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北京觀察 > 正文

    ?北京觀察/從五中全會看反腐成效\馬浩亮

    2020-10-28 04:24:53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中央全會,除了審議頂層設計的重要文件之外,往往還涉及人事事項,譬如將違紀腐敗的中央委員會成員依照組織程序進行處分,清除出黨,純淨執政黨肌體。

      例如,2015年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曾一次性開除10名中央委員會成員黨籍,包括令計劃等3名中央委員和朱明國等7名中央候補委員。這創造了歷次中央全會處分腐敗高官的數量之最,是十八大之后重拳反腐的直觀反映。

      而自去年十九屆四中全會處分原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之后,一年來沒有中央委員會成員違紀,故而十九屆五中全會料將不會有相關紀律處分議程。這是鞏固“反腐敗鬥爭決定性勝利”的突出體現。兩次五中全會對比,折射了反腐成效。

      本次五中全會之前,《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頒布施行?!稐l例》對中央委員會作出了進一步的制度性約束規範,加強執政黨建設,這與國家經濟社會總體發展是相輔相成的。

      當前,反腐敗鬥爭已經取得決定性勝利,但不意味著鬆懈收兵,而依舊保持高壓震懾。10月24日,江蘇省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王立科主動投案,成為今年以來第15位接受審查調查的副部級以上高官。在他之前,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鄧恢林、上海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龔道安等相繼落馬。政法單位是推進社會治理、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堤壩防線。政法系統成為今年反腐敗重拳出擊的領域,清理害群之馬與打黑除惡相呼應,對筑堤固防有重要意義。

      金融也是反腐重點戰場,既打“大鱷”,又除“內鬼”。山西省農村信用社、內蒙古農村信用社、吉林信讬投資公司等金融機構爆發的窩案、“前腐后繼”被查處,原中國銀監會巡視辦巡視員薛紀寧、山西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竟暉、上海銀保監局副局長周文杰等監管官員落馬。金融是國民經濟的核心,是當前防範化解風險重大戰役,關乎經濟穩定發展大局。擴大金融開放,健全金融監管,暢通金融與實體經濟循環體系,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環節,也是“十四五”的重大任務。以反腐推動完善金融治理,具有重要的撬動作用。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