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社評 > 正文

    ?社評/必須正視醫療體系存在的問題

    2021-10-15 04:26:53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每位醫護人員都曾誓言要以病人利益為重,恪盡職守,但在現實中,大家都做到了嗎?資深傳媒人江迅去世前痛苦無助的慘叫聲震撼人心,不能不令人對部分公立醫院的服務質素及醫生護士的專業精神打下很大的問號。

      江迅既是資深媒體人,亦是著名作家、文化人,備受社會各界尊重。據其家屬表示,數日前他身體不適,住院一晚后,翌日被告知無大礙安排出院;但出院后病情又發作,嚴重抽搐加全身疼痛,家人召救護車再送院,之后兩日他一直在病床上慘叫,然而在十幾個小時里都見不到一個醫生。家人趕到醫院,同樣求助無援。最終病情急轉直下,送入深切治療部,數小時后就離世了。

      江迅一生助人無數,想不到在他生命的最后數十小時里,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卻沒有人能幫到他。疫情期間家屬不能探病,見到時已是一具沒有反應的軀體,并被護士告知“什么原因,死因庭上法官會有定案”。死因庭自有其決定,但治病救人的不是醫護人員嗎?豈能用如此“事不關己”的冷酷態度對待?醫護人員的責任心和同理心何在?

      救人如救火,準確地診斷和及時搶救,足以將病人從鬼門關拉回人間。但就今次個案來看,令人質疑醫生診斷的準確性。病人叫天不應、叩地不聞,黃金救人時間是否白白流失?醫院是見證人生起點及終點的地方,醫護人員見慣生死,也聽慣了病人的呼救聲,但對每一位病人來說,生命只有一次,來到醫院,就是將生死托付給了醫護人員;對每一個家庭來說,一位親人離世,就仿佛天都塌下來。醫者父母心,如果醫護人員都能視病人如親人,牢記當初的誓言,全力救人救命,就能挽救很多人的生命。

      江迅走了,走得很痛苦,家人無法釋懷。但這絕非個別事件。市民對公立醫院早已存在嚴重不滿。近日有6歲女童手術后變植物人,家人質疑輸血延誤及麻醉劑過量,已向醫管局提出民事訴訟;也有自殺麻醉科女醫生的遺言曝光,聲言目睹醫療事故發生而醫院秘而不宣,蒙蔽死者家屬,因深深自責導致情緒備受困擾,最終“以死控訴”。香港當然有很多很好并且很負責任的醫護人員,但類似悲劇時常發生、市民觀感不斷變差,當局必須高度重視。

      長期以來,幾乎所有醫療問題都被歸咎于前線人手不足。到底人手不足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病人喊救命都安排不了一位醫生處理呢?事實上,公院缺少的難道只是人手和資源嗎?當市民看到一些人一方面抱怨人手不足,一方面又抗拒引入外援;看到不少醫護人員近年積極參與政治活動,就不難得出其他的結論。

      事實上,如果香港公共醫療體系也病了,難道不該看診、吃藥甚至動手術嗎?制度出了問題,就要從源頭上解決。無論如何,江迅的遭遇,不能再重演了!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