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社評 > 正文

    ?社評/作賊心虛的記協欲蓋彌彰

    2021-10-11 04:26:5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和警務處處長蕭澤頤昨日不約而同強調要打擊“假新聞”,維護國家安全,這顯然不是無的放矢。反中亂港勢力長期散播假新聞及仇恨言論,這與香港記協蓄意包庇、縱容及積極參與密不可分。記協甚至在香港國安法落實后,仍不收手,近日更是賊喊捉賊,攻擊踢爆其銷毀罪證的正義之聲,這是其反中亂港、混淆是非的最新證據。

      今年9月14日,大公報刊出對保安局局長鄧炳強的訪問,鄧炳強批評記協“背靠大量學生會員”,要求記協公開會員名單及資金來源以釋除眾疑。記協以“私隱”為借口拒絕公開,但在相關報道刊出的當天下午,有市民發現位于灣仔的記協辦事處在銷毀資料證據,并用兩個垃圾袋棄置。大公報接到報料,調查后發現一些諸如“將學生會員變正式會員”等字樣的碎片,佐證了鄧炳強對記協的批評完全是有根有據,而記協若非心中有鬼,何必匆匆毀尸滅跡?

      大公報基于事實的報道令記協啞口無言,但記協在沉默多時后,近日聲稱已就資料“被竊”向會員發出所謂“道歉”信,又說已向私隱公署匯報云云。然而,記協此舉不過是賊喊捉賊,欲蓋彌彰。香港是法治社會,市民看到不法事情挺身而出,正是維護香港法治和公義的體現。記協高喊“新聞自由”、“監察政府”、“人人是記者”,難道自己有凌駕公眾監察的特權?其實,對記協銷毀證據的“知情者”相信不是一般市民。這足以證明,記協不僅遭社會大眾唾棄,而且早已到了眾叛親離的地步。

      記協會員不足500名,除去所謂公關會員、榮譽會員、學生會員等,正式會員僅300多人,只是香港新聞界從業人員總數的零頭還不到,其執委主要來自幾間反中亂港媒體和非主流網絡黃媒,毫無代表性。冠以“香港”之名,根本是欺世盜名。記協的賬戶資料向來秘而不宣,成為唯恐別人知情的“柜中骷髏”。記協前年黑暴期間還成立所謂“保護記者基金”,其資金來源及如何使用無不是疑點重重,與反中亂港勢力成立的“612基金”乃一丘之貉,被質疑是黑暴的幕后黑手之一。

      事實上,記協在黑暴事件中起碼扮演了推波助瀾的可恥角色,包括煽動和傳播謠言,偏幫黃媒黑記等等。記協主席陳朗昇更曾親自戴上抹黑警方的黃色頭盔,大鬧警方記者會。記協的所謂“新聞自由”年報,堪稱唱衰香港、唱衰國家的“集大成者”,旨在傳播對特區及中央政府的仇恨;記協有份參與舉辦的所謂人權新聞獎,涉及制造新疆“強迫勞動”等謠言,為美西方制裁中國制造借口……

      這個“掛羊頭賣狗肉”的所謂記協,其實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組織,是假新聞的包庇者、制造者,是香港“顏色革命”的主要參與者。我們有理由相信,隨著特區政府進一步落實國安法,記協必須承擔法律責任的日子不遠了。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