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縱橫談 > 正文

    ?縱橫談/西方藥企的靈魂拷問\施君玉

    2021-05-07 04:23:28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印度的疫情水深火熱,全世界都跟著揪心。如果說美國成為2020年1.0版新冠病毒疫情“風暴中心”的話,那麼今年印度則呈現了2.0版新冠病毒逆襲的“完美風暴”。

      一個號稱是最發達的民主大國,一個自詡為最大的發展中民主大國。民主曾被認為是新冠病毒的天敵,結果證明,民主制度是新冠病毒的天然朋友。所謂的民主治理在新冠病毒面前不堪一擊,相反被民主國家扣上“威權主義”帽子的中國卻將新冠病毒擋在了門外,讓百姓的生命權得到了最好的維護。新冠病毒檢驗了民主制度的成色,也讓這些國家更加坐立不安,畢竟“威權制度”在重大危機面前的突出表現,嚴重動搖了西方國家制度的合法性,上百萬條生命就這樣失去,歷史無論如何是無法原諒的。

      民主救不了印度,就像民主救不了美國一樣。真正讓人類從疾病中走出,必須依賴重大生物技術的突破,正像青黴素的誕生一樣,使人的平均生命才得以延長。這次美國輝瑞和莫德納公司開發的mRNA疫苗大膽應用了生物工程領域的最新成果。如果沒有新冠疫情,人類將無法突破道德的束縛,很難允許這些科技公司採取如此激進的手法進行疫苗開發和試驗。有人說mRNA技術是白手起家,開發得過於倉促,把全世界人民當成了“白老鼠”,對其安全性表示強烈質疑。其實這是對核酸疫苗技術的一大誤解。mRNA技術早就存在,只不過它一直用於治療癌癥的探索,而這一次將之嫁接到新冠疫苗的研發之中,并取得了良好效果。

      不可否認,美國核酸疫苗技術走在了世界前頭。去年10月,南非和印度政府就曾呼籲美國暫時放棄對核酸疫苗技術的知識產權專利,以便於讓更多國家能夠生產此類疫苗,以拯救更多人的生命。但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面前,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藥物公司,都不愿意放棄。加上美國援引《國防生產法》,疫苗生產原料遲遲不能出口至印度,大大影響了印度生產疫苗的進度,由此遭到了世界的廣泛詬病。

      印度新一輪疫情震驚了世界,同樣也讓美國政府面臨巨大的內外壓力。拜登不得不把庫存的6000萬劑阿斯利康疫苗拿出來,承諾運往最需要的國家。與此同時,國際社會要求美國放棄疫苗知識產權專利的呼聲與日俱增,這是有意重返世界領導地位的拜登政府無法迴避的,否則美國無法站在道德的至高點對世界發號施令。不管出於真心,還是虛晃一槍,美國政府宣布支持暫停疫苗知識產權專利的決定,國際社會還是給予了更多積極評價,認為是朝著全球共同抗疫方向邁出的正確一步。

      新冠病毒是人類的共同敵人,一年半的抗疫實踐充分證明,各自為戰無法應對如此狡猾的病毒,只有同舟共濟,人類才有可能共渡難關。美國政府此舉在資本市場激起漣漪,藥企群起而攻之,共和黨人迅速站到了拜登政府的對立面,預計在世貿組織的框架內也會有不少的阻力。反對者的理由如下:此舉對企業研發積極性是一打擊,不利於今后的技術創新;美國拱手放棄世界生物技術的主導權。一些藥企爭辯道,現在疫苗生產的瓶頸不在於專利,而是製造工藝以及原材料的缺乏,而暫停疫苗知識產權專利,將加劇全世界對核酸疫苗生產原料的爭奪,引發疫苗生產及供應鏈的更大混亂。

      其實,這些說辭經不起推敲。新冠疫情不同於常規的戰爭,傳統意義上的戰爭是可以允許一方隔岸觀火,甚至可以通過販賣軍火、大發戰爭財,而這場新冠之戰,人類同在一條船上、同處一個戰壕,這就決定了這場無硝煙的戰爭需要不同於傳統的思維和戰術。面對新冠之戰,我們不能由著資本家,更不能受地緣政治的舊思維主導,而要充分發揮國家的主導及調控作用。資本都是逐利的,資本家總是貪婪的,指望藥企放棄自己的利益并不現實。正因為如此,國家角色在接下來的抗疫戰中顯得尤為重要。

      自救與他救是印度不多的選項。美英與其把印度外長拉到倫敦商討如何應對中國,還不如與之商量如何幫助印度加大疫苗產量。此次印度代表團兩名成員感染上新冠,再次給G7敲響了警鐘,當前世界的主要矛盾不是中國,而是新冠病毒。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既然人類已經初步掌握了攻克新冠病毒的辦法,生命權理應置於經濟利益之上,否則我們就成了金錢的奴隸。請問世界幾大藥企,你們從這次疫災中賺的錢還少嗎?更何況,讓更多的人活下來,將來從普遍藥物銷售中賺取的利潤一定比這更多、更持久,這個大賬要算明白。否則,當“下一個印度”呈現在世人面前時,我們的靈魂將面臨炙熱的拷問。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