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經濟諾獎的“中醫式”尷尬

    2021-10-17 04:25:48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2021諾貝爾經濟學獎于本周揭曉,三位美國經濟學家獲此殊榮。鑒于得獎者都是運用“自然實驗”的方法論開展經濟學實證研究,因此今次頒獎也可視為評委會對于“自然實驗”的肯定,這在諾獎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

      為何如此說呢?這還要追溯一下經濟諾獎的緣起。事實上,經濟學獎并不是諾貝爾的“親兒子”,在其1896年的遺愿中并不包括設立該獎項。經濟諾獎是由瑞典中央銀行在1968年創立的,官方名稱為“瑞典銀行紀念阿爾弗雷德諾貝爾經濟學獎”,但由于經濟學獎同樣是由諾貝爾基金會負責管理、瑞典皇家科學院投票選出獲獎人、享有與其他獎項同等數額的獎金,以及同時舉行頒獎儀式,因此,人們習慣上也將其歸類為諾貝爾獎。

      經濟諾獎自誕生之初就廣受非議,不僅諾貝爾家族后人公開表示“沒有必要設立這一獎項”,甚至1974年的獲獎者、奧地利學派代表人物哈耶克(Friedrich Hayek)在頒獎酒會上祝辭時說道:“如果當初咨詢我的話,也不會建議設立此獎。”

      經濟學獎長期受外界冷待的關鍵就在于,它既不人文也不科學。特別是在十九世紀下半葉,歐洲學術圈興起“物理主義”運動,各學科都在引入數學分析方法,經濟學也希望通過“邊際革命”躋身科學范疇,但始終在論證經濟現象的因果關系方面不能讓人信服,蓋因經濟學的方法論總是側重邏輯演繹而非自然實驗。

      這種尷尬處境有些像現代醫學體系下的中醫。中醫是通過綜合歸納法總結出的經驗,但由于用藥并未經過嚴格的“雙盲隨機測試”,很難獲得科學界的認可。這并不能說明中醫“不管用”,2015年諾貝爾醫學獎獲得者屠呦呦就是汲取東晉醫書《肘后備急方》的靈感,提取青蒿素對抗瘧疾,并取得巨大成功。然而,從中醫藥方到醫學諾獎,所花費的時間成本過于高昂,往往會令后進者卻步。

      長期以來,經濟學家也在試圖擺脫“中醫式”尷尬,不少人選擇舍棄既有的理論模型,通過統計數據來驗證經濟現象中的因果關系。

      其中最為知名的著作,就是近年風靡全球的《魔鬼經濟學》(Freakonomics),作者就是運用“自然實驗”的方法對日常生活加以分析,不少結果都顛覆了大家對經濟學理論的固有認知。

      不過,人類社會總是要比人體復雜得多,“自然實驗”方法的嚴謹性很難做到“雙盲隨機測試”的標準。此外,“自然實驗”也面臨著巨大的道德風險。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