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公評世界 > 正文

    ?公評世界\銹帶與硅帶:誰在主導美國大選/周德武

    2020-11-04 04:24:34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美國大選的正式投票於美東時間11月3日零時開始。由於此前有近1億選民選擇了提前投票,大大緩解了當天現場投票壓力。據估計,這次大選投票人數不下1.5億,將創下美國百年以來的投票新紀錄。

      雖然各種民調顯示,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領先特朗普至少七個百分點,但在六大搖擺州,雙方的比分異常接近。所以民主黨高層不敢掉以輕心,一直把重心放在搖擺州,以防重蹈2016年的覆轍。輿論認為,如果拜登能夠保住上次希拉里獲勝的州,并拿下她輸掉的三大搖擺州(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那麼拜登入主白宮將是大概率的事。

      從目前選情看,拜登在密歇根和威斯康星的民調優勢較為明顯,而在擁有20張選舉人票的賓夕法尼亞卻險象環生,尤其是拜登在大選終辯時就頁巖油開發問題說“錯話”以后,他的支持率在利用水壓裂法開採能源的縣市有了相當幅度的下降。雖然拜登團隊多次澄清取消水壓裂法的開採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特朗普乘勢抓住這一點大肆宣傳,對拜登的選情造成了負面影響。如果說拜登在賓夕法尼亞出現閃失的話,那將為“大意失荊州”提供美國版的新例證。最具諷刺意味的是,這三大搖擺州是美國典型的“銹帶”,成為落后工業地區的代名詞,但美國人的命運最終由這一批人來決定,讓欣欣向榮的硅谷地帶的選民很不服氣。

      如果我們繼續相信這次大選民調的話(去掉4%的正負誤差),那麼拜登在全美的普選票應當至少比特朗普多出400萬張以上。倘若在這種情況下,拜登依然以選舉人票落后而輸掉大選的話,那將意味著在本世紀的20年間,民主黨將出現三次取得普選票的多數、卻輸掉大選的悲劇。2000年大選戈爾以45萬張的普選票領先,但最后卻輸給了小布什。2016年,希拉里以290萬張的選票領先,同樣輸給了特朗普。這種局面頻繁出現,且均落在民主黨頭上,將迫使美國社會進行選舉制度的反思甚至改革。當然修憲是一個困難的過程,但如何保證多數人贊成的候選人成為領導人,而不是被少數人綁架,才是民主制的核心價值所在。特朗普一直以人民的代言人自居,但他的支持率從來沒有超出47%,且長期在40%的水平徘徊。即使大多數美國人認為國家正走在錯誤的道路上,但號稱三權分立的美國糾偏機制并沒有發揮實質作用。

      “受夠了”本是美國在第三世界國家發動顏色革命的教科書式語言,但這一次卻用在了美國自己身上。反特朗普力量終於喊出了“我們無法再忍受四年”,與特朗普支持者高喊的“再幹四年”的口號形成了尖銳的對立。這是對美國民主制度的又一大嘲諷。

      不過,這次美國大選也出現了一個值得注意的苗頭。亞利桑那州和得克薩斯州由傳統意義上的紅州變藍州的可能性增加了。如果10年前有人告訴任何美國人,得州有朝一日會倒向民主黨,幾乎沒有人會相信。除了1976年民主黨在得州取勝之外,在過去的四十四年間,得州一直是共和黨的天下。但是隨著大量科技企業落戶得州首府奧斯汀,它正在變成新的硅谷,吸引著大量自由派科技人才的湧入。休斯敦已經變藍,而奧斯汀將有可能改變得州的顏色。

      2018年中期選舉,民主黨的新星奧羅克以3個百分點的微弱差距敗給了共和黨的參議員克魯茲,點燃了民主黨將得州變藍的希望,這一次拜登的民調以3個百分點的微小差距落后於特朗普,令民主黨大受鼓舞。前幾天民主黨加大了在得州的競選投入,但不幸的是,民主黨的競選車隊遭到了對手的圍追堵截,隨后聯邦調查局介入調查。但特朗普隨后發推稱,這些肇事者“沒有做錯事,他們是一群愛國者”,給涉嫌違法者加油打氣??磥硖乩势账^的“法律與秩序”在高速公路上并不適用。

      從硅谷向北延伸,美國已形成了從加州到華盛頓州的硅帶,如今正向南部擴展,如果亞利桑那和得州也變成了藍州,未來美國政治地圖的邊緣將出現藍色弧形帶。屆時擁有55張選舉人票的加州,擁有38張選舉人票的得州以及擁有29張選舉人票的紐約州,都將成為民主黨的囊中之物,這樣的政治生態會令共和黨何等絕望!

      如今年輕的選民大都選擇了民主黨。民主黨倡導的平等教育權、醫療保障權、女性墮胎權、環境保護權等,并不是社會主義的專有物,而是一個進步社會的基本配置,特朗普對其污名化無助於緩和美國生產關係的矛盾??辞迕绹奈磥聿⒉皇且患菀椎氖?,美國選民又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每張選票固然是輕飄飄的,但1億多張選票的分量足以改變美國,世界正翹首以待。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