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北京觀察 > 正文

    ?北京觀察 | 歷史節點的歷史決議

    2021-11-09 04:30:36大公報 作者:馬浩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最受關注的議題就是審議百年黨史上的第三個歷史決議。這項極具歷史縱深感的工作,之所以選擇在六中全會進行,既契合建黨百年的重大節點,也著眼于長遠戰略布局。

      前兩個歷史決議分別是1945年六屆七中全會的《關于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及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歷史決議涉及指導思想、路線方針、戰略方向等根本性的問題,可以說關乎黨的生死存亡和前途命運。而之所以由中央全會進行審議,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審慎抉擇。

      1945年的歷史決議原本是準備由中共七大進行討論,最后改為提交六屆七中全會審議。毛澤東當時解釋:“因為這樣可以避免大會(即七大)把重心放在歷史問題上。”六屆七中全會于1944年5月21日至1945年4月20日在延安舉行,前后長達11個月,是會期最長的一次中央全會,圍繞歷史決議進行了充分討論,統一了思想,加強了團結。在此背景下,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召開了中共七大,為奪取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勝利、建立新中國,在思想上和組織上奠定了牢固基礎。

      而1981年歷史決議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同樣趕在1982年中共十二大之前。鄧小平明確指出:“力求在十二大前的中央全會上通過這個決議,對過去的問題有一個統一的認識,作一個結束。十二大就講新話,講向前看的話。”十二大全面部署“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開啟了改革開放新階段。

      可以看出,歷史決議在黨代會之前,通過中央全會對黨史進行盤點和梳理,作出總結和定調,凝聚共識,團結全黨,為黨代會營造更加順暢和諧的氛圍與局面。黨代會可專心謀劃未來戰略。二者既有明確側重,又密不可分。

      明年將召開中共二十大。由于自改革開放以來,七中全會按慣例為下屆黨代會前夕做預備工作,故而六中全會實則是黨代會前最后一次研究重大議題的全會。當前中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但也進入了各種風險挑戰的集中爆發期。比如反腐敗、打黑除惡、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反對霸權主義、維護國家主權安全、捍衛國家統一等各種斗爭復雜交織。

      因此,此次第三個歷史決議,將從重大成就中吸收精神養分,從歷史經驗中汲取政治智慧,以史為鑒,繼往開來,指導全黨把握正確方向,鞏固和促進團結。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