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大公訪談 > 正文

    專訪劉慈欣:如果沒有改革開放,我可能是一名煤礦工人

    2018-11-08 13:51:12大公網 作者:李曉蓉、張菡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編者按】2018年11月8日晚,劉慈欣被授予2018年克拉克想象力服務社會獎(ClarkeAwardforImaginationinServicetoSociety),以表彰其在科幻小說創作領域做出的貢獻??死霜動砂⑸?middot;克拉克基金會設立,不定期評選終身成就獎、想象力服務社會獎、及創新者獎三大獎項,以表彰世界上最卓越并最富創造力的思想家、科學家、作家、技術專家、商業領袖以及創新者。

    大公網11月8日訊(記者 李曉蓉 張菡)9月中旬,剛剛結束外地考察,還沒來得及回家的劉慈欣便趕赴北京,與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和來自國際科學理事會等22個國際組織及37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們一道共赴一場全球性會議之約。會中間隙,劉慈欣在其下榻的酒店接受了我們的專訪。 

    劉慈欣在其下榻的酒店接受了我們的專訪/大公網記者王萍攝 

    “改革開放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如果沒有改革開放,我的生活肯定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應該比現在差得多。”在這家國際型酒店十層敞闊的房間里,起初略顯內向、靦腆的劉慈欣似乎被這個話題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能不能活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又補充道。 

    當我們把時間撥回到四十年前的1978年,我們發現一個關于科幻作家劉慈欣的故事才真正被打開。 

    改革開放 命運轉折的分水嶺 

    那一年,“60后”的劉慈欣剛剛十五歲。按照改革開放前的生命邏輯,作為一名煤炭工人的子女,如果沒有高考,他很可能要接父親的班,成為一名煤礦工人。 

    以當時的井下條件而言,采煤是一項“高危”作業,不僅沒有自動化的機械,甚至連生命安全都沒有保障。在劉慈欣的記憶中,父親下井受傷是常有的事。 

    “父親的經歷告訴我,你不可能在井下干了30年一次傷都沒有受過,不可能。”劉慈欣自述,改革開放四十年,最主要的影響還是讓他看到了外部的世界,并且接觸到了現代文明的方方面面,甚至讓他有機會走出國門去體驗外面的世界,而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讓他接觸到了科幻文學。 

    “假如沒有改革開放,科幻小說是不會在中國再次出現的,中國也不會有科幻文學。”劉慈欣表示,從大量接觸科幻作品到成為科幻迷,再到成為科幻作家,時代的烙印不可謂不強。 

    “它讓我們由一個生活相對貧乏、貧困的時代,走進到一個生活迅速走向富足的時代,這是每個人都能感覺到的。由一個在文化上相對封閉的國度走向一個開放的、能夠面向世界接受所有信息的時代。”劉慈欣感慨道。 

    1989年,劉慈欣第一篇科幻文學作品的誕生標志著他正式從讀者向作家身份的轉變。在此后的寫作生涯中,他的數篇作品問世,其中包括7部長篇小說,9部作品集,16篇中篇小說,19篇短篇小說,以及部分評論文章。 

    在劉慈欣眾多的優秀作品中,《三體》無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通過兩個文明的碰撞與博弈,揭示出人性的深刻與復雜;通過對宇宙規則的思考與探尋,展露出未來的冰冷與殘酷。以“硬科幻”為核心,書寫了一部從上世紀60年代到宇宙終點的“未來史”。 

    《三體》的成功使其收獲了一批“大咖粉”,比如騰訊的董事長馬化騰,小米的董事長雷軍,360的董事長周鴻祎等。 

    《三體》大熱 源于快速現代化進程 

    “快速現代化進程發展到今天,深刻改變了中國人的思維方式,特別是年輕一代的思維方式。”《三體》大熱背后,有著多方面的原因,但在劉慈欣看來,其深層次的原因是改革開放以后中國進入到了一個快速現代化進程之中。 

    劉慈欣指出,這種改變讓人們以更廣闊的視角看到了外部世界,進而讓人們每天所關注的不只是周圍與自己密切相關的東西,也關注一些更遠、更廣泛的東西,“從身份認同來說,他們不僅僅把自己當做中國人,而是當做全人類的一員。” 

    在劉慈欣看來,這種改變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讓中國社會和人民生活有一種強烈的未來感。“以前生活變化不大,人們對未來關注也不多,但是今天的生活發生著快速的變化,這個變化日新月異。在這種情況下,未來會是什么樣,人們就會很感興趣,未來充滿了吸引力。”劉慈欣指出,雖然這個未來不全是正面的、也面對著很大的風險、有很多的陷阱,但是它也有著同樣多的希望讓人向往。 

    談及《三體》的創作靈感,劉慈欣表示,除了對三體問題的震撼,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在他看來:外星文明其實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外星文明并不是一件虛無縹緲的,只屬于未來的事情。外星文明其實是我們人類文明,甚至包括我們每個人的生活,所面臨的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劉慈欣感慨道,人類對目前社會所面臨的比如氣候變暖、環境污染、恐怖主義等都或多或少都有一點準備,而對外星文明卻缺少應對機制。 

    劉慈欣認為,外星文明一旦出現,對整個社會、政治、經濟、文化所產生的影響是難以想象的。而目前面對這么一個“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人們的冷漠是難以想象的,國際社會也并沒有給予相應的重視。 

    “沒有一個國家或者政府哪怕成立一個象征性的機構,來應對外星文明,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提出這方面的研究。”劉慈欣指出,各個大學里面關于外星文明的學科亦相對較少。種種“冷漠”讓他吃驚之余,也萌生了創作的沖動。 

    這種憂慮在談及當下前沿的科幻文學時,表現的更為突出。 

    科幻作品變“內向” 探索的熱情在減退 

    2015年8月23日,憑借作品《三體:地球往事》,劉慈欣榮獲第73屆“雨果獎”最佳長篇故事獎。作為第一個獲得此殊榮的亞洲作家,劉慈欣在蜚聲海外的同時也將這個名聲在“外”的國際性大獎拉進了中國人的視野。 

    “雨果獎”有著科幻界的“奧斯卡”美譽,與“星云獎”并稱美國科幻界的最高獎項,其獲獎作品歷來都是科幻文學的標桿,獲獎作者更是堪稱世界頂級的科幻大師。 

    但是近幾年來,雨果獎的獲獎作品在劉慈欣眼中失去了原有的味道。在劉慈欣看來,美國科幻界,這個科幻小說生長沃土的地方正在面臨著看不見的“后退”,美國的科幻變得越來越“內向”。 

    面對我們的鏡頭,劉慈欣坦言,“科幻文學變得,至少對我這樣曾經的科幻迷來說已經很陌生了,已經不是我當初喜歡的科幻小說了。” 

    2016-2018年,黑人女作家N•K•杰米辛(N.K. Jemisin)接連三年斬獲“雨果獎”,她的獲獎作品《破碎的星球》三部曲描繪了一部與壓迫力量斗爭的史詩。其中的故事情節反映了一系列美國社會中存在的現實問題,比如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族群壓迫。 

    在劉慈欣看來,近些年來,雨果獎的評審標準越來越關注于人的自身,它的目光不再投向那些星辰大海,不再是人類探索宇宙的激情。“但是它這么變化有它的理由。傳統的科幻小說也一直在創作,但是它無法進入美國科幻的主流了。”劉慈欣表示。 

    另一方面,現代工業革命,特別是信息時代的來臨使得大量原本只能存在科幻小說中的情節被拖拽進了現實,科幻小說的“神秘感”在一天天的消失。 

    談及“90后”甚至“00后”這些新一代群體,劉慈欣感慨,他們生活在一個充滿了科幻氛圍的環境中。“科幻作為一種思維方式,或者說作為一種文化,甚至作為一種商業標簽,他們一生下來就很熟悉了。”新一代眼中的科學變得不再冰冷而遙遠,它不再是紐約時代廣場那個光鮮亮麗的廣告牌,而是一小塊可以捏在手中任意把玩的信息屏。 

    在劉慈欣看來,神奇感一旦消失,對科幻的打擊是致命的。雖然科幻文學界也采用各種方法來避免這種影響,但是效果并不好。“我認為科幻作為一個文學題材在新一代人中可能會漸漸衰落,但是科幻作為一種思維方式,甚至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它會比以前更廣泛被人們所接受。”劉慈欣表示。 

    此外,談及可能來臨的AI、VR時代,劉慈欣一方面肯定技術發展帶給人類舒適便捷同時,也表現出了一些擔憂。 

    “VR和AI結合起來會讓我們越來越隨時隨地去體驗各種遠距離的場景,最后的直接結果很可能我們一輩子就呆在家里不用走出家門,我們就可以體驗遍全世界,也會讓人給我們送來生活必需品。”他同時指出,科技的發達會反過來蠶食人的主觀能動性,這種社會剝離感的培養會讓人類變得越來越內向,失去向外太空、向宇宙的開拓精神和探索欲望,在劉慈欣眼中,這對整個人類文明發展可能是很致命的。 

    “人的惰性是很強的,如果我們不走出地球向太空中尋找自己新的生存空間,短時間看一兩千年內甚至一萬年內問題不大,再往長遠看肯定是人類文明的一條死路。” 

    未來無法預測 要讓思想保持活力 

    在我們的訪談中,關于未來,劉慈欣出現最多的詞匯是“無法預測”、“很難預測”、“預測未來幾乎是不可能”。 

    劉慈欣稱自己從來不做三十年以后的打算,因為這個時代變化得太快了,別說三十年以后,就是十年以后會變成什么樣都不得而知,這種打算很可能是白費力氣。“10多年前我每天趴在電腦面前,我理所當然地認為10年以后我周圍的電腦更多了,面前的屏幕更大了,我每天趴在電腦前的時間更多了,但事實上不是這樣,移動通訊代替了固定的網絡,手機反而變成了個體的一部分,所以這些東西真的很難預測。”劉慈欣舉例說。 

    在他看來,未來無法預測的另一個原因是在目前的技術發展過程中,很多關鍵點都面臨著質的突破,任何一點突破都極有可能會改變目前的生活狀態。 

    劉慈欣列舉了他認為5到10年后能夠真正改變人們思維和生活的幾項關鍵技術,如人工智能、VR、還有正在發展的生物基因等。但具體是怎么改變的,科幻作家的思維無法給出答復。 

    未來雖然無法預測,但作為一個個體如何跟上這個時代,更好去適應未來的發展,劉慈欣指出,首先要保持自己思想的活力。 

    “傳統的知識,依靠記憶性獲得的知識越來越不重要了。”想象力以及創新力正變得越來越重要,“我們要讓自己適應這種趨勢,讓自己的學習方式和思維結構順應這樣的趨勢”。 

    此外,在劉慈欣看來,適應未來生活最大的障礙,比知識障礙更大的是否定人性的變化。正如《三體》中所談及的: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在他看來,隨著文明的發展和技術的突破,人性會在此過程中不斷推演前進,而世人眼中的衡量標準亦會發生變化。如果不能以發展的眼光來看待事物,總是停留在過去的偏見中,以蒙昧代替科學,以主觀代替客觀,拒絕任何改變,那么 

    “未來好與不好,光明與黑暗,正義與非正義,這些評價是要發生變化的,這個變化是最難讓人接受的,但是它還是會發生。” 

    如今雖然要在各地不停行走,但劉慈欣表示,并不會將自己的家搬到諸如北京、上海這種大城市,還是會留在山西陽泉這個小城。他給出的理由是,寫科幻并不一定要在最繁華的大城市,比如身為科幻界三巨頭之一的阿瑟•克拉克就在遠離都市的斯里蘭卡小漁村寫下了許多氣勢恢宏的科幻名篇。在一個偏僻的地方,能夠拋開一切雜念和擾動,全心全意地去思考宇宙。其次劉慈欣認為,科幻作品和現實還是有一定距離的,前者往往是作者一個人意識反映,而后者不是,它是整個社會共同作用的產物,其中不可確定的因素太多。“科技不以個人的意識為轉移,而科幻反之。”劉慈欣表示。 

    相關:

    劉慈欣獲獎致辭:那些沒有太空航行的未來都是暗淡的

    責任編輯:齊賓遙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