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北京觀察 > 正文

    ?北京觀察/“韌性城市”的機遇與挑戰\馬浩亮

    2020-12-22 04:24:27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最近,內地不少城市在制定本地區“十四五”規劃時,提出“韌性城市”目標。此前,10月下旬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關於“十四五”規劃的《建議》要建設“韌性城市”。這是該概念首次進入五年規劃的頂層設計。18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部署“實施城市更新行動”,這要求補足地下管網、生活服務、防災應急等短板,提高公共空間高效利用率,亦是“韌性城市”的應有之義。

      所謂城市“韌性”,是指城市在受到重大衝擊時,能夠憑自身能力進行有效緩衝、抵禦及修復。這些衝擊既包括地震、洪澇等重大自然災害,也包括大規模騷亂、重大傳染性疾病等公共危機、社會危機等。2020年的新冠疫情,為中國乃至全世界都帶來沉重教訓。許多城市暴露出了醫療資源不足、公共系統癱瘓、城市管理失效等問題,概括起來就是韌性不足。

      將“韌性城市”納入“十四五”,對於城市建設具有重要的撬動性影響,涉及行政、經濟、社會、民生等各方面。在城市規劃與產業布局方面,“韌性”更成為權重更大的衡量指標。城市功能形態要兼顧居住、商業、交通、應急避難等需求。醫療衞生設施、戰略物資儲備、地下管網的建設,將加碼投資,拉動內需增長。

      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物聯網、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將在“韌性城市”中擁有更廣泛的應用場景。內地新冠疫情期間,遠程辦公、電商、網上教育都有了爆炸式增長,對於復工復產發揮了巨大作用,是中國經濟率先回升、社會恢復正常運行的重要因素。這將深度牽引“十四五”期間經濟社會發展的升級迭代。

      不過,“韌性城市”建設既有機遇,也面臨挑戰。“十四五”規劃強調,“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韌性城市”更是要秉持“以人為核心”的理念。一座城市,即便擁有先進的病毒實驗室,擁有大量的醫療機構,但必須依讬人性化管理才能被激活,實現有序運作。這就要求暢通公眾意見表達及有序參與公共事務管理的渠道,形成官民良性互動與反饋糾錯機制。公權力須放下傲慢、懈怠的作派,普羅大眾亦應理解、參與、配合,以命運共同體意識攜手守護家園。否則,就會令城市失去韌性,斷裂崩塌。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