誓旦旦,對大選舞弊“言之鑿鑿”,但一走進法庭就軟了下來,一是他的律師團隊根本拿不出像樣的舞弊證據;二是在法庭面前胡說八道與在媒體面前信口開河完全不是一回事,其面臨的法律風險顯而易見,弄不好不僅被吊銷律師執照、且有被反訴坐牢的風險。

      法律戰走不通,特朗普只有政治戰這條窄路了,就那是游說共和黨控制的搖擺州州議會不必理會民主黨勝選的事實,推出自己的“選舉人”,從而在12月14日的總統投票日形成“雙胞胎選舉人”的複雜局面。但他策反州議會的努力也宣告失敗。輿論分析認為,12月14日的美國總統投票幾無懸念。正像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德曼所言,“美國躲過了與自由女神相撞的危險”。

      特朗普還在做最后的掙扎,拒不吐出認輸兩個字。筆者以為,特朗普之所以堅持把官司打下去,或是為了報2016年的一箭之仇。奧巴馬離任時給特朗普留下的最大政治遺產是“通俄門”事件,讓其四年任期一直籠罩在政權合法性的陰影之中。而這一次特朗普也要通過“民主黨大選舞弊”的指控,讓拜登這一任一直躲不過執政合法性的疑云。

      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這次表現得如此戀棧,也讓不少人心有余悸。畢竟美國的憲法是個妥協的產物,很大程度上是靠“君子協定”來維持運轉,想必美國人對“請神容易送神難”有了更深切的體會。

      拜登雖然贏了大選,民主黨也拿下了眾議院,但是贏得如此驚險,特朗普輸得十分不甘,如果沒有這次許多州選前因疫情因素放寬郵寄選票的門檻,恐怕特朗普獲勝也不是不可想像。特朗普獲得了7300余萬張選票,且共和黨贏得了參院50個席位,只要明年1月5日在佐治亞州的兩名參議員補選中拿下一席,就可以控制參院,從而讓拜登政府徹底成為“跛腳鴨”。

      面對如此分裂的美國,面對特朗普留下的一個爛攤子,拜登即便制訂了周詳的“百日計劃”也難以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大半年的實踐證明,在疫情與經濟復甦之間,根本找不到平衡的辦法。自由放縱慣了的美國人,怎麼會聽拜登的指揮?更何況美國還有近40%的人拒絕打疫苗。

      不過,與特朗普大量任用邊緣、極端化人士不同的是,拜登核心團隊的內閣人選更多的是建制派主流,他們都具有豐富的處理國安、外交事務的經驗和能力。擅長溝通與傾聽的拜登,或許可以依靠這支專業團隊彌補他精力的不足。

      2020年的美國大選即將落幕,特朗普與拜登之間的爭鬥,與其說是共和與民主兩黨的對決,還不如說是建制派與民粹派的一次決鬥。建制派重新回到華盛頓舞臺的中心,終於讓西方盟國鬆了一口氣。

      可以預料,布林肯出任國務卿,將有助於改善美歐關係,聯合對華態勢或有所強化。拜登多次表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希望組成國際統一戰線聯合鉗制中國。布林肯小時候長期在法國生活,具有很深的歐洲情結,對發展美歐關係情有獨鍾,對華相對強硬,在建立遏華統一戰線方面或會付出額外的努力。需要指出的是,布并不贊成中美脫鈎,在某些領域主張與中國合作。

      拜登當選,或在一定程度上有利於減緩中美關係惡化的速度,至少可以防止中美關係進一步自由落體。由於拜登在政壇打拚50年,有著強烈的規則意識,又是一個多邊主義者,在對華貿易上反對特朗普的加征關稅做法,雙方發動關稅大戰的壓力會有所減輕,在規則引領之下的中美雙邊對話有可能局部重啟。但由於特朗普政府在對華方面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法案,強硬的對華政策已經制度化、法律化,不是換一個總統就可以立刻改變的。在可預見的未來,“冷色”仍是中美關係的主色調。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