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大公訪談 > 正文

    郭德綱:我是個不愛說話的人

    2019-07-15 14:44:51大公網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郭德綱認為,德云社的成功在于守規矩\大公報實習記者曹嘉鑫攝

    “為了今天這事我糾結了好久,因為要穿正裝,還要如何如何,我心說這不得把我累死嗎?”

    脫了大褂換上西裝,但只要一開口,就知道這還是郭德綱。

    郭德綱和于謙─這對撐起相聲一片天的組合,近日分別獲得中國澳大利亞商會(China-Australia Chamber of Commerce)授予的“榮譽文化大使”、“榮譽友誼大使”稱號,成為中澳文化交流的代言人。\大公報記者 賈 磊、李曉蓉

    對大部分人來說,郭德綱的故事始于二○○五年。這位從“天橋樂茶園”里冒出來的“非著名相聲演員”,讓沉寂的相聲回歸大眾視野。在臺上,他靠說話就能讓全場爆笑,帶著幾百名相聲演員以此為生;在臺下,卻總說自己性格內向,不愛說話,感嘆相聲還在低谷,要捧好自己的飯碗。

    海外商演從澳洲破冰

    二0一0年,德云社開始海外巡演,澳洲是第一站。“我說可以試一試,之前(對澳洲)一無所知。”郭德綱覺得海外商演對相聲本身就有意義,機緣巧合讓澳洲成為破冰之旅。

    這一演,讓他發現“廣闊天地、大有作為”,華人在萬里他鄉聽相聲,那種感慨和高興是國內演出達不到的效果。首次演出時,觀眾的車輛一直停到高速公路旁,澳方的場館管理者還破天荒地一起加班,保證演出進行。更多的生意隨之而來:德云社第一個海外分社落戶墨爾本、開辦電影公司、做紅酒、薰衣草小熊等澳洲特產。

    二0一六年,德云社成立二十周年,在海外演了一百一十場。郭德綱每年都去澳洲住一段時間,“覺得好像從小跟那兒熟似的,其實也就十年的光景。”

    有的事看起來不同,本質上一致,比如相聲的“包袱”,綜藝的“哏”,說唱的punchline(炸點),諷刺和幽默在不同的年代都是緩解焦慮的出口。當德云社的年輕演員把傳統相聲《報菜名》改編成rap表現,同樣能點燃觀眾情緒。年年都有新的喜劇節目和演員冒出來,但在郭德綱看來,至少相聲還在低谷。

    “可能只是我們還好一點,德云社就我們這些個演員們還能靠相聲吃飯。”他說很多同行依然很難靠這門技藝養家餬口,“每次提到這我都覺得很沉重,特別沉重,一個一百多年歷史的傳統技藝,現在到這個狀態下其實還是很尷尬。”

    尷尬之處恰恰在于相聲不會滅亡,也不會特別好。郭德綱和于謙都認為,相聲好了應該是萬紫千紅,各個團體都能商演,都有自己的粉絲,但目前還是只有一個德云社。

    出書、拍電影、做節目、付費音頻、拍Vlog……不僅是相聲,這個時代的內容形式,德云社幾乎都嘗試過,很難定義德云社究竟是個傳統相聲社團,還是個現代的演藝公司。

    德云社創立以來,海外演出已逾百場/網絡圖片

    “角兒”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德云社也是企業管理制。”郭德綱的回答很明確,哪怕是清朝的京劇、相聲團體,也是企業管理制。藝術類院團一定要明星挑班,“角兒”的制度是亙古不變的道理。“一個劇團可能三百個演員里,有兩百多個出色的藝術家,但挑班的‘角兒’只有一人。”

    “比如梅蘭芳先生的劇團好幾百人,幾乎都是藝術家,但觀眾還是會說要去看梅先生。”郭德綱說,沒有這個中心點,一班人都不會有飯吃。

    郭德綱認為德云社的成功在于守規矩,臺上的每道關、每個環節其實都是沿襲傳統做法,不成功就因為是外行,沒有完全按照現成的路去走。

    曾有方言笑星問郭德綱,自己什么時候能走遍全世界,“為什么要走遍全世界?你都說了你是個方言笑星,有你一碗飯,在家里吃好就好了,干嘛要走遍全世界?沒活明白。”

    但他不排斥徒弟們的包袱里有方言,比如岳云鵬就會在相聲中穿插閩南語歌曲,模仿各地方言的“倒口”,更是在相聲里比比皆是。“能說點方言也挺好,但把普通話全部拋棄,一個北京孩子在家里跟瘋了似的要弄段粵語相聲,那就是不缺錢啊,大可不必。”

    不說相聲可能去當作家

    圖:二0一八年,郭德綱在澳洲悉尼演出現場照,圖中人山人海,座無虛席\受訪者供圖

    友善、得體、溫文爾雅,這些可能從來不是郭德綱的特質。年輕時經歷過落魄坎坷,今天的他會說,努力這些年,就是為了能靜坐家中看花看一下午。

    “我是個沒有追求的人。”說是企業管理,但郭德綱不要求德云社業績要如何如何,“我這個人生性愚鈍,我老說自己內向,一聽都樂,我是這么種性格,今天就說今天,就跟過日子一樣。”

    他愛看書,也寫書,說自己不做藝人,可能去當個作家。“我初中二年級就從學校光榮退休了,所以文憑這東西跟我也沒什么緣分。”他自認唯一的優點就是喜歡看書,在北京顛沛流離有上頓沒下頓的時候,也隨身帶著很多從小攢著的書。

    兒子郭麒麟告訴他選擇不上大學去說相聲,郭德綱的反應是:不上學可以,我尊重你,但一定要念書。每年德云社招考,幾乎人人是大學生,起碼十分之一是從英國美國回來的博士碩士。“來了說我們要學相聲,我說你瘋了,你爸爸花那么多錢送你到美國去上學,你是個博士你回來要說相聲為什么?他們說沒有飯啊。”

    “不是個做生意的人”、“對錢不感興趣”、“不愛說話,也沒有朋友”、“特別乏味、特別無聊”,是郭德綱給真實自己的標簽。在流行人設的當下,郭德綱和他的徒弟們不諱言學歷低、出身草根,也紛紛成了名,甚至走出相聲圈,成了娛樂明星。

    他很少在外跟人吃飯,商演合同里也一定有一條:嚴禁與陌生人共餐。“本省首富跟我有什么關系?如果桌上有個陌生人我一定問他,是你走是我走?我就是這么一個很討厭的人。”

    郭德綱想過的日子就是在書房坐著,“回頭一看窗臺放盆花,中午吃完飯看太陽照著花上,能一直看到太陽落山,誰也不要打擾我。這就是我的人生。”

    責任編輯:李孟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