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用真誠的力量搏擊生命的長空\招商局集團香港青年聯合會 余瑋琳

    2021-11-14 04:25:56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又到冬天,我想起了史鐵生。在我看來,史鐵生的作品尤其適合冬天里閱讀──厚重中包含真誠,曠達中搏擊生命?!妒疯F生作品系列》(人民文學出版社,二○一一年)全七冊,收錄了史鐵生的散文作品一百馀篇。從《我與地壇》到《合歡樹》,史鐵生始終用他筆下獨特的“理想主義”激勵著一代又一代年輕人奮力前行:看透生活后繼續熱愛生活,看透人性后用真誠的力量搏擊人生。

      一九九一年一月,《上海文學》雜志發表了史鐵生的新作《我與地壇》,盡管發表時沒有標明這部一萬五千字的作品究竟是散文還是小說,但由于它與史鐵生個人經歷與生命的緊密關聯,而被視為史鐵生的散文代表作。它被文學界公認為是20世紀中國最為優秀的散文之一,是一個詩性散文的經典文本,是一篇經得起反復細讀的作品。

      在《我與地壇》中,個人乃至全人類的遭遇和命運被反復叩問;生與死,時間與空間,有限與無限,命運與意義,這些重要的思想命題,也得到了深入的思考和細致的表達。后來,我又讀了《合歡樹》,文字平淡篇幅簡短,竟有一種從《我與地壇》苦澀凝重的氛圍中掙脫出來,似合歡樹破土而出、有呼吸到新鮮空氣之感。

      不論文章細節和風格有怎樣的些微變化,史鐵生的寫作始終帶著一個“大寫的人”的真誠。我認為這份真誠,既流淌在史鐵生的生命里,也奔騰在他的文字中──從面對自我的殘缺感到憤怒、不甘、愁悶甚至想結束生命,到將自己掰碎了揉開了翻來覆去思考生命的意義,再到拒絕生命不能承受之輕而樂觀積極的寫作和活著,他坦誠地剖析自己,執著地思考生命。

      史鐵生在多篇文章中提到他的母親。在他克制的文字中滿是對母親的悔意:悔他暴怒無常的脾氣,且常常因為氣憤命運不公而把氣撒在母親身上;恨母親太早離世,沒能看到他絕望后重新熱忱生活的樣子,也沒能等到他寫作獲得成功后分享他的快樂與驕傲。有一幕令我印象深刻:母親步履茫然又急迫,在地壇中一遍遍焦灼地尋找兒子,而那個羞澀的男孩子看見了卻選擇不出聲。令我想起了小時候同樣的場景,故意使得父母緊張,帶著一股倔強又戲謔的調皮勁兒。作者在文中告誡長大了的男孩子,不要與母親倔強,羞澀就更不必,他已經懂了卻來不及了,母親已經不能再到園中找他了。人生總是有一些幡然醒悟的時刻,希望我們都能早些回過神兒來,不必經歷“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懊悔,不必直至為人父母方知個中滋味。

      冬日里讀史鐵生,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孤獨的思想者,將遨游于天地之間的思緒了然筆下,把一份真誠的力量和搏擊生命的勇氣,在夜色之中遞過來、遞過來,滋養我們的靈魂,豐盈我們的內心。讓在生命旅途中跋涉的我們,不斷反思“精神世界”的高與厚。那是生命的長空里,我們成長應有的姿勢,也是與諸多生命的坎坷與命運的捉弄達成和解的一種修行。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