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房產 > 地產 > 正文

    新希望首度虧損,劉永好能穿越地產周期嗎?

    2021-10-27 11:49:34大公房產 作者:廖之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豬肉漲價了。

    連續幾個月萎靡不振后,生豬價格終于迎來全線飄紅。

    作為一個豬肉消費大國,中國的豬肉價格一直排在全球前列,所以民間也一直有養豬暴富之說。但自兇猛的“超級豬周期”襲來,國內豬肉價格一路跳水式下跌,每天都會跌出“風格”、跌出“水平”,甚至一度達到5元的低谷。

    豬周期寒冬之下,老百姓笑了,養殖場卻哭了。

    前陣子國內上市豬企紛紛發布三季度財報,放眼望去基本就是兩個字——慘烈。

    包括“豬茅”牧原股份在內的5家養豬上市公司,全部由盈轉虧,虧損額達到170億。

    一向在豬肉價格周期中穿行自如的新希望集團,更是迎來上市23年首次虧損,而該集團過去一年的股價,也從歷史最高點下跌了近七成。

    不過新希望老板劉永好倒是個心態不錯的人。

    從最開始創業到后來新希望上市,中間多少周期拐點,他一直都淡定穿行,直至如今“倒在”最強豬周期下。

    當前,豬周期還在持續波動,劉永好似乎又踏入了另一個周期,而他的另一個產業——新希望地產,也正在經歷一個微妙的周期。
     
    新希望:一只特立獨行的“豬”

    青萍起于微末。要說新希望的故事,還得從劉氏四兄弟的創業歷程講起。

    不得不說,劉永好每次的商業之路都很會掐準時機。

    四十多年前的8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發展浪潮,中國國民經濟得以快速增長,其中的電子工業也在此時迎來了第一個高速發展期。

    1980年的春節,為了給兒子劉相宇買肉而去街上擺攤的老二劉永行,靠替人修小電器賺到了300塊錢,當時這筆錢相當于他10個月的工資。改革的春風不僅眷顧了劉相宇的肚皮,也喚醒了兄弟四人心中那顆創業的種子。

    1982年,國家開始號召科技興農。也正是在那年的盛夏,來自四川省新津縣古家村的劉家四兄弟決定改變自己的命運——放棄“鐵飯碗”,白手起家做專業戶。

    彼時,老大劉永言在成都906計算機所工作,老二劉永行在從事電子設備的維修工作,老三劉永美是縣農業局的干部,老四劉永好則是四川機械干部學校的物理教師,大家都有著穩定而體面的工作。

    對于決定下海的動機,劉永好曾解釋說:“當時不敢奢望掙多少錢,只是想怎么做都會比我當時每月38元的收入高吧。開始想當萬元戶,結果經過一段時間的奮斗,達到了這個目標。以后百萬、千萬、上億,甚至幾十億,都一步步實現了。”

    聽起來很“凡爾賽”的話,但也確實證明了兄弟四人當初創業的魄力。

    在各自變賣了手表、自行車后,搭上劉母的“棺材本”,四人湊出了1000元當第一桶金。于是,一家專門養小雞養鵪鶉的“育新良種場”就此誕生。

    值得注意的是,后來在房地產市場多番攪弄風云的王石、柳傳志等大佬,此時還未開始創業。

    1986年,育新良種場已年產鵪鶉15萬只,劉永好兄弟幾個也成為了遠近聞名的萬元戶,此時四人也為自家養殖場取了個全新的名字——代表美好愿景的“希望”。

    但當養殖事業發展到后期時,全國各地的鵪鶉熱潮已隱有崩盤之兆,于是在風險來臨前夕,此前一直負責飼料采購工作的劉永好,就找準時機和兄弟幾個悄然退身,并將所有資產都變現,投向了飼料產業。

    白墻一刷,牛皮蘚廣告一打,取名“新希望牌”的豬飼料竟然靠著低價搞垮了當時已形成壟斷的“飼料大王”正大。此后,一個巨型企業開始崛起。

    從賣鵪鶉到賣飼料,從1千元到上萬元,創業的幾年間,劉氏四兄弟多次憑借外界的機遇創造出巨大的商業財富,最終建立起一個籠罩飼料、畜牧等領域的龐大帝國。

    不過隨著巨大的財富迎面而來,人的欲望也會以幾何數成倍增長,劉氏四兄弟也不例外。世俗之爭慣因財產引起,親密無間的兄弟驟然分開無非跟利益有關,當分歧產生,企業的分離也是轉瞬之間。

    1997年,已經逐漸單干的劉永好剝離了南方希望集團的部分資產并追加投資,以1.6億元注冊成立了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新希望集團”。

    從此,這個長袖善舞的人,從生產銷售領域殺進金融領域,又從飼料產業闖入農牧產業——飼料廠向養豬戶提供飼料,養豬戶則成為劉永好的員工。

    就這樣,劉永好養起了豬。

    生豬行業也有自己的節奏和周期。今天價格高,明天價格低,今年產量少,明年又供大于求,這種來來回回的循環動蕩,成了許多企業家抄底擴張的“制勝利器”,劉永好就是個善于此道的好手。

    多年來,他憑借低價時穩擴張、高價時控負債,成功穿越多個豬周期,新希望集團也由此躍居為國內規模最大的擁有飼料、養殖、屠宰、肉食品加工全產業鏈條的企業之一。

    但周期穿行也總有碰壁的一天。

    從2019年的非洲豬瘟到2020年的新冠疫情,國內生豬養殖產業遭受到的打擊無不預示著這一輪豬周期正迎來“史上最強低谷”。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新希望集團凈虧損金額達到34.15億元,而其去年同期的盈利才31.84億元。

    與此同時,這邊豬周期還未探底,另一邊劉永好卻又一頭扎進了地產周期。
     
    新希望地產

    兇猛擴張、卻成色不足?

    財報顯示,2021年上半年,新希望地產新增土地14塊,計容建面109.9萬平方米,拿地金額336.7億元,拿地銷售比52.54%,超過政策要求的40%。

    當今的房地產環境,沒能阻擋劉永好逆勢擴張的腳步,他自然有他的“算盤”。

    其實,新希望集團早在1998年就涉足了地產行業,只不過當時成立的新希望地產公司,在前16年對集團的業務起到的主要還是輔助作用,養豬廠開到哪兒,土地就開發到哪兒。直至2014年前后,劉永好先后投資了30億元到房地產業務上,又將培養多年的“愛徒”張明貴提拔上位,這才開始激進擴張的道路。

    彼時房地產黃金時代已基本宣告終結,地產周期正迎來低點,此時入市趕集的新希望地產,也想要在這個資金高度密集的領域分得一杯羹。

    2015年,新希望地產斥資53億拿下了溫州鹿城核心區的一塊地,同年,集團銷售額也從46.62億元達到了73.66億元,此后更是連續幾年的高速增長。

    一市財經翻看往年財報發現,僅是2016年上半年,新希望地產的銷售額就達到了80億,而且其全國排名也上升至78名,首次進入房企百強榜。

    2017年到2019年,新希望地產的銷售額連續翻倍上漲,分別達到了141.5億元、303.1億元、735.9億元。2020年更是沖破了千億,達到1031億元,行業排名40名。

    根據官方披露的數據,從2016年至2018年,新希望地產新增土地宗數從5宗增加至20宗,2019年到現在更是頻繁在一些地區高溢價拍地王。與此同時,公司也在不停地收購擴張,2016年至2018年,其納入合并報表范圍內的子公司數量從30家增加到了79家。

    到了今年上半年,新希望地產的拿地勢頭更是只增不減。中指研究院統計的數據顯示,2021年1-9月,新希望地產以162億元的拿地金額在行業內排名39,期間其全口徑新增貨值為452億元。

    新希望地產如此激進高調,底氣真的這么足嗎?

    實際上,過去幾年,新希望地產的收入雖然在持續增長,但卻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怪圈。

    2016年到2020年,新希望地產的營收分別為51.57億、60.69億、152.43億、182.58億、304.96億,同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6.19億、8.12億、18.19億、15.79億、14.65億。除了頭兩年實現增長,后面三年,公司凈利潤從最高點共下滑了19%。

    不過來到2021年上半年,公司凈利潤數字達到了10.83億元,從目前的形勢來看,今年新希望地產的凈利潤或許會實現增長。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新希望地產營收僅108.62億元,除非下半年拼命追趕,否則全年增長幅度可能不會特別大。

    穿透銷售數據的迷霧,一市財經也發現,作為一家千億量級的房企,新希望地產的權益銷售額比例似乎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以2020年財務數據為例,中指院數據顯示其權益金額只有537.7億元,權益占比52.15%。將水平線拉到同層級的中駿集團、金輝集團、越秀地產,絕大部分企業的權益占比都在65%以上,其“千億”成色明顯不足。

    來到今年上半年,新希望地產的權益金額更是已經跌到了50%以下。

    實際上,背靠新希望集團這棵大樹的新希望地產,在各方面應該也有自己的優勢,能在近兩年高調逆勢擴張,這本身就是一個證明。

    但是目前,幾乎所有上市豬企都倒在了這輪“超級豬周期”下。新希望的股價也已經跌到讓投資者膽顫。

    大樹尚且在抵擋風暴,在其庇蔭下的新希望地產又如何能感受不到風暴壓力呢?
     
    穿越“火線”

    十年一周期。

    從前持續擴大養豬規模的新希望和后來接連擴充土儲的新希望地產,走到如今這步,其背后必然會存在隱患。

    此前新希望發布半年報時,除了“慘烈”的虧損數據以外,其龐大的負債規模也不容小覷。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新希望的負債總計833億元,而2020年底集團總負債還只有580.7億元。

    而新希望地產,2020年年底公司的總負債金額就已經突破千億,達到1113.9億元。其中,短期借款為5.8億元,同比增長184.79%;應付票據為9251.17萬元,同比增長204.17%。

    周期波動下,互相有關聯的業務很難獨善其身。這一點,從前擅于抄底的劉永好不會不知道。只不過他很有自信,自己可以像扛過豬周期一樣扛到地產周期回到下一個頂峰。

    有業內人士認為,從2017年開始,地產的一個正常周期就已經結束,接下來就是層層加碼的調控,如今恒大等高負債房企接連爆雷,就證明了靠激進彌補規模不足的思維,已不再適用如今的房地產環境。

    當下新希望地產還在往前猛沖,隨之而來的還有連年攀升的永續債。從2018到2020年,其債務數據分別為6億元、11億元和32.68億元。

    有分析曾指出,隨著國內房地產融資環境趨嚴,不設還款期限、不計入公司債務的永續債已經逐漸成為越來越多房企隱藏債務的手段之一。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永續債相較于一般的票據,其利率會更高。表面上是降低了負債率,實際上卻擠壓了企業利潤,讓企業背負了更多隱形債務。資料顯示,今年新希望地產發行了一筆15.2億元的公司債,票面利率為5.25%。

    作為脫胎于新希望系的業務公司,新希望地產在融資方面原本有著自己的優勢。但如今母公司遭遇周期寒冬,主業的失利似乎也給地產的未來蒙上了一層陰影。

    在今年的物企上市潮中,新希望地產也趕著熱鬧將旗下的新希望服務送上了港交所。但現實不如人意,截止2021年10月21日上午10:30,新希望服務(HK3658)股價為2.11港元,相較當初3.8港元的發行價,下跌了44.5%。

    企業發展不確定性在內,品牌形象在外也遭受了拷問。

    今年2月,由新希望地產參股的溫州市鹿城區“學院·十一峯”項目突然被曝出地下室使用“瘦身鋼筋”等問題。“瘦身鋼筋”就是指將正常鋼筋拉長后再用于房屋建設,目的是為了減少建設成本。

    根據媒體的報道,在項目的隨機抽樣檢測中,發現該工程8號樓地下室地庫樓板裝修面層光圓鋼筋直徑未達到要求,局部鋼筋也未滿鋪,違反了按圖施工的相關法規要求。據了解,目前此事已啟動處罰程序。

    不過除此之外,在第三方互動平臺上,新希望在各個城市的項目也頻繁被曝出質量問題。

    例如南京錦麟融譽府項目被曝在突破限價的基礎上,精裝標準大幅下降;溫州白麓城項目出現鼓包、構造柱移位等問題;南寧新希望·錦官城一期業主被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發文,稱剛交付不久房子就出現漏水。甚至在部分城市的網絡問政平臺上,新希望地產還被市民投訴過虛假廣告、“欺詐銷售”等情況。

    據觀察者網統計的數據顯示,新希望地產及其子公司在2018-2020年度及2021年1-3月受到的罰款金額在5萬元以上行政處罰的情形就有19起,處罰原因從侵占土地、偷稅漏稅、濫用廣告語、虛假宣傳、環保排污到違章建筑、無證施工等各類情形五花八門,被罰款總金額超過725萬元。

    當前,房地產行業仍在面臨不小的挑戰??稍绞沁@個時候,企業就越應該要抓緊時間修煉“內功”和產品力,牢牢把控外在風險,尤其像新希望地產這樣選擇逆勢擴張的企業,大舉攻地時更要平衡好規模與質量的問題。

    危墻之下,稍有風吹草動就是雪崩之勢。

    與其忙著思索如何穿越周期,倒不如先想想怎么才能不丟掉自己的品牌美譽度。

    值得一提的時,一周前,國際評級機構穆迪批量下調了十多家房企評級,包括中國奧園、領地集團、合生控股、佳兆業、陽光城、富力地產。

    規模為王的時代已經過去,在新的監管環境下,留給劉永好的時間不多了。
    責任編輯:江舟舟
    大公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