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大公訪談 > 正文

    沙如華:執著宇宙探索的跨界企業家

    2021-01-12 13:37:40大公網 作者:歐陽倩倩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在這個流行跨界的年代,多數人習慣工作之余尋找自己的一份熱愛,歌手跨界演戲,專才跨界管理,教師跨界編劇....做企業跨界天文卻并不多見,江蘇南通的沙如華就是這樣一個特殊的存在。

    普通的企業家,樸素的人生觀

    上身一件半新不舊的羽絨服、內搭花色襯衣套青色毛衣,下身著西裝褲,腳上的皮鞋磨損的厲害,手上挽著綠色編織袋,里面裝滿了文件。不走上前詢問,你可能不會想到他會是一家企業的負責人,也很難想到他已經在地質、天文領域默默深耕了幾十年。

    沙如華上世紀60年代出生于江蘇南通,18歲進入哈爾濱冶金測量學校攻讀測繪專業,畢業后被分配到家鄉,先后在江蘇省測繪局和通州市測繪院從事測繪工作。近四十年來,沙如華從地質測繪員做到如今南通創維測繪有限公司(其前身是通州市測繪院)執行董事,從祖國大西南走到大東北,從平原到山地,不少建筑工程都留有他的足跡和汗水。

    “做好本職工作是人生的第一要務,熱愛本職工作是做人的基本素質。”或許是因為經歷過特殊年代,又或許因為五十多年的生活閱歷,沙如華把本職工作看的尤為重要,他將地質測繪作為他的立身之本,測繪工作為他的生活和愛好提供了堅實的物質保障。

    工作體現一個人的生存能力,是一個人實現物質追求和精神追求的基礎,特別是在專注和耐心稀缺的年代,如何面對自己的工作已成為社會話題。沙如華的見解是:堅持一份工作,必須做三點,即熱情、耐心、耐性。

    “不管做什么工作,都需要一份對工作發自內心的熱忱,這份熱情能幫助你抵擋工作中的一切艱辛。”他認為耐心,是對工作的態度要始終無一,而耐性,則是“耐心”的更高層次,是對一個人心性的磨練。

    三點看似泛泛,做起來卻不容易。正如沙如華所述,“除非經歷特殊的磨煉,否則無法理解這種狀況”。如何達到這種境界?沙如華的答案是“平淡”。平淡孕育偉大,人只有腳踏實地才能夠鑄就不凡,“認認真真,仔仔細細”,既是沙如華對自己工作態度的評價,也體現了沙如華的樸素人生觀。

    就是在這份平淡的堅守中,曾經的區級事業單位——通州市測繪院,經過事轉企改制后,發展成為如今在江蘇名列前茅的企業,更讓沙如華具備了生存以外,追求熱愛的條件。

    生存之外,仍有“熱愛”

    在沙如華看來,“熱愛”不僅是動詞,也是名詞,不僅是對本職工作應盡的態度,也是職業之外的愛好所在。沙如華選擇將這份愛好寄予天文和地質的探索。

    童年時期,當看到雞蛋放在灶膛里受熱膨脹爆開的現象,雖然不理解其中的奧秘,但是讓沙如華對科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隨著年齡的增長,學習和工作的經歷,又讓他進一步對地球產生探索的欲望。

    他還記得1995年1月11日,那天正如往常般工作,突然茅塞頓開,長久以來困擾他的幾個關于地質的問題似乎有了解答,“一剎那間,我似乎看到了地球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沙如華回憶道。下班后沙如華帶著這份“天外靈感”請教了一些地質專家,但他的“靈感”沒有得到專家認可。這不僅沒讓沙如華感到氣餒,反而將他引上了業余天文探索之路,“我想通過研究進一步驗證我的觀點”。

    沙如華的研究領域涵蓋面廣,從宇宙起源到物質粒子,從地球演化到海底擴張均有涉獵。據他描述,從1995年至今,他已經寫出了幾十萬字的科研筆記和論文,并將這些成果整理成冊,借由內蒙古科技出版社發行。談及此,言語間滿是驕傲。

    科學探索是寂寞的,也是枯燥的,特別是當它被當做可有可無的“愛好”時,在這條路上的堅持便更加可貴。雖然常年與地質打交道,但沙如華并未接觸過系統專業的天文、地質學理論,也沒有輔助其探索的工具,所鉆研出的成果大多來自書籍、思考和閱歷。而當這份“熱愛”不被周圍人理解時,沙如華的興趣之路似乎愈加孤單。

    “當我的探索在書上找不到相關結論時,我開始進入‘無知無畏’的探研之路,這條路困難重重,一言難盡”。一句話,無奈盡顯。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2007年,青島海洋地質研究所的一名專家回復了沙如華投遞的稿件,信中該專家對沙如華的努力給予高度認可,并提供了一些建設性意見。在其引導下,沙如華寫了《試疑海底擴張》,該文章發表在報紙上。沙如華極為珍視這篇首獲認可的文章。

    再濃烈的喜愛也需要一顆堅持的恒心,長達25年的探索足以證明沙如華的毅力。當探索失去方向,被問題困擾的筋疲力盡時,沙如華的選擇是繼續查閱資料,直到找出答案,若找不到答案的時候,“會選擇等待,讓時間去解答”。

    認識沙如華的人,很多對他的“瘋狂”有著這樣的疑惑:“你的科學探索不追求名利,那你是圖什么呢?”

    “宇宙、地球對每個人的生活都有影響,我只是通過自己的方式對宇宙的奧秘進行了一些探索,也有了一些突破和初步的成果,希望我的探索能對民眾認識宇宙、維護我們的生存環境有一定的幫助。”沙如華說,會繼續自己的探索,并將之與真正的科學有效鏈接,“這條路,沒有終點也沒有選擇,只有繼續前行。”

    責任編輯:陳運欣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