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稅制改革的當務之急

    2021-08-29 04:23:47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專欄前文《收入分配改革的海外經驗》寫到,收入分配改革旨在縮小貧富差距,進而提振消費及內循環。參考鄰國日韓經驗,改革成功與否是邁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的關鍵一步。那么,收入分配改革的重點方向在哪里?應該怎么改才能讓社會群體受益最大化呢?

      在本月中央財經委員會提及的三種分配方式中,“初次分配”是指市場分配,按照科斯定理,只要交易費用趨近于零,市場是資源配置效率最高的方式;“三次分配”實為社會組織分配,包括慈善捐款、公益活動等,主要遵循自主自愿原則;而“再分配”是由政府主導的分配方式,政府通過稅收、社保及轉移支付等手段重新調配社會財富。也因此,“再分配”,尤其是稅收體系將成為未來收入分配改革的重點方向。

      目前中國的稅收體系中,間接稅比重遠大于直接稅。所謂間接稅,是指預期稅負可以轉嫁,即納稅人與實際稅收負擔人并不一致,如增值稅、消費稅、關稅;而直接稅的預期稅負不能轉嫁,納稅人就是實際稅收負擔人,如所得稅、財產稅等。通常來講,間接稅與廣大消費者關系密切,高收入群體受直接稅影響更大。

      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直接稅占比45.05%,間接稅占比54.95%,反映出中國的稅收結構仍以間接稅為主體。惟多數發達國家以直接稅為主體,以美國為例,其2020年直接稅占比達到95.62%,間接稅占比卻僅為4.38%,而且美國的直接稅占比長期維持在94%以上,與中國的情況明顯不同。

      在直接稅的項目中,個人所得稅的收入分配效應最為明顯和直接。在發達經濟體,個人所得稅占總稅收比重通常在30%至40%,美國、德國、加拿大等國的個人所得稅占比均在40%以上,而中國個人所得稅占比僅為7.5%。

      以間接稅為主體的稅制結構,已不能適應當前中國的發展階段,更不利于調節貧富差距。近年來決策層在財稅制度改革上,一直在探索調節稅收比重。“十四五規劃綱要”中就明確提出要“優化稅制改革,適當提高直接稅比重”。稅收結構的變化,意味著征稅對象的變化,即征稅的主體從廣大群體逐漸轉移到大型企業、高收入人群,借此降低對普通家庭的稅收負擔。

      當下外界最為關注的直接稅項目無疑就是房產稅。推進房產稅改革,不僅是實現樓市健康發展的客觀要求,也有利于合理調節個人收入分配差距,緩解貧富差距。自1994年分稅制改革后,中央稅收占比明顯提高,但也造成了地方政府財權事權不匹配的問題,最終導致“土地財政”的出現。

      從完善稅制的角度來說,房產稅比土地財政更加科學,從間接稅轉移到直接稅,不動產稅收將代替土地收入成為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而相關稅收也可被用于當地建設,包括義務教育、維護治安、公共環境等。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