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添翼經濟評論 > 正文

    “雙管齊下”推動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

    2021-08-27 15:11:55大公網 作者:賈甫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8月17日,北京市正式宣布,新的學期將大面積、大比例推進教師跨校、跨學區的交流輪崗。深圳、上海等城市也開始試點教師輪崗制度。這一政策的初衷旨在打破義務教育的不均衡發展,創造更加公平普惠的受教育條件,抑制“擇校熱”等問題,降低家庭的孩子教育成本,推動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目前來看,這一政策的實施主要是政府行為,若要達到更好的預期目標和效果,那么在未來還是要發揮市場在教育資源配置中的作用。

      眾所周知,當前義務教育發展不平衡是面臨的主要問題。這種不平衡導致了教育的“囚徒困境”,引起了一系列社會經濟問題,如“擇校熱”“學區房熱”等。微觀層面,這些問題推高了家庭的教育成本和生活焦慮,削弱了家庭的消費能力,抑制人們的工作積極性。宏觀層面,則引起了房地產泡沫、“資金脫實向虛”、教育不公平等問題等,繼而影響經濟高質量發展。

      這種不平衡發展主要是由供給側發展不充分發展引起的。供給側不充分發展表現在多方面,如一些學校在區位、辦學條件、文化氛圍、管理方式和師資建設等方面比較薄弱。其中,師資隊伍是主要弱項。觀察國內教育行業,學校知名度越高,優秀教師就越多,教學質量就越高,招生也就越好。這樣,知名高校就形成了良性循環,并對其他學校構成虹吸效應,最終形成教育的馬太效應。

      對此,教師輪崗制度是一種解決思路。這一政策可以看作是“先富帶動后富”的應用,對普通學校的教師可以形成示范作用,促使教學質量提升。但是,這一政策只是對現有師資力量的再配置,屬于存量改革,與帕累托改進有差距。而且還有一些疑慮有待解決,如教師流動成本、教師工作積極性、管理有效性和學生適應性等。如果沒有健全的教師利益補償機制和教學評價激勵機制,這些問題可能難以提高普通學校的教學質量,反而會降低重點學校的教學質量,進而引起整體教育質量下降。也就是說,教師輪崗制會面臨如下風險:以整體教育質量下降為代價實現教育均衡發展。顯然,這一潛在結果不符合政策初衷。

      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取得的眾多改革成就,一個重要原因是政府選擇了漸進式的增量改革,實現了公平和效率兼容。因此,推動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的理想選擇是:按照“木桶理論”和帕累托改進原則,在重點學校師資保持不變的條件下,增加義務教育資金投入,提高教師待遇,促進師資競爭,吸引更加優秀的人才進入教育行業,補齊普通高校的師資短板。這樣既不會對知名學校、學生和家長造成損失,也會增進普通學校及其學生的利益。更為重要的是有助于從根本上解決供給側的師資不充分發展問題,推動優質教育長期均衡發展。

      可見,這一舉措需要“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雙管齊下。首先,教師如何做選擇交由市場。改革經驗表明,在微觀領域,把選擇權給教師和學校,讓其自主決策,自擔風險,按照各自意愿和需求從事,在很多情況下也會增進社會整體利益。相反,政府干預教師和學校之間的配置狀況,將從多方面扭曲激勵:一是增加教師成本和學校管理成本;二是引起風險和責任轉嫁問題;三是出現隱性“尋租”現象。這些扭曲及其隱性成本將導致優秀教師退出教育行業,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現象,進一步降低教育整體質量。

      其次,政府主要提供政策和經費支持,加大對普通學校特別是落后地區的學校支持,推動區域、城鄉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若有可能,加大對整個教育行業的政策傾斜,引導高端人才流向教育領域。盡管這一做法會讓政府在短期內承受資金壓力和社會輿論壓力,但是考慮到教育對基礎科學、科教興國戰略、國家競爭力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決定性意義,這種短期成本可以忽略不計。

      總之,既要充分發揮市場在教師進入、配置、評價和退出等方面的激勵作用,也要發揮政府在辦學條件、教師待遇和政策支持等方面的積極作用。唯有將“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有機結合,才能補齊短板,促進正向激勵和優勝劣汰,進而解決義務教育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供給側問題,形成均等化的教育條件,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最終實現義務教育優質均衡長遠發展。

      (本文作者賈甫系北京語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副教授,碩導,添翼數字經濟智庫副院長)

    責任編輯:陳運欣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