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庇古稅與碳交易

    2021-07-18 04:23:36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中國碳排放權交易本周五在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啟動。9時30分,首筆碳交易撮合成功,價格為每噸52.78元(人民幣,下同),交易額為790萬元,象征著全國性碳交易市場正式上線。在工業文明的發展歷程中,如何高效地完成污染治理一直困擾著人類。是由政府征稅還是交給市場博弈?這是一個被反復探討過的問題。

      1920年,劍橋學派創始人庇古在其撰寫的《福利經濟學》中提出一則經典案例:在鐵路沿線分布由很多村莊,當火車經過時噴出的火花可能會對周圍的樹木或農作物造成損害,而農民很難獲得火車公司補償。庇古給出的解決之道,就是政府對火車公司征收補償性稅收,讓其承擔應有的代價。也因此,后世也將環境污染稅稱作“庇古稅”。芬蘭在1990年最早開始征收碳稅,對煤、石油、天然氣等化石燃料按其含碳量設計定額稅率來征收。

      但“庇古稅”的有效性也廣受學界質疑,其中最為知名的是芝加哥經濟學派代表人物科斯??扑沟闹鲝埵侵灰鞔_產權,市場自由交易可以解決問題,而無需政府干涉。在“火車案例”中,只要明確農作物的產權,農民就能與火車公司協商,最終二者可以達成交易?;蚴寝r民將土地出租給火車公司用于“排污”;或是火車公司考慮到租金太貴而改進內燃機技術,解決火花噴灑的問題。后來,科斯將這一探討經濟外部性的主張寫入了《社會成本問題》。

      在目前各國建立的碳排放交易市場中,大家將二氧化碳視作一種私人商品進行交易,企業為二氧化碳排放支付應有的成本。企業多排放多購買,多支付排放成本。但我們清醒意識到的是,全球極端環保主義可能會增加欠發達國家的經濟壓力。2006年,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師尼古拉斯.斯特恩發布的《斯特恩報告》預測,考慮到突然大規模氣候變化的風險,溫度上升5-6度將造成相當于全球GDP 5%-10%的損失,而欠發達國家遭受的損失成本將會超過其GDP的10%。

      也因此,我們絕對不能一味拒絕碳排放,而是經過市場博弈抑制污染性需求,從而實現真正的“碳中和”。因為全球環境問題的本質是,污染者沒有為其排放付出應有的代價。碳排放交易市場正是試圖通過價格機制的構建,調節“農民”與“火車公司”的利益訴求。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