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議事論事/炒作“與野豬共存”論居心何在?\文兆基

    2021-11-22 04:27:1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日前宣布捕捉及“人道毀滅”市區野豬,并在南區深灣道誘捕7頭野豬,引來所謂的動物團體抨擊為“做法卑劣”及“不人道”。部分亂港分子亦隨之起哄,聲稱人類可“與野豬共存”,將署方現行的做法斥為“濫殺”,并且散播陰謀論,宣稱署方改變過往處理野豬的政策,跟早前有輔警受野豬襲擊有關,質疑這是警方向漁護署施壓的結果云云。

      及后,漁護署署長梁肇輝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早于6月及施政報告發表后已在兩個立法會事務委員會交代,說明在黑點不再采取絕育控制方式,而是“人道處理”,否認新措施與警員受傷事件有關??墒羌词雇艘徊蕉?,兩者真是存在關連,試問又有何問題呢?輔警遭野豬襲擊受傷的一事表明,闖入市區的野豬有攻擊性,對市民安全帶來潛在的危害,難道這也不構成署方要控制野豬繁殖速度,以及避免牠們闖入市區的理由嗎?

      “針唔拮到肉唔知痛”

      說到這里,有些動保團體可能會說,野豬即使闖入市區,一般情況下都不會襲擊人類。但野豬既然是野生動物,我們自然難以確保對方會突然獸性大發,又或者誤以為途人有意襲擊自己而失控。

      另一方面,所謂“與野豬共存”的主張,應以維護社會公眾利益和人類福祉為前提,即是人類可與野豬在互不干涉的情況下共存。畢竟,我們作為人類的一分子,即使在談論保護動物權益,同時亦應先考慮維護同類的利益和存續。正因如此,大部分人都不會排斥捕捉、豢養和食用動物,只會考慮會否過度捕獵,以及屠宰動物過程中有否虐畜。同樣道理,所謂“與野豬共存”亦應以對方不擾民、不危害市民為前提,以及在結束對方生命時,有否為其帶來不必要的痛苦。

      在此情況之下,相比外國和本港在2017年前采用的獵槍射殺,現在署方以注射藥物“人道毀滅”野豬,已是最少痛苦的結束生命方式。另一方面,部分高呼“與野豬共存”的人,只不過是“針唔拮到肉唔知痛”,因為他們并不居于市郊,亦非務農為生,平日自然難以感受到野豬對居民的危害。

      這亦某程度上解釋了,為何有人會批評署方狩捕野豬“殘忍”,高呼人類應該“尊重生命”,因為他們對其他被野豬侵擾的情況,缺乏最基本的認知,自然可以不接地氣的吹捧“與野豬共存”。假如他們像香港部分鄉郊地區居民一樣,辛苦種植的農作物,快到收成期前被野豬啃個精光,這些人還會說什么“與野豬共存”嗎?相信不會。

      另一方面,其實不少人談到“與野豬共存”時,往往忽略了野豬有機會傳播傳染病。今年9月,一具野豬尸體樣本檢測出非洲豬瘟病毒,還好受感染個案在港島,而非洲豬瘟亦非人畜共通,所以暫時對新界的養豬業沒有影響??墒且柏i數目若不受控,未來萬一有什么人畜共通的病毒傳入香港,造成受感染的野豬在市區四處流竄,這便是妥妥的公共衛生災難。是故,外國(如:加拿大)會把傳播疾病列為野豬的危害之一。

      由是觀之,署方以“人道毀滅”控制野豬數目,本來便是有其必要,而且比起外國的獵槍射殺,已是最為照顧動物福利(animal welfare)的方式。當然,大家若有留意亂港分子過往的文宣,知道他們曾把自己的所謂“信念”,稱為“野豬精神”并大加炒作,以及當日有輔警被野豬襲擊之后,他們的網上反應時,我們便不難發現,他們反對署方狩捕野豬,表面上是動保議題,實際上只是一種以野豬自況的情感投射而已。

      更值得注意的是,狩捕野豬在外國只是家常便飯,但是特區政府狩捕擾民野豬的新聞,近日竟獲海外多份媒體爭相報道,這樣反常的現象,實在不禁讓人回想到“修例風波”爆發前夕,海外媒體也有配合炒作。如此一來,這事又是否意味著,部分亂港分子在香港國安法落實之后,由于不敢采取觸碰紅線的“硬對抗”,于是改為借助一件表面上跟政治無關的議題炒作,從而達到“軟對抗”的目的呢?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課題。 時事評論員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