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房產稅與物業費

    2021-11-08 04:27:06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眼下外界對房產稅出臺的影響分析,主要還是集中在縮小貧富差距與優化稅收結構層面。事實上,房產稅也可被看做為一類由城市管理者征收的“物業費”,考驗的是地方政府的公共服務水平。隨著房產稅在全國范圍落地,購房者將參照城市治理能力“用腳投票”,推動內地房價進一步分化。

      香港自開埠以來實行的是土地批租制,即土地所有權歸政府所有,土地使用權售于地產商進行開發。而針對房屋保有環節,政府還會向業主征收“差餉稅”,類似于當前的“房產稅”。香港開征差餉可追溯至1845年,最初是用于支付本地警察的糧餉,因此也被稱作“警捐”。其后,差餉的用途逐步擴大到其他公共支出領域,例如街燈、食水、消防等。1931年起,差餉被用于支付一切政府公共服務費用。

      與房產稅不同的是,差餉并非參考物業單位的市值,而是按照其租金價值(應課差餉租值)來征收的。差餉物業估價署為了更加及時、準確反映物業單位的租值,從1999年開始每年對所有物業單位進行重新評估,并規定每年10月1日為應課差餉租值的評估日期。自那時起,差餉稅率一直是物業租值的5%。須注意的是,應課差餉租值并不是一個實際發生的租金價值,因此屬于間接稅。

      差餉屬于專“稅”專用,最終落實在基礎設施的建設,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幫助物業增值,符合業主的基本利益,確實起到了“物業費”的作用。在香港無論是屋苑還是唐樓,每個財年也都會公示物業公司的收入支出表,其中物業費是主要收入來源,而支出項也都由業主法團批覆,因此物業費的收支都做到了清晰透明。

      未來房產稅的推行將促使購房者“買精不買多”,與其四處配置房產,不如買一個好的。除了保值因素外,公共服務也將成為買家的重要考量。有關地方政府的治理能力,新冠疫情為全國人民提供了極佳的參照體系,各地防疫的應急速度、組織能力、處理方式,大家也都看在眼里,自然也會形成一個心理預期,如果最終地方政府出臺的房產稅稅率與這個預期有出入,購房者自然會用腳投票,選擇“物業性價比”較高的城市去置業。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