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縱橫談 > 正文

    ?縱橫談/如何看待中歐投資協定的雜音\江 恒

    2020-12-27 04:23:15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在經歷了7年的艱苦談判,中歐投資協定即將達成的關鍵時刻,外界卻傳來談判遇阻的負面消息,包括美國候任總統拜登團隊公開施壓,中歐在人權和核電投資等領域出現分歧等,為協定在年內能否達成平添了疑問。

      原本中歐將今年底達成協定設定為最后期限,雙方釋放出的訊息也非常樂觀,歐盟稱已原則上同意達成協定,中國也認為協定有望達成。怎料好事多磨,歐盟內外部同時出現很多雜音,牽涉到地緣政治、大國競爭、內部紛爭等諸多因素,令形勢變得錯綜複雜。

      其中美國拜登陣營向歐盟施壓的傳聞,并非空穴來風。拜登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21日呼籲,要盡早與歐洲夥伴磋商,討論對中國經濟行為的共同擔憂。言外之意,歐盟不應先於美國與中國簽署協定,而是美歐之間應先協調立場,以便聯手逼中國在市場準入、公平競爭、結構性改革等問題上做出更大讓步和承諾,這也符合拜登上場后,希望重新協調大西洋聯盟關係的構想。

      而美國阻撓中歐關係走近,也順勢被歐盟內部的反對聲音所利用,對中國打出老生常談的“人權牌”,包括一些歐洲議員和學者在內的人士宣稱,從中歐投資協定簽署的那一刻起,歐洲不僅在對未來競爭力至關重要的問題上失去影響力,還將失去從人權到電廠的未來等基本價值觀問題上的影響力,因此認為在中國沒有解決人權問題之前,不應急於簽署協定。

      分析人士指出,這些雜音至少折射出兩方面問題:一是中歐兩大全球重要經濟體之間達成一個全面、平衡、高水平的投資協定,對全球經濟復甦具有重要意義,但中歐為雙邊投資提供更多機會和良好制度保障,無疑讓仍處於內訌和混亂的美國格外焦慮和眼紅,因此要想方設法阻撓中歐達成協定。二是在民主黨拜登執政后,價值觀和人權牌將重新回歸,成為歐盟在內的西方盟友用以反制中國的政治工具,此次歐盟內部強硬反華派就拿人權大做文章,指此時與中國構建全面系統的經濟紐帶是個“戰略性錯誤”,他們將在議會表決時進行聯手阻擊。當然歐盟亦有聲音,希望借人權與中國討價還價,爭取中方能在投資協定中做更多讓步。

      儘管內外部雜音不斷,中歐投資協定還是得到法德軸心的力挺,亦得到歐盟主流力量的支持,因為與中國達成高水平的協定符合歐盟自身利益,但要突破這重重阻力仍需要勇氣和魄力,當今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已不能用傳統的政治眼光來看待問題,構建未來中美歐大三角關係,需要全新的格局、視野和智慧。

      首先,拜登上臺后雖然較特朗普會更為重視盟友,但美歐關係已很難回到從前,更不必提“蜜月期”,重振製造業和追求美國利益最大化將是拜登執政重點,決定了美歐將既合作又競爭,例如,歐盟曾提出美歐之間組建技術同盟,卻未得到華盛頓的積極回應,原因就是美國急於保住科技獨霸天下的優勢,注定無法與主張自由貿易的歐盟成為同路人。歐盟是否愿意將雞蛋全部放在美國的籃子裏,相信這個問題不難回答。

      其次,在目前全球疫情愈演愈烈情況下,唯獨中國因有效控制疫情而經濟一枝獨秀。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今年上半年全球跨國外資直接投資(FDI)同比下降49%,只有中國在1至9月FDI累計人民幣和美元雙雙實現同比正增長,分別達到5.2%和2.5%,說明美國的對華貿易戰和限制措施并未奏效,國際資本以腳投票,近期中國南方出現限電傳聞,即為大量外國訂單轉移到中國、工廠加班加點給供電造成壓力。在經濟復甦關鍵時刻,歐盟是否選擇中國這個大市場和大引擎,答案也是一目了然。

      另外,今年11月中國與東盟等15國簽訂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打造了全球最大規模的區域自貿協議,這個有著巨大增長潛力的市場成為很多國家眼中的“肥肉”,剛剛與英國達成脫歐貿易協議的歐盟,應該深知合作共贏的道理,在全球各國爭相組建“朋友圈”的情況下,歐盟不應甘居人后。

      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所指出,中歐投資協定對雙方有利,能平衡解決雙方關切,并促進經貿關係健康穩定發展,但要達成協定,仍需雙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他還透露,目前談判進展順利。中歐投資協定如何發展,不妨拭目以待。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