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中美關系/“習拜會”與中美戰略關系的拐點\張敬偉

    2021-11-22 04:27:11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習拜會”后,西方世界對華關系迎來小陽春?

      美國反華,西方追隨;美國對華關系緩和,西方附和。顯然,美國主導的國際政治邏輯依然存在,西方世界隨美國鼓點跳舞的旋律依然。只是,西方世界的追美邏輯不再嚴謹,隨美跳舞的節奏也有些凌亂。17日,美國主導的美日韓副外長級會議因為日韓島嶼爭議,本是三方和合的外交場面,變成了美國一家的獨角戲。有媒體調侃,美國“帶頭大哥”的話不靈了。其實,從特朗普時代開始美國的盟主地位已經動搖,拜登時代的美國也只是“形式盟主”。東北亞的韓國,多次公開強調不在中美兩強“選邊站”。

      歐洲不在中美間選邊站

      韓國極具先見之明?!傲暟輹敝忻纼蓢走_成的雙邊關系共識,讓西方世界看到了美國不愿和中國進行“新冷戰”。兩國風險可控——不管是美方所謂“護欄”說還是中方的“管控分歧”,凸顯拜登時代結盟反華并未奏效。隨著中美貿易關系和緩且白宮安全顧問沙利文強調中美“共存”,“習拜會”后兩國關系進入新階段。雖然美國反華主調不變,還在制造新麻煩(如抵制冬奧),但兩國戰略關系已發生質變,美國不得不以適當妥協平視中國——雖然美國極不情愿。

      西方社會敏感捕捉到中美關系的變化,開始扎堆緩和對華關系。

      歐盟預備年底和中國召開“27+1”峰會,對華重新接觸以改善雙邊關系。今年以來,歐洲議會的反華議員在涉港涉疆涉臺議題上異?;钴S,立陶宛、捷克等一些歐盟小國政客也起勁鼓噪,中歐投資協定被凍結,雙邊關系陷入僵局。隨著德國總理默克爾離任,中歐經貿關系也面臨脫鈎風險。歐盟反華動作頻仍,本就是拜登時代的“美國回來”所激發,美國對華關系和緩,歐盟反華熱度自然降溫。

      歐盟對美也頗有怨氣,從阿富汗撤軍,到“截胡”法國的美英澳三國新聯盟(AUKUS),激活了歐盟戰略自主意識。此外,若歐盟繼續放縱歐洲議員反華,不僅影響歐盟整體利益也拉低歐盟理事會和歐盟委員會的權威。歐洲議會是清談意識形態的場所,議員們可以隨意發揮釋放政治氣球而不必為歐盟整體利益負責。后疫情時代全球市場競爭更激烈,即將離任的德國看守總理默克爾發出了醒世明言——德國和更廣泛的歐盟和中國脫鈎是完全錯誤的。除非歐盟決議割斷和中國這個重要貿易伙伴的關系,重啟凍結的中歐投資協定,恢復中歐密切的經貿聯系,已是當務之急。

      相比歐盟,英國的對華立場更積極。英國積極參與美國主導的反華地緣政治同盟AUKUS,也派出航母艦隊在南海示威并穿過臺灣海峽。但是英國也相當務實,約翰遜政府不僅拒絕就所謂的“新疆問題”作出表態,亦未有對新疆棉花進口施加限制。脫離歐盟臍帶的英國,亟需找到更為廣泛的貿易伙伴,英國甚至要加入全面進步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在中美關系緩和的現實下,約翰遜政府在涉疆問題上沒有緊跟美國,是希望強化和中國的經貿聯系。

      美已不具號令四方能力

      作為美國反華鐵桿盟友,成為印太區域反華支點的澳洲也希望和中國恢復部長級會談,甚至將兩國部長級會談與中國加入CPTPP聯系起來。配合美國反華的日本,也在“習拜會”后拒絕制定日本版的《馬格尼茨基人權法》。岸田文雄政府拒絕制定此類法案,算是釋放對華善意信號。日本官房長官松野博一毫不隱瞞自己觀點,他認為:“美中關系的穩定在國際社會中極為重要?!?/p>

      這波對華關系緩和漣漪,并非寒冬季的暖流,而是中國實力博弈的結果。無論抗疫成效還是經濟增長,中國方案都給全球提供了更好范本。美國不斷打造結盟反華小圈子,但中國見招拆招,倒逼美國不得不和中國“共存”?!爸袊怀赃@一套”發揮了作用。

      從更高維度看,“習拜會”或是改變中美戰略關系的拐點。疫情改變了全世界,不僅暴露美國政治的硬傷和治理的短板,也彰顯中國方案的優勢和中國治理的有效。后疫情時代的破局博弈或新局競爭中,美國繼續組團對華遏制。然而,從“美國回來”組建泛反華圈到布局印太地緣政治反華支點,美國已呈現戰略收縮疲態。雖然美國在政治理念上還有象征性領導力,但在殘酷的國際關系現實中,已經不具號令四方的能力了。

      值得思考的是,美國主導的西方世界,對中國存在戰略性認知偏差。除了意識形態偏見和宗教種族上的倨傲,西方的原罪意識促其認為中國也和西方一樣國強必霸。中國要打破西方的錯誤認知,除了繼續提升戰略實力,就是踐行和平與發展理念,打造全球心向往之的互利多贏新范本。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