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大公訪談 > 正文

    ?大公訪談 | 懲教署署長胡英明:無論誰,入獄的都是犯人一個

    2020-12-21 04:23:36大公報 作者:李雅雯、葉浩玄、文澔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任何人只要被判刑入獄,都是穿同一套衫、食同一個餐、睡同一類型床,待遇一樣。─胡英明

    黎智英被腰纏鐵鏈押解,黃之鋒再入獄曾獨囚,本地黃媒與海外偏頗媒體“如獲至寶”,瞬即掀起一場抹黑懲教署風暴。懲教署署長胡英明有備而戰,毫不畏懼:“黑社會大佬我哋都系咁管理,咁呢啲有乜分別?”胡英明堅毅不屈,強調懲教署上下有信心面對任何風浪。

    對于與日俱增的暴亂青少年囚犯,懲教署實行懲與教雙軌感化,新設“青年發展研究所”及“一切從歷史開始”課程,先在壁屋監獄試行,希望透過春風化雨,教化涉暴青年囚犯認識自己是中國人,協助他們更生。

    這是一場硬仗!

    今年五月懲教署署長胡英明向大公報記者形容,由去年爆發暴亂到今年疫情,懲教署面對的是一場心戰──增加口罩產量以解社會燃眉之急,同時期要應對在囚人士與牢獄外有關聯人士,有組織地抹黑懲教署,對懲教人員起底,他需疏導同事的壓力。七個月后的今天,這場心戰仍然持續,7000名懲教人員日日落場打仗。

    “黑社會大佬我哋都咁管理,咁呢啲有乜分別?”

    “不經不覺我哋已經打咗幾年仗,我做咗30年懲教,呢幾年可以話系‘精彩’,今年嘅工作量系以往嘅幾倍。”胡英明雙眼帶著倦意,頭發比數個月前所見斑白了一些。胡署長指,2014年違法“占中”、2016年旺角暴亂,懲教署陸續接收一批思想偏激的囚犯,當時已出現有組織、有計劃的抹黑,有人不斷以在囚人士待遇作攻擊。近年有知名度的黃之鋒、邵家臻等釋囚,大鑼大鼓打著所謂“囚權”的旗號,肆意抹黑,“佢哋目的好簡單,想打擊我哋管治威信,影響我哋同事信心”。

    暴亂期間逾9000人被捕,今年又有涉違香港國安法的疑犯陸續落網,懲教署已預見將有一大批囚犯入獄。胡署長指去年有同事問到愈來愈多激進犯入獄,該如何應對,“我反問同事,以前黑社會大佬我哋都咁管理,咁呢啲有乜分別?我唔系話佢哋系黑社會,任何人,就算你系天王巨星都好,一入到嚟都系普通犯人一個”。葉繼歡、張子強、季炳強、文子星、關雄生、許仕仁等人,無論是香港三大賊王、國際級罪犯以至政商名人,都曾是香港懲教院所的階下囚,胡署長直指已有百年根基的懲教署,管理宗旨不變,不論任何人,只要被判刑入獄,都是穿同一套衫、食同一個餐、睡同一類型床,待遇一樣,不分彼此。

    “押送拘留犯腰纏鐵鏈是一貫正常程序”

    惟近年入獄的暴亂罪囚犯,與國際媒體及部分本地媒體有密切聯系,牢獄內的一草一木都可能成為誣蔑工具。月初,黃之鋒的社交平臺專頁帖文展示了他在獄中的手寫信、黎智英腰纏鐵鏈被押解法院,都被大肆渲染。胡署長指,押送拘留犯腰纏鐵鏈是一貫正常程序,囚犯獄中書信在網絡平臺公開他不介懷,但信中內容非事實而是肆意抹黑,署方會盡快澄清,“我哋唔會畏懼任何外面嘅壓力而改變現時嘅管理,我哋只會遇強愈強”。

    亂港分子抹黑懲教署事件

    黃之鋒亂噏鍾翰林被體罰

    黃之鋒11月在社交平臺聲稱“港獨”分子鍾翰林扣押在壁屋懲教所期間被“體罰”,連續兩天需做超過四小時的步操,更公開有關懲教人員的樣貌及個人資料。懲教署經調查證實有關步操并非只針對鍾翰林一個,署方已轉交其他執法部門跟進。

    邵家臻發放失實自殺事件

    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和張超雄于10月發放失實訊息,聲稱有在囚者在懲教署轄下的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疑自殺身亡,但未有拿出證據。

    傳媒虛報懲教助理停職

    8月有報道指有懲教助理疑與在囚毒販的女朋友發生關系后被停職,后被證實是失實報道。懲教署強調,資料顯示沒有懲教人員因涉及有關情況而被調查或停職,亦沒有接獲相關事件的投訴。

    眾志抹黑懲教職員虐囚

    “港獨”組織香港眾志5月于網上發放片段,內容指多名曾還押壁屋懲教所的涉黑暴被捕者,聲稱被懲教職員虐打,又稱涉事懲教人員已經停職。事后證實該人員的休假只屬平常編更性質,已返回原來崗位。

    剪短有理 | “男囚犯留長發有保安風險”

    圖:囚犯要守紀律被規管,“食同一個餐、睡同一類型床”,但胡英明著重“懲”與“教”雙軌并行,引入多個計劃教化囚犯

    “長毛”梁國雄2014年入獄時被剪去標志性長發,他申請司法覆核,投訴懲教署歧視男囚犯。上月終審法院一致裁定梁國雄上訴得直,懲教署違反《性別歧視條例》。胡英明表示尊重法庭判決,正仔細研究判詞和征詢律政司意見,以決定下一步行動。

    終院判詞未有頒下任何具體命令,僅指示梁國雄與署方先向法庭提交陳詞。胡署長表示,任何一個替代方案都會被人攻擊及挑戰,但他指出判詞沒有列明懲教署不能規定在囚者剪頭發,換言之,懲教署仍有權力規定在囚者剪發。“我哋而家訂立緊點樣剪,但要顧及同事,在囚者及社會期望,唔系剪同唔剪咁簡單”。胡重申,等待法律意見期間,懲教署會繼續按以往規定執行。懲教署現時規定,男性囚犯頭發必須盡量剪短;至于女性囚犯,若非經其同意或有醫生建議,不可把其頭發剪至較進入院所時更短。

    外國有囚犯長發藏手銬鎖匙

    他又指出,讓男囚犯在獄中留長頭發,會帶來保安風險、衞生及秩序問題,例如囚犯會塑造個人形象,影響整體在囚者的風氣和紀律,以至打架時會扯頭發、用來遮掩違禁品,甚至用長發自殺或自殘等。胡又引述美國案例,曾有長發男囚犯循不法途徑獲得手銬鎖匙,將鎖匙收藏在長發內,避過獄警搜查,一次他押送法庭期間,長發男趁機解開手銬后,殺害負責押解的監獄職員。以此為鑒,胡英明相信日后男囚犯若能留長發,一定帶來保安風險。

    胡又指出,女性注重儀表,以他們管理監獄多年的經驗,管理男囚與女囚不同,女囚犯珍惜頭發,鮮會拿自身頭發“較飛”,暗藏武器或鎖匙等,因而女性囚犯沒有被要求剪短頭發。

    多元教學 | “懲”與“教”雙軌并行 引入VR及電競教歷史

    讀師范出身,曾任職教師的胡英明,著重“懲”與“教”雙軌并行。懲教署對于參與暴亂的年輕囚犯開展“公民教育課程”和設立“青年發展研究所”,壁屋懲教所率先成為試點。

    其中一項名為“一切從歷史開始”的課程已初見成效,得到年輕囚犯的正面反饋,開始對中國歷史產生興趣,知道民族根源,有望引導他們提高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感。

    設立青年發展研究所

    胡英明說:“中國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是幾千年的變化及進步,不是‘嘭’一聲爆出來。很多年輕人因為不了解中國,不認識其歷史,才會容易誤信別人那些針對國家的抹黑言論。當他們了解到國家的‘根’,認識歷史有助他們拓寬視野,分辨是非。”胡說他以前讀歷史教歷史,知道歷史是一門很好的學科,“最緊要認同自己系中國人”。

    “一切從歷史開始”藉邀請大學教授,揀選有趣的題材,例如聞名國際的《三國志》故事等相關歷史,以提升課程的趣味性,增加年輕在囚者的學習興趣。胡英明說課程初見成效,有教授反映初時囚犯由“無反應”,到后來向教授發問、討論,形成有效且良好的學習氣氛,開始對中國歷史感興趣。

    胡英明透露,除了一般的講授教學,懲教署即將落實以生動創新、更符合年輕人口味的新教學模式,包括“VR(虛擬實境)歷史教學”、“歷史電競”、“歷史文化工作坊”,希望營造寓學習于娛樂的效果。

    另一新措施重點,是名為“青年發展研究所”(Youth Lab)的更生計劃,由署方編制下30名臨床心理學家參與發展一套課程,擴闊一些思想較為激進的在囚者的思維、認識自我,讓他們多角度思考,以及糾正犯罪思維,并會按社會實際情況,適時作出轉變。

    胡英明指出,“青少年研究所”計劃中,會有若干課程節數涵蓋法律,當中亦包括香港國安法內容,在囚者有需要了解相關法律條文,而所有人士均可自愿參加,并非專門針對因暴亂入獄的人。

    胡續說:“要年輕人最終改變,首先要令他們喜歡,讓他們參與。當他們愿意參與,才有機會談改變。新教學模式以壁屋懲教所作為試點,目標為21歲以下的男囚犯。如果反應良好,將逐步推廣至其他懲教院所沿用,對象包括成年囚犯。”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