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縱橫談 > 正文

    ?縱橫談/英國對華政策為何走入歧途

    2021-02-20 04:24:13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英國19日將以主辦國的身份召開七國集團(G7)領導人視像峰會,計劃討論的議題除了全球抗疫和經濟復甦,還包括制定聯手圍堵中國的政策,在當前中英關係陷入低谷之際,此次會議格外引人注目。

      可以說在過去的一年裏,中英關係急速惡化,不論是封殺華為公司,審查中國投資,還是調查中國學者,吊銷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落地許可,以及積極插手香港、新疆、南海等事務,英方幾乎全方位對華發起挑釁,兩國構建的“黃金時代”已漸行漸遠。

      實際上,隨著美國總統拜登上臺執政,緊張的中美關係有緩和跡象,兩國既競爭又合作已成為新時期中美外交的主基調,夾在中美兩個巨人之間的英國,理應打心底裏鬆一口氣,可以不再被迫選邊站隊,甚至可以左右逢源,最大化謀取國家利益,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英國卻反其道而行之,在反華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近期英國的表現變本加厲,從指責中國限制世衞專家赴華調查病毒起源,到連署反對任意拘押外國公民將矛頭指向中國,再到策動G7擴編,增加印度、韓國和澳洲三國至所謂的民主十國(D10)遏制中國,英國儼然成了反華的急先鋒,用俄新社評論的話說,沒有哪一個西方國家像英國如今這般,熱情高漲地破壞與中國已經奠定的合作基礎。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以實用主義外交著稱的英國變得如此偏執?如果從英國的國內小環境和國外大環境來觀察,似乎有跡可循。首先,特朗普時期的仇華政策,讓英國右翼民粹主義沉渣泛起,這股流毒具有強大的慣性,不會隨特朗普下臺而消退。

      早在前首相卡梅倫執政時的中英關係蜜月期,保守黨內的反華聲音就從未間斷,其中以前英國保守黨黨魁施志安為對華強硬派的典型代表,他們一直在中英關係上唱反調、扯后腿。特朗普上臺執政,英國反華勢力得到進一步釋放,他們與美國遙相呼應,瘋狂炒作中國威脅論,在國會頻頻發起反華議案,比如將新疆人權問題與對華貿易掛鈎、抵制北京冬奧會等。如今英國瀰漫著麥卡錫主義陰魂,反華就是最大的政治正確,這股政治勢力極具傳染力和破壞性,相當程度上綁架了英國的對華政策,和美國一樣,要撥亂反正并非易事。

      其次英國在今年初正式脫歐后,嚴重缺乏存在感和安全感,急需重新尋找國際定位,而回歸西方傳統民主陣營,特別是重建與美國的傳統夥伴關係,是英國為數不多的一個選擇。

      長期以來,英國內部普遍存在一種找回昔日大國身份的懷舊心態,在完成脫歐、獲得自由身之后,衰落的英國已無力單打獨鬥,對自身的安全保障陷入深深焦慮,有時近乎神經質。約翰遜曾放出豪言,英國脫歐后從此擁抱全世界,將做一個具有全球化視野的重要國家,言外之意,英國將再次承擔起大國角色,重新發揮國際影響力。但在當今世界群雄并起的時代,如何實現這個目標?

      按他的話說,要聯手那些“志同道合”的國家,比如傳統西方盟友、英聯邦國家等,說白了就是回歸以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劃分的所謂民主陣營。隨著拜登上臺,美國再度成為西方的帶頭大哥,英國倒向美國,借助美國提供保護傘和提升自身影響力的意圖十分明顯。受此影響,政治掛帥,立場先行,將中國視為異類,會是英國對華關係的常態。

      另外,經過特朗普的四年任期,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和標榜“燈塔”作用的民主制度搖搖欲墜,面對中國的強勢崛起,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國家陷入集體恐慌,反華已成為一種本能性反應。

      早在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西方便不斷質疑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正試圖擴大國際影響力,隨著中國在5G、人工智能、太空探索等高科技領域保持領先,這種危機感與日俱增,以國家安全名義的保守主義也甚囂塵上。不久前,有英國智庫就把“為全球治理提供中國經驗”,解讀為中國要取代美國的霸主地位,未來西方將不得不接受由中國制定的新規則和秩序,提出為防止出現這種局面,西方要組成聯盟,抱團取暖。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力量對比在變,遊戲規則也在變,國際格局面臨重塑,而中國重新回到全球舞臺的中央已是無法迴避的事實。英國不能順應時代大潮,身體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但腦袋仍留在冷戰時代,損害的必將是自身利益。尤其英國在脫歐和疫情雙重打擊下,去年經濟創歷史地萎縮近10%,此時選擇放棄中國這個全世界唯一正增長的經濟引擎和巨大的市場,無視歐盟去年底與中國達成投資協定,走上的無疑是一條歧路。

      應該說,中英關係發展的成果來之不易,兩國在抗疫、氣候變化等領域有著廣泛的合作空間,只要推動友誼與發展的初心不變,就沒有打不破的堅冰、消除不了的隔閡,英國走回正路猶未為晚。 江恒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