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新聞 > 港聞 > 正文

    香港市民亂投喂致野豬到處出沒 人道毀滅引發輿論分歧

    2021-11-15 04:26:34大公報 作者:黃浩輝、周揚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大公報突發組(圖)

      野豬繁殖速度遠超漁護署過往的野豬避孕計劃,數目十年暴增十倍,市區“人豬大戰”成災,上周有野豬走入民居咬傷警員,漁護署日前宣布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并將其人道毀滅,引起坊間熱議。大公報記者到田灣石排灣道一帶了解,發現野豬擾民與人為喂飼有關,在現場目擊多名市民幾乎每日定點定時喂飼,吸引野豬聚集“喂飯區”,兒童游樂場更淪為野豬游樂場,野豬團隊亦肆無忌憚穿梭于馬路,對駕駛者及居民構成嚴重影響。

      有市民認為人道毀滅野豬太殘忍,建議政府可開辟“野豬動物園”;亦有市民認為人為喂飼使野豬失去覓食能力,繼而走進社區摷垃圾桶擾民,現時56個野豬滋擾黑點并沒有列入禁喂區,市民建議擴大禁喂區或提高違法喂飼野生動物的罰則。

      定時定點 豬群守候等食

      記者日前在野豬出沒黑點之一,石排灣道游樂場一帶觀察,發現一名年約七旬的老婦手持黑色環保袋和紅白尼龍袋,下午五時半左右走往石排灣道的路邊,守候多時的六只大野豬和小野豬,在遠處看見“女主人”出現,猶如寵物般蜂擁而上包圍她,其間一只身形近50公斤的野豬更從對面的游樂場行人路闖過馬路,飛奔至“女主人”身邊,跟隨其步伐等待食物。老婦以手勢指示野豬后退,又以熟練手法,將身上兩大袋食物倒在地上,聚集的野豬們大飽口福,她喂飼后離開,并在遠處觀望。

      翌日,記者再到該處等候老婦,其間目睹一名游樂場女保安手持鐵叉敲擊地面發出聲響,驅散想闖入的數只小野豬,但人豬對峙一陣子,小野豬趁保安員一轉身,一支箭跑入游樂場搗亂:“朝早又入,夜晚又入,入咗公園唔怕你,呢隻豬仔最肥最惡,我而家手上拿住鐵叉都唔驚,試過一家大細七只野豬走入嚟游樂場揾食,嚇到啲小朋友喊曬。”公園清潔嬸嬸亦指野豬吃光園內花卉,在草叢上嬉戲奔跑,又會翻土覓找蟲子等食物,令游樂場大亂。記者走近觀察野豬,野豬誤以為記者是“主人”會喂飼食物,眼神一直盯著并跟隨記者不離開,甚至舐記者腳部“撒嬌”,可見野豬已慣被人喂飼。

      張姓女保安表示每日約五時會有人在附近喂飼,除了一名阿婆定時定點喂飼,亦見過一位男人站在山坡上灑食物喂飼,“啲野豬都唔驚人,好心啲人唔好再喂啦,過度喂飼,搞到野豬數目急速增長,牠們嘅行為有時具侵略性,之前有警察被咬傷,我真係驚,下一個會唔會輪到我。”

      喂叉燒包 離譜“豬食豬”

      女保安講述市民非法餵飼野豬期間,一輛白色的七人車駛至游樂場附近停下,一名年約五旬男子落車,手持食物并隔住鐵欄喂飼游樂場內的野豬。

      記者見狀上前問及為何喂飼,他慌稱:“我今朝飲茶食剩兩個叉燒包,食唔曬,咪拎來喂嚇。我唔係成日走嚟喂,我而家趕時間要走。”記者追問是否知悉喂飼野生動物的行為是違法,他說:“我知違法,梗係知啦!”答畢便急步上車離開現場。

      市區野豬格殺令 社會意見分歧

      對于漁護署日前宣布,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并人道毀滅,有居民對措施反應不一,有市民認為做法殘忍,認為可以加強捕捉及絕育,亦有市民贊成新措施,認為野豬有襲擊性,若兒童被襲,后果將會非常嚴重。

      吁建野豬公園 開放參觀

      大公報記者昨日到經常有野豬出沒的石排灣道一帶,一名七旬老伯林先生表示:“我贊成政府捉到野豬后,將牠們人道毀滅,現時太多野豬,四處破壞和襲擊市民。”他指出每日都會來公園看報紙,但目擊野豬頻頻走進公園破壞花草樹木,工人需要重新種植,浪費公帑:“雖然這個公園不是很大,但都浪費納稅人的金錢,我唔驚啲野豬,但我都見過有小朋友被野豬圍,嚇到喊。”

      居住在田灣的陳小姐表示,不時看見野豬走進公園或在馬路上徘徊,影響交通,但對漁護署將野豬人道毀滅的措施感到殘忍,認為如果野豬沒攻擊人,未必需要人道毀滅。她認為政府可以捕捉野豬后將牠們絕育,并且集中一起喂養,建立一個野豬動物公園,再開放給喜愛的市民喂飼。

      石排灣道游樂場一名女保安員表示,對于經常有野豬在游樂場內出沒,她們都會將牠們趕出場內,雖然感到有點害怕,但擔心小朋友受到攻擊,不過若將捕捉的野豬人道毀滅則覺得殘忍,但又同時擔心太多野豬造成擾民,對漁護署的做法感到兩難。

      56處野豬滋擾黑點 未納禁喂區

      政府透過不同的渠道,包括制作政府宣傳短片、豎立警告牌、派發小冊子等,呼吁市民切勿喂飼野豬,惟過去幾年檢控違例喂飼野生動物的有關數目仍有所增加,由2018年至2019年度的32宗,上升至2020年至2021年度的48宗,當中31宗被成功定罪。漁護署日前表示,現時野豬滋擾個案主要由人為喂飼活動引起,正研究修訂《野生動物保護條例》,擴大野生動物禁喂區,進一步禁止人為喂飼行為,并優先處理有大量野豬出沒,以及曾有野豬傷人或對公眾構成危險的地點。

      漁護署本月12日起,每月會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并會利用麻醉槍捕捉牠們。成功捕獲的野豬會被人道毀滅,以減少野豬數目及野豬滋擾,同時會加強宣傳及公眾教育,教導市民不要餵飼野豬。

      禁區罰一萬 禁區外僅罰1500

      資料顯示,漁護署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條例》指明禁喂區,包括金山、獅子山及城門郊野公園等部分地區,禁止在區內餵飼任何野生動物,違例者最高可被判罰款一萬元,惟若在禁喂區外喂飼,則只能被視作亂拋垃圾,違例者罰款1500元。審計報告曾檢視漁護署在野生及流浪動物滋擾的監管工作,截至2019年5月31日,全港共有61個因喂飼造成滋擾的黑點,分別五個猴子滋擾黑點和56個野豬滋擾黑點,所有猴子滋擾黑點均位于禁喂區內,但56個野豬滋擾黑點卻全部不在禁喂區內。

      三野豬闖數碼港覓食 漁護人員到場前逃脫

    圖:三只野豬闖入數碼港道徘徊覓食,警員接報并持盾牌到場戒備,等待漁護署人員到來圍捕。\電視截圖

      自上周二(9日)北角發生野豬咬傷男輔警事件后,漁護署上周五(12日)公布會把在市區捕獲的野豬人道毀滅,即日生效。昨日(14日),再有三只野豬闖入數碼港道徘徊覓食,警員接報并持盾牌到場戒備,等待漁護署人員到來圍捕,惟等候兩小時獸醫仍未到場向野豬發射麻醉藥,母豬警覺帶領兩小豬往山坡方向逃去。

      警員持盾牌戒備

      昨日(14日)上午八時許,有途人發現三只野豬在數碼港狗公園出沒,隨后行至數碼港道100號對開,遂報警求助。多名警員接報到場,手持長盾牌戒備,其間一大兩小野豬在花槽間徘徊,一度欲跨越籬笆,警員見狀敲撞盾牌發出聲響阻止,將牠們趕回欄內,等候漁護處人員到來圍捕。至10時許,母豬懷疑不敢逗留,帶領兩小豬返回附近山坡,漁護署人員其后到場搜索野豬不果后收隊,事件中無人受傷。

      上周二北角發生野豬咬傷男輔警事件,漁護署在三日后宣布定期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作人道毀滅,惟政策引起社會爭論。漁護署昨日指,近年野豬傷人個案上升,近三年平均每年便有十宗野豬傷人個案。

      被問及漁護署將會定期捕捉經常在市區出沒的野豬作人道毀滅,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表示,野豬的繁殖速度很高,漁護署捕捉野豬后將牠們絕育速度慢,山頭的食物不夠野豬食,加上市民濫喂食物,令野豬有慣性來市區覓食,并且不畏人類。她說,野豬在市區出沒并不是一朝一夕所發生,早年前她已在立法會上向政府提出對策,包括加重餵飼者的刑罰,由現時只繳交罰款改為刑事罰則,需要判監,借此加重阻嚇力,另可改裝現時的垃圾桶,令野豬無法翻倒垃圾桶找尋食物。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