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縱橫談 > 正文

    ?縱橫談/誰是脫歐貿易協議的贏家\江 恒

    2020-12-26 04:23:16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圣誕老人趕在平安夜送來禮物,幾經波折的脫歐貿易協議終於達成,從而避免了無協議硬脫歐的災難性局面,也讓全世界鬆了一口氣,至少在當前歐洲疫情肆虐、經濟遭受重創之下,對英歐來說算是最理想的結果。

      判斷一個協議的好壞,從不同的角度會得到不同的答案,而英歐雙方都宣稱取得了勝利。歐盟認為,英國在漁業、公平競爭等問題上做出妥協,英國則表示,奪回了法律、資金、邊境等控制權,成為真正意義上主權獨立的國家。用英歐領導人的話說,協議為雙邊關係開啟新篇章奠定基礎,未來雙方仍是重要的夥伴、盟友和支持者。

      實際上,該協議是不是真如英歐所描述那樣,是皆大歡喜、取得雙贏,從幾天前法國多佛港封關事件不難看出端倪。當時歐洲多國以英國出現傳播速度奇快的變種病毒為由,從海、陸、空全方位切斷與英國的聯繫,包括被視為英國“生命線”的多佛港,受阻的貨車綿延數公里,英國食品和貨物面臨短缺,企業一片告急,瞬間成孤島,外界普遍認為這是歐盟對英國所使的下馬威,逼迫英國轉變立場。

      目前協議的正式文本還未公布,尚無法對具體的條款加以研判,但從迄今各方透露出的信息看,英歐雙方都有不少無奈和苦澀,有些問題不僅談不上雙贏,甚至有可能為今后的動亂埋下危險的種子。

      從歐盟看,脫歐本身就是對歐洲一體化進程的重大打擊,如今英國成功分手,尤其是脫歐貿易協議對英國有所“優待”,所謂有樣學樣,勢必會不同程度地助長歐盟內部的民粹主義和分離主義,加大歐盟的離心力,歐盟首席談判代表巴尼耶表示,“今天是令人寬慰的一天,但也帶著些許悲傷”,可謂是有感而發。

      脫歐就像離婚分家,再好的結果也是兩敗俱傷,英歐在經濟、文化、科技等領域的交流將無可避免地受到影響。例如英國將退出歐洲最大的留學生交流計劃(ERASMUS),意味著英歐學生無法去對方讀書,而傳統上英歐人員自由流動也將叫停,無疑會影響到數以萬計人的民生。另外從大國關係上講,歐盟缺少了英國這個世界第五大經濟體,不論從經濟實力還是國際影響力上都是巨大的損失。

      對於英國,協議恐加劇內部矛盾和撕裂,背后潛藏危機。首先,執政保守黨和在野黨均有人對協議不滿,認為是一份“壞協議”。保守黨強硬脫歐派對英國將捕魚權過渡期從3年讓步到最終的5年半感到失望,指責是“喪權辱國”。工黨則認為,協議是保守黨在最后一刻急匆匆簽訂的,沒有征得民意,保守黨要對未來可能出現的問題全權負責。

      其次,作為在2016年脫歐公投中過半選擇留歐的蘇格蘭,要求獨立的呼聲再起。首席大臣施雅晴明確表示,脫歐違反了蘇格蘭人民的意愿,沒有任何協議可以彌補脫歐給蘇格蘭造成的損失,現在是我們作為一個獨立歐洲國家的自身未來而制定路線的時候了。

      約翰遜在宣布達成協議的記者會上也被質問,要如何面對希望留歐的另一半選民,以及如何彌合4年半以來脫歐造成的撕裂,對此他并未給出明確的答案。這或許應了那句老話:一個國家,強盛時四海歸心,但走向沒落,則內部分崩離析。英國《金融時報》評論曾預言,應該不出十年,現在已經不大的英國,將徹底分崩離析。

      此外,西方媒體普遍使用“單薄”(thin deal)一詞來形容協議的實際分量,比如,佔英國經濟比重最大的服務業就沒有涵蓋,業界認為從明年1月1日起,英國商界將為出口支付額外的費用,預算責任辦公室(OBR)更預測英國中期GDP將下降4%。還有,此前英國希望繼續使用歐盟國家安保信息的數據庫,但被歐盟以非成員國不得共用而拒絕,在近年恐怖主義威脅日益上升的情況下,對英歐來說無異於雙輸。

      另外,在當前反全球化和疫情氾濫加劇保護主義的大背景下,尤其是英國意識形態掛帥,無視中國這個世界經濟復甦引擎和巨大市場,任由中英關係不斷惡化,約翰遜的脫歐后將迎來“全球化英國”新時代的口號能否叫響,要打上一個大問號。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24日略帶感傷地說,與英國分開是甜蜜的悲傷,但也是一個新的開始。接下來英歐各自的議會將對協議進行投票表決,這也將驗證雙方將迎來一個怎樣的新開端。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