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縱橫談 > 正文

    ?縱橫談/“群體免疫”凸顯西方社會治理之失\施君玉

    2020-10-15 04:23:19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10月13日,聯合國新一屆人權理事會產生,包括中國在內的15國當選,任期三年。

      美國務卿蓬佩奧就此發表聲明,譴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擁抱威權國家,說明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的決定是正確的”。他大言不慚地表示,“美國對人權的承諾遠不止於言辭,而是通過國務院的行動懲罰了那些人權踐踏者”。

      中國有沒有資格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國,并不是由美國一家說了算,而是由聯合國191個成員國投票共同決定。即便美國動用一切國家機器,并鼓搗國際社會結成反華“民主國家聯盟”,但中國依然獲得了139張選票,贏得了世界絕大多數國家的支持。

      2020年非同尋常,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美國作為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擁有最先進的醫療技術,但在新冠疫情面前,卻如此不堪一擊?,F感染人數超過800萬,死亡人數接近22萬,就在美國政府對新冠疫情束手無策的時候,一些所謂美、英等國大學教授拋出《大巴靈頓宣言》,倡導全球“群體免疫”,并獲得了數千名所謂全球專家學者的聯署,為白宮抗疫不力變相辯護,特朗普顧問阿特拉斯實際上是這項倡議的背后支持者。世界衞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發表聲明,譴責這種行為極不科學、也極不道德。

      在過去的幾千年裏,人類一直與各種疾病進行鬥爭,由於科技水平低下,人類面對疫情也只能聽天由命。但在21世紀的今天,居然還在倡導搞群體免疫,完全是污辱全球生物學家、社會學家的智商。

      新冠病毒可防、可控、可治已被這幾個月的實踐所證明。拋開兩大制度優劣不談,僅就資本主義社會而言,也有一些國家防疫做得較好。截至10月13日,擁有480多萬人口的新西蘭,死亡人數只有25人;新加坡感染人數近6萬,但死亡人數也只有28人;韓國與美國1月21日同一天宣布發現新冠肺炎患者,但韓國死亡人數為438人,而美國的死亡人數正朝著30萬奔去,如此巨大的落差,只能用奇葩來形容美國的抗疫政策。

      在新冠疫情面前,捍衛人權不是嘴上說說而已。人的生存權是最基本的人權。某些科學家打著科學的幌子,說什麼可以讓青少年首先恢復正常生活,以增加免疫的屏障。但社會是一個有機的整體,感疫后的青少年必然會通過各個鏈條,將風險傳導給老齡弱勢群體。以科學的名義剝奪老年人的生命權,充分暴露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殘酷性、虛偽性。

      中國抗疫取得階段性成果,被西方稱為“專制主義”。而絕大多數資本主義國家防疫如此糟糕,卻被解讀為尊重人權及隱私??梢?,不是這些國家真的很講人權、民主,只不過是他們掌握著對世界人權、民主的定義權、話語權而已。

      最近一些專家撰文,不得不承認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在非常時期的優越性,但這些人的視角仍充滿了西方式的傲慢與偏見。他們忘了中國過去四十年,即使在平常時期,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世界奇跡。

      中國的國家制度不僅很好地應對了平時的運作,而且在非常時期也顯現了強大的社會動員能力,既能迎接陽光,更能戰勝暴風驟雨,這不正是制度優越性的集中體現嗎?如果一件東西只能在晴天發揮作用、而在雨天失靈,難道它不是一種缺陷嗎?新冠疫情稱得上是一場暴風驟雨,許多國家在應對疫情方面不及格,以至於教皇方濟各最近在撰寫通諭大綱時稱,一些國家目光短淺,極端、激進、自私,“全球性衞生大危機顯示,市場資本主義的魔法理論已經失效”。

      中國抗擊疫情并沒有什麼神秘之處,無非是將最古老和最先進的方法進行了有機結合。最古老的方法就是採取最嚴格的隔離措施,而最先進的方法則是利用互聯網時代的大數據,對個體進行實時追蹤,讓隔離精準化、效率最大化。

      資本主義社會固守什麼隱私權,將大眾的生命與健康擺在了次要位置,完全是本末倒置。在出臺防疫措施方面更是畏首畏尾,作繭自縛,成為病毒傳播的幫兇。

      生存權與發展權是中國制度性人權的核心內容之一。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突發事件面前,我們總是不惜一切代價保障個人的生命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搶救一位百歲老人患者。而發展權是保障人們追求美好生活的基本權力,別國無權剝奪。“走美國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的單邊主義做法,不是王道,而是霸道。在疫情面前,人權的基本內涵需要新的詮釋,決不能讓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做法堂而皇之、大行其道,那不是在保障人權,而是人類人權紀錄的一大恥辱。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