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縱橫談 > 正文

    ?縱橫談/塔利班能否坐穩江山?\梅新育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2021-08-21 04:23:17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塔利班8月19日宣布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政權,但這并不等于他們就此坐穩了阿富汗江山,更不等于阿富汗從此和平穩定發展。歷史上阿富汗政權被推翻的案例比比皆是,而目前塔利班還面臨兩大挑戰:國際孤立下的財政困境和地方抵抗阻力。

      阿富汗第一副總統阿姆魯拉.薩利赫目前在戰略要地潘杰希爾山谷舉起反抗旗幟,并奪回了喀布爾以北帕爾旺省首府恰里卡爾。此外,目前國際社會尚未承認塔利班政權,阿富汗中央銀行的近百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恐被凍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亦扣住4.4億美元的特別提款權(SDR)儲備,多國停止了對阿富汗的資金援助。此外,塔利班在阿富汗國內外、組織內外,及其政權內部都面臨一系列嚴峻考驗。

      依靠外部勢力供給的“銀彈”開路,收買部族和各路勢力,固然可以讓塔利班在進軍京城時勢如破竹,但部族和軍閥武裝從來不改墻頭草的秉性?!般y彈攻勢”本是阿富汗歷史上歷次政權更迭的常用手段,也是塔利班從興起之初就習用的利器。無論是1994-1996年間奇跡般崛起,一路拿下喀布爾;還是占領喀布爾之后東征西討,與各路軍閥大打出手,“銀彈”發揮的威力甚至常常超過槍彈炮彈,拿下坎大哈、馬扎里沙里夫等重鎮時都是靠“銀彈”開路。但一到2001年美國軍事打擊臨頭之時,昔日降伏的部族和軍閥紛紛反水。而這一次呢?

      1980年代抗蘇戰爭時號稱“潘杰希爾雄獅”的馬蘇德,率領塔吉克武裝從入主喀布爾城第一天起便急劇腐化墮落,欺壓百姓,偷盜商鋪,強占民宅,立即失去民心。1996年塔利班進城時許多喀布爾市民夾道歡迎,但沒過多久,民眾就感受到塔利班武裝不僅同樣迅速腐化墮落,更比其他軍閥多了嚴酷的教法。今天,已經大舉進城的塔利班軍隊能否避免重蹈覆轍?

      更大的問題是阿富汗人口構成和教育發展帶來的挑戰。據公開資料推算,2001年塔利班政權垮臺時人口1800萬左右,2020年人口為3220萬。今天的塔利班能夠得到部分阿富汗民眾的支持,重要原因之一是將近一半阿富汗人口生于2001年塔利班政權垮臺之后。這部分年輕人只目睹、體驗了西方扶植的阿富汗政府的腐敗和混亂,他們中很大一部分人對塔利班抱有較高期望,不足為奇。如果他們對就業機會、收入等等的期望在重新建立的塔利班政權下破滅,那會發生什么?

      過去20年里,阿富汗教育事業取得了長足發展,實現了12年制義務教育,識字率已比塔利班上次奪權時成倍提高。從抗蘇戰爭的1980年代中期到本世紀初,阿富汗估計識字率為11%,婦女識字率約3%?,F在,按照哈佛大學和布朗大學“戰爭成本核算”項目估算,僅阿富汗女童識字率就已經達到37%。而人們受教育程度上升也意味著對就業和收入預期提高。

      此前20年,西方外援注入阿富汗,創造了一大批就業機會。美國每年對阿富汗政府財政支持就達85億美元,占阿富汗政府每年財政支出(114億美元)約3/4,占阿富汗年度GDP(200億美元)40%。政權更迭后外援斷絕,依賴外援創造的就業機會、特別是受教育者就業機會消失,這對于阿富汗社會穩定意味著什么?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阿富汗社會的激進化是前車之鑒。1950年代,阿富汗政府部門迅速膨脹,大中學校畢業生均可成為公務員或教師,教育擴張與社會穩定、發展形成相互強化的良性循環。但1960年代中期之后,阿富汗政府機關擴張減速甚至停滯,而教育繼續迅速膨脹,且學科結構以文科為主,這導致部分學生畢業即面臨失業問題。就業前景暗淡和教育體系中存在的問題成為學生運動的溫床,已經工作的一般官員和教師工資低微,他們對上層的腐化心懷不平,從而奠定了激進勢力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崛起的基礎。

      從更廣闊歷史背景上考察,造成近兩百年阿富汗混亂的經濟原因在于,傳統的“掠奪型國家”在現代世界難以存續,而新政權始終無法建立一個可持續的、跟得上現代社會發展步伐的經濟產業基礎。今天,不管是誰坐上阿富汗的江山,都必須直面這一挑戰。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