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國際 > 正文

    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中美走向緩和將令澳尷尬

    2021-11-18 09:49:12參考消息網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網站11月15日發表題為《中美關系解凍將令澳大利亞左右為難》的文章,作者系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芮捷銳。全文摘編如下:

      人們可以想象最近堪培拉高層外交政策圈內的景象——人們就像走進清潔工具間,互相碰撞,分不清方向,摸不著頭腦。情況本不該這樣。

      首先,美國和中國宣布了一項為期20年的大型液化天然氣協議。然后,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上,美國和中國透露,數月來它們一直在秘密合作,推動達成一項減少甲烷排放的全球倡議。

      中美元首舉行視頻會晤,此前他們已經通過電話交談了兩次。澳大利亞不在拜登的“涉及范圍之內”。

      幾個月來,美國和中國正在尋求達成新的和解的跡象一直很明顯。雙方高級官員增加了會晤的頻率。

      如今,這屆美國政府談論更多的是與中國的合作而不是競爭。遏制已經從其詞匯中消失。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駁斥了有關新冷戰的說法。

      美國總統記不清澳大利亞總理的名字,但他渴望安撫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而且還給了澳大利亞一個耳光,因為澳大利亞在澳英美聯盟問題上令他尷尬。

      這就是大國政治的世界。用一句老掉牙的話來說就是,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堪培拉面臨的困難在于,如今以及一段時間以來,它對澳大利亞在新的多極世界中如何順利前行沒有一個主導性的設想。上周,澳大利亞前總理保羅·基廷試圖為堪培拉提供一個當代概念框架,以此幫助人們理解所有這一切。但澳大利亞現任總理和國防部長非但沒有接納,反而展開了幼稚的謾罵。

      我在去年美國總統大選前出版的書中指出,澳大利亞需要警惕美國在這個任期內——不管是特朗普還是拜登當政——極有可能重啟對華關系。

      這樣做不是因為它對中國及其對美國全球主導地位的挑戰改變了看法,而是因為遏制沒有奏效。

      更糟糕的是,在某些方面,這種做法還適得其反,比如鼓勵中國在人工智能和半導體領域與其脫鉤并加倍努力。

      正如溫斯頓·丘吉爾曾經說過的那樣,一旦美國窮盡所有可選方案后,它就會去做正確的事情。

    責任編輯:李孟展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