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大公訪談 > 正文

    專訪丨中國唯一手語律師 為聾啞人在法制荒漠中構建一片綠洲

    2018-09-25 14:06:41大公網 作者:孟冰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中國第一位亦是唯一一位手語律師唐帥,是一名重慶的“80后”,他近日接受大公網記者專訪時坦言,全國2700萬聾啞人,相當一部分身處遠離法治社會的荒漠。執業六年來,唐帥一直致力于為聾啞人群提供法律援助并幫助他們訴訟與維權,“我可是頂著社會賦予我的‘唯一’這個頭銜,壓力有多大你能想象得到嗎?”唐帥對光環加身頗顯無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自己不再成為這個‘唯一’。” 

    唐帥向記者演示自然手語(孟冰 攝)

    “聾啞人的法治荒漠” 

    唐帥所了解的聾啞人群體,與大部分人的印象不同。在做律師之前,他曾經協助重慶市公安局刑警總隊負責辦理全重慶市38個區縣聾啞人刑事案件的翻譯和偵破工作。接觸過大量聾啞人犯罪嫌疑人的唐帥坦率地告訴記者:法治社會的光芒照射著大地,但是聾啞人群體卻被法治光芒甩在了陰暗的背后。 

    唐帥告訴記者,手語分為“自然手語”與“普通話手語”兩大類,在聾啞人的日常生活中大多使用“自然手語”,“普通話手語”僅用于較為正式的會晤場合,聾啞人文化水平普遍較低,相當一部分人看不懂“普通話手語”。在唐帥做律師之前,他接觸了上千起聾啞人案件,不僅沒遇到一個會手語的律師,甚至通曉“自然手語”的手語翻譯都寥寥無幾。 

    根據我國法律規定,在處理聾啞人案件時,必須請手語翻譯到場翻譯。而實際案例中,手語翻譯大多來自特殊教育學校的教師行業,他們不僅對法律專有名詞知之甚少,且使用的大多為“普通話手語”。“這就造成了手語翻譯與聾啞人的交流完全不對版!”唐帥情緒略顯激動地對大公網記者說:“但是手語翻譯并不會將這些如實反映到公安機關或者司法機關,這會令他們失去副業收入。他們只能連蒙帶猜翻譯聾啞人的話語??蛇@是法律!這關系到別人的生命和自由,就憑你猜?” 

    唐帥曾參加過一次庭審,旁聽時他直接打斷手語翻譯的演示,指出對方偷工減料,完全跳過了“庭審規則和被告人所享有的訴訟權利”那一大段。翻譯“唰”地紅了臉,從沒人這樣質疑過他。“長期以來,法庭上手語翻譯這一環節都無人監督、監管,這會釀成許多可怕的后果,比如證據有誤導致冤假錯案,又比如手語翻譯收受賄賂等。”唐帥直言,聾啞群體犯罪率居高不下,原因有二,其一聾啞人大部分是“法盲”,其二則是他們的法律維權之路太難導致群體性仇視司法。 

    “我一共有兩個微信號,每個微信號5000個人,幾乎全是各地聾啞人,他們又把我拉近了200多個微信群里。要在全國找一個聾啞人,就憑我一個手機,基本上都能找到相關的人。”唐帥拿著手機對大公網記者苦笑著說,當這個龐大的群體遇到法律問題,能無障礙溝通的執業律師,目前他所了解到,只有自己一位。每天向他微信求助的聾啞人不少于100名,他只能通過視頻一一解答,手語本身就比正常交流多耗費數十倍的時間,更何況相當多聾啞人毫無法律概念,他們問唐帥最“低級”的問題:“法院和檢察院有什么區別?”“有期徒刑和拘役有什么區別?”“我應該怎么報警?”……唐帥無計可施,只能用最通俗易懂的手語解釋給他們聽,幫他們撥打110報警…… 

    唐帥被拉進200余個聾啞人微信群(孟冰 攝)

    唐帥已經連續幾年沒休過周末,幾乎每天面對卷宗和手機熬到凌晨。出現在律師事務所時,他從不穿西裝皮鞋,同記者見面時,他的衣服胸口處有明顯的污漬,頭發也顯得疏于打理而泛油光,可他都沒心思管。 

    “我一個人服務2700萬聾啞人,我不可能懈怠,但即使我有三頭六臂也忙不過來。”唐帥說,有一天晚上自己失眠,就翻出鄧小平紀錄片觀看,當他看到鄧小平對撒切爾夫人說“港人治港,50年不變”時,他忽然得到啟迪:如果能讓聾啞人幫助聾啞人,會不會效果更好? 

    他雇傭了一批聾啞大學生(孟冰 攝)

    去年,他從重慶師范學院招聘5個聾人大學生。唐帥發給他們生活補助,讓律師給他們講課,在PPT上打字釋疑。如今,他們成了唐帥的助理,能在線上線下給聾人解答簡單的法律問題。“讓聾啞人幫助聾啞人,同時也給聾啞人一個學習和工作的機會,這是一件對社會雙盈的事情。”唐帥說。 

    媒體稱唐帥為“唯一的手語律師”,但他的所有努力,是為了不讓自己成為“唯一”。 

    自籌經費拍攝普法宣傳片 

    針對聾啞人文化素質低,唐帥還出資推出了“幫眾法律服務”微信公眾號,公眾號的功能是可以視頻面對面咨詢,以更便捷的方式給聾啞人提供更好的法津幫助。按照《重慶市律師服務收費指導標準》,律師咨詢收費500——5000元/小時,而唐帥的公眾號針對聾啞人咨詢僅收費不到20元/小時。 

    唐帥案頭堆積如山的案卷(孟冰 攝)

    當被問及收費是否過低時,唐帥苦笑著說:“賺錢?我做的這件事和賺錢沒有關系。微信公眾號的籌建和后期運營,我花費近200萬人民幣;我還自己出資拍攝了針對聾啞人的普法欄目系列《手把手吃糖》,上傳到各大視頻網站,拍攝一集大約花費六萬元人民幣……因此對聾啞人的法律咨詢只是‘象征性’收費而已。” 

    唐帥希望多為聾啞人做點“實質性的普法”。在唐帥的普法欄目《手把手吃糖》中,唐帥用大灰狼和小白兔的漫畫介紹了什么是“龐氏騙局”,他自稱為“糖”,使用簡單易懂的自然手語,希望節目就像糖果一樣,每個聾人都吃得下去。一期節目,唐帥要錄兩遍。屏幕左邊的他,穿黑色律師袍,戴紅色領巾,說普通話。屏幕右邊的他,穿黑色休閑服,戴紅色圍巾,使用自然手語手勢飛舞,眼神和嘴唇仿佛也在交流。節目還配上了字幕和動畫,滿足聾人群體的所有需求。 

    唐帥告訴大公網記者,希望聾啞群體可以得到社會更多關注(孟冰 攝)

    唐帥告訴記者,除了做聾啞人的辯護律師外,他還在當地刑事案件代理方面頗有名氣,“我常說我是‘劫富濟貧’,找我代理的非聾啞刑事案件都是一口價,我把這些律師收入幾乎全部投入到聾啞人的法律援助中。” 

    做這些普法工作,幾乎占用了唐帥的所有業余時間。有時候,他感到難以為繼,“年輕人有的活動,自己幾乎都沒有”。車早就舊了,他舍不得換。支撐著他的動力只有一個——“假如真的就這么一個手語律師,我不做,良心上過不去”。 

    責任編輯:齊賓遙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