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大公訪談 > 正文

    [改革開放四十年] 專訪皇甫平:突圍利益藩籬 思想須再解放

    2018-02-28 13:40:00文匯報 作者:張帥、凱雷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編者按: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前的1978年12月18日,中共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了改革開放的大幕。中國40年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推動了整個國家從以階級斗爭為綱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從閉關鎖國轉向全方位開放、從人治走向法治、從貧窮落后轉向小康五大轉變,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建設等各方面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不僅讓中國完成了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歷史性飛躍,也給全世界帶來了巨大的發展機遇。在紀念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香港文匯報推出“改革開放40年之─富強中國惠及世界”系列報道,重溫歷史、前瞻未來。

      周瑞金指,解放思想是改革開放的火車頭,這是積40年改革開放實踐的一條基本經驗。圖為一列高速綜合檢測列車在寶蘭高鐵上行駛。 資料圖片

    上世紀90年代初,中國改革陷入“向何處去”的迷惘,周瑞金以一組署名“皇甫平”的改革開放系列評論文章,在推動當代中國的第二次思想解放中發揮獨特作用。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香港文匯報獨家專訪“皇甫平”。今年79歲的周瑞金談及改革與思想解放的關系依然擲地有聲:“解放思想是改革開放的火車頭,這是積40年改革開放實踐的一條基本經驗!”周瑞金說,2018年中國再次踏上改革新的歷史起點,面臨包括對外開放等重點領域體制機制的全面深化改革,就需要再一次敢試、敢闖、敢“冒”、敢于自我革命,再次思想解放,發揮新聞輿論的先導作用,努力為新時代的解放思想、改革開放鼓與呼。

      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中央深改組第二次會議上指出,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強調推動“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實”,為下一步改革發展指明了方向,發出了深化改革新的動員令。周瑞金說,歷史昭示,沒有思想解放就沒有改革開放。思想解放是改革的先聲,從“不改革開放,只能是死路一條”的大聲疾呼,到習近平總書記“思想再解放”的要求,正是擊中要害,沒有思想上的勇于破冰,就難言從利益藩籬里突圍。

      改革是須臾難離的法寶

      周瑞金引述鄧小平的話強調,“生產力方面的革命是很重要的革命,從歷史的發展來講是最根本的革命。”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明確提出改革是第二次革命,要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過去只講發展生產力,其實還有解放生產力問題。我們黨帶領中國人民進行改革開放,就是一場新的生產力方面的偉大革命。最近,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必須以黨的自我革命來推動黨領導人民進行的偉大社會革命”,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社會革命將發揮“推進器”的作用。

      周瑞金

    周瑞金說,應當從這個角度來理解改革是第二次革命,明了改革開放40年后下一步改革的方向與路標,也就是說,對不適合生產力發展的經濟體制、政治體制、社會體制、文化體制、生態文明體制的改革,就是第二次革命。正是基于此,改革開放是須臾離不開的法寶,也是求得振興的唯一出路,他引用當年的“皇甫平”評論強調:何以解憂,唯有改革!

    27年前的改革十字路口,時任《解放日報》黨委書記兼副總編輯的周瑞金,與當時上海市委政策研究室的施芝鴻和《解放日報》評論部的凌河一道,以“皇甫平”為筆名在《解放日報》頭版相繼發表了四篇呼喚改革的評論文章,針砭時弊,鼓吹改革開放,從而引發了一場思想交鋒,也成為1992年春鄧小平南巡講話的先聲。

    2006年1月,針對社會上出現的以反思改革名義否定市場化改革的大爭論,署名皇甫平的評論文章《中國改革不可動搖》,鮮明地回擊了當時的錯誤思潮,再次引起了社會強烈反響。談到皇甫平在幾次關鍵歷史節點發聲,周瑞金向香港文匯報記者表示:“作為在黨的地方機關報和中央機關報工作了一輩子的老報人,我深深體會到:主流媒體的新聞輿論工作,要敢為天下先,引領全社會解放思想,為改革開放鼓與呼,在社會歷史緊要關頭發揮先導作用,成為時代的晴雨表、社會的風向標。這是執政黨新聞工作者應盡的社會責任。”

    理論創新助力涉深水區

    周瑞金說,中共十八大組成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堅強領導新集體,決心以改革精神、改革思維和改革勇氣,啃硬骨頭,涉深水區,全面深化改革。十八屆三中全會在各種思想爭論紛紜中形成了新的理論創新,提出了“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的作用”的重大理論觀點,以進一步解放思想、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解放和增強社會活力,在全黨形成新的改革共識。十八屆三中全會部署的全面深化改革,是以經濟體制改革為重點,以協同推進經濟體制、政治體制、文化體制、社會體制、生態文明體制、國防軍隊體制和黨的建設制度改革為主要內容的全面性、系統性、整體性改革,改革涉及的領域之多、范圍之廣前所未有。這是自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就改革作出的最全面最系統的一次部署。

    他表示,正因為如此,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成為中國在新的歷史起點的全面深化改革的行動綱領,堅定了全黨和全國人民的改革信心,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更有力的措施和辦法推進五位一體的改革。

    “行動是檢驗決心的唯一標準”

    古語云:知之愈明,則行之愈篤;行之愈篤,則知之益明。周瑞金表示,如果說改革之初的口號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那麼今天,在改革的第四個十年這個新的歷史起點上,要有一個類似的口號,那就是“行動是檢驗決心的唯一標準”。

    “中共十八大以來,我們看到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中央領導班子,不是擊鼓傳花的班子,也不是安于現狀的班子,而是一個勵精圖治、有所作為的堅強的領導班子。”周瑞金指出,改革的關鍵還是看行動。行動上勇于破除思想觀念的障礙,方能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

    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作出《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決定》),吹響了全面深化改革的集結號。周瑞金指出,《決定》提出了全面性、系統性、整體性的改革,涉及范圍廣、領域多,任務繁重,落實艱難。所以,習近平總書記也特別強調:“光有立場和態度還不行,必須有實實在在的舉措。行動最有說服力。”

    突破限制提出舉措

    周瑞金表示,從組織上保證《決定》的要求落到實處,中央成立了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負責改革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上下一心,黨政各級領導也一定要有自我革新的勇氣和胸懷,跳出條條框框限制,克服部門利益掣肘,以積極主動精神研究和提出改革舉措。

    “《決定》中寫了那麼多的愿景、決心、舉措,都要靠實際行動來實現。有句耳熟能詳的話叫“一步實際行動勝過一打綱領”。形成一個好的改革決定文件不容易,但真正切實行動起來進行落地更難,也更見功夫!”周瑞金稱。

    貧富跨代亟待解決

      中國社會出現的貧富代際轉移現象令人憂心。圖為寧夏一間小學的學生在排隊領取國家提供的營養餐。/資料圖片

    近年來中國的貧富差距逐漸拉大,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堅尼系數達到0.467,而且已經連續兩年上升。“官二代、富二代、貧二代、農二代,代代相傳。公共輿論里,如今經??梢钥吹?ldquo;X二代”的問題。”作為老報人,周瑞金65歲退休之后還一直在關注網絡熱點。“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少壯不努力,一生在內地”......從互聯網上,他看到很多這樣“接地氣”的段子。在他看來,近年來社會“拼爹游戲”不斷升級,正是中國社會的土壤已經開始板結、僵化的反應。而在此背景下,中國公眾已經習慣性地把對富且貴的“代際遺傳”不滿情緒,釋放到任何一件事件和事故中。對政府出臺的任何一項決策、改革措施,翻看微博、論壇或網民留言板,總會有“我不相信”的反應。

    周瑞金指出,情緒化表達的背后,是中國當前面臨的“貧富差距拉大”、“社會事業滯后”等事實。勇于解決這樣一些最迫切、公眾反應最激烈的“發展以后的問題”,需要貧富地區之間、城鄉之間教育資源的均衡配置,需要擴大市場準入、減少權力尋租和國有資本的壟斷,需要公務員和事業單位錄用的公正、開放,需要干部選拔制度的規則化、透明化。

    他同時強調,共同富裕的問題不僅是財產分配的問題,而是需要整個體制改革,使社會體現公平正義。在深化改革進程中,要利用這些問題倒逼改革,解決經濟改革單兵突進,其他改革步履滯緩的“瘸腿”效應。

    【微觀點】緣何此時采訪皇甫平

    香港文匯報記者楊帆

    27年前的初春,由周瑞金牽頭,“皇甫平”在上?!督夥湃請蟆愤B續發表系列署名評論文章,大膽提出發展市場經濟,掀起了新一輪解放思想,為改革開放新階段吹響了思想號角。“皇甫平”也因此成為改革開放進程中的一段佳話,思想解放的一個特定名詞。

    事實上,回顧40年歷程,改革開放的每一次進步,都離不開思想理念的先導力量。如果沒有“真理標準”的大討論,中國就不可能沖破“兩個凡是”的思想桎梏,開啟改革開放的歷史序幕;如果沒有跳出姓“社”姓“資”、姓“公”姓“私”的觀念束縛,中國就無法為市場經濟、多種所有制掃清意識形態上的藩籬;如果沒有人權認知、物權觀念、法治精神的提升,中國就不可能將保障人權、保護私有財產權寫入憲法,不可能提出建設“法治國家”等改革目標。從一定程度上看,40年改革成就的取得,首先應拜思想解放之賜。如果沒有思想的涅盤,就沒有中國改革的脫胎換骨。

    當下,適值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重要節點。要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這一總目標,接下來的改革可謂任重道遠。曾經掛帥數十年的“計劃經濟”模式及“左”的思想很難輕易退場,加之長達千載的“人治”觀念、官本位文化死而不僵,思想變革中的時空張力和新舊碰撞始終存在?,F實改革中之所以出現空轉或遲緩現象,一些思想仍未擺脫舊有慣性,共識一時難以達成或鞏固,無疑是重要原因之一。

    今年伊始,習近平在中央深改組會議上提出“思想再解放”,顯然是有的放矢。中國若能掀起新一輪思想解放運動,甩掉理念舊包袱輕裝前進,當是對改革開放40周年的最好紀念。這也是香港文匯報記者在此時選擇采訪“皇甫平”的初衷。

    【人物簡介】周瑞金

    1939年10月,周瑞金生于浙江平陽縣。從復旦大學新聞系畢業后分配到《解放日報》,后主持《解放日報》工作,1993年調任《人民日報》副總編輯。1991年春節過后,時任《解放日報》黨委書記兼副總編輯的周瑞金,以“皇甫平”的筆名主持撰寫了《做改革開放的“帶頭羊”》、《改革開放要有新思路》、《擴大開放的意識要更強些》、《改革開放需要大批德才兼備的干部》四篇評論文章,一掃當時輿論上對改革開放欲言又止的沉悶氣氛,構成了名振一時的“皇甫平系列評論”,被認為繼《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之后,推動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二次思想解放。

      香港文匯報2月28日A5版截圖

    責任編輯:史亞會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