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房價與消費

    2021-11-14 04:25:50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在疫情爆發伊始,不少人預計“免接觸經濟”將迎來大爆發。但如今看來,不僅在線教育的投資遭遇滑鐵盧,而且電商的經營表現也差強人意。統計顯示,三季度內地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5.1%,兩年同比增速較二季度回落1.6%,是去年三季度以來的最低增速。其中,網購下滑幅度高于整體水平。三季度網上商品消費兩年同比12.8%,較二季度下滑4.6%。

      按常理來說,內地疫情有所反復,對線下零售無疑打擊巨大,對線上消費則是利好。然而,三季度消費數據打破了這一慣例,我們需要在更深層次去尋找原因。

      首先,疫情干擾居民收入的穩定性,勢必造成預防性儲蓄的上升。雖然內地就業數據維持平穩,但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均值已由8.5%下降至6.5%,特別是個體工商戶(總數超過2億人)、農民工(總數約3億人)、部分線下服務業從業人員等受到的沖擊最大??紤]到中低收入群體的邊際消費傾向更高,對社會整體消費的貢獻也更大,疫后K型復甦的趨勢無疑加重了居民消費的疑慮。

      其次,樓市調控也會左右消費意愿。有關房價預期對于消費的影響,業內始終存有爭議。在大眾印象中,房貸掏空“六個錢包”,成為全家人的財務黑洞。更不用說,一線城市的打工人為了首付債臺高筑,為了月供疲于奔命,哪有余力擴大生活開銷?

      事實上,房價既有“擠出效應”的一面,也有“財富效應”的一面。譬如短時間內大量熱錢涌入樓市,亦會造成業主產生“貨幣幻覺”。樓價快速上漲也許只是通脹表現,并未創造出真實財富,但的確會讓房產所有者對于家庭財富的持續增值充滿信心,從而激發消費熱情、敢于花錢。以史為鑒,2008年次貸危機前夕,美國房地產與消費市場同樣火爆;而疫情后美國加大居民現金補貼,成就了搶購房產熱潮,同時帶動裝修、家具、家電等衍生性消費需求。

      眼下“房住不炒”成為國策,“三條紅線”截斷了杠桿資金的入市途徑,居民對樓價的預期出現波動,短期內亦會反映在消費層面。據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統計,目前內地城市家庭住房資產占總資產比例約七成。房地產市場已經與居民財富深度綁定,直接影響到家庭開支的抉擇。也因此,房價大幅上漲或下跌均不利于消費增長,這也對樓市調控政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