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疫苗經濟學之四 | 被扣住命門的“世界藥廠”

    2021-06-20 04:24:09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在剛閉幕的G7領導人峰會上,七國承諾在未來一年內向貧困國家捐贈10億劑新冠疫苗。但按照目前形勢,這顯然只是杯水車薪。據WHO(世衛組織)預計,若全球實現群體免疫,疫苗還存在100億劑的供給缺口。也因此,不少人呼吁放開新冠疫苗的知識產權保護,方便更多國家參與到生產環節。

      事實上,世界各國很早就意識到,面對重大公共健康危機時,藥品供需會出現巨大鴻溝,專利保護機制將延誤治療時機,最終造成人道主義災難。因此在1995年WTO(世貿組織)成立之初,各成員國便統一簽署了《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TRIPS)》,規定在特殊條件下,成員國可未經專利持有人許可,生產、使用、銷售針對公共健康危機的專利治療藥品。

      TRIPS協議無意間為印度的醫藥產業升級打通了“捷徑”。在其后的十年間,印度以公共利益、文化傳統、公共健康等理由,對大批海外藥物專利執行了強制許可,同時多次修訂本國《專利法》,徹底廢除了“藥品專利保護”制度。自此,印度經歷了由仿制藥到創新藥的產能躍遷,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世界藥廠”。

      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就是“印度模式”下的成功案例。該公司成立之初通過引入海外先進技術,生產破傷風抗毒素和破傷風疫苗。由于印度的保護主義立場,公司倚靠遠低于進口疫苗的價格,迅速占據了本土市場。

      不僅如此,印度血清研究所在國內攫取第一桶金后,積極開展自主研發。進入21世紀,公司超過85%的收入來自海外市場,全球65%兒童至少接種過 一次來自印度血清研究所的疫苗。

      去年新冠疫情全球爆發后,印度與南非向WTO提出請愿,希望授權讓研發能力薄弱的國家也能參與疫苗制造,但很快遭到歐美國家的聯手抵制。等到了今年初多款新冠疫苗上市,分發情況卻極為混亂。據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研究,擁有全球16%人口的高收入國家預定了全年70%的疫苗產能。

      與此同時,發達國家開始限制疫苗與原材料的出口,僅有中俄生產的新冠疫苗對外援助。為促進疫苗在全球范圍內的公平分發,WHO、流行病防范創新聯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共同召集成立了新冠疫苗實施計劃(COVAX)。印度自然成為了COVAX平臺的主力生產者,印度血清研究所承擔了“牛津─阿斯利康疫苗”(AZ)及其他四種疫苗的生產任務,占全球供應量的五成。

      然而,歐美國家的原材料出口禁令極大限制了印度疫苗的生產,而該國4月再次爆發疫情,無異于雪上加霜。甚至連印度血清研究所執行長普納瓦拉(Adar Poonawalla)也拖家帶口跑路英國避疫,他在Twitter發文呼吁:“如果我們要真正團結起來擊敗這個病毒,我謹請美國取消原材料出口禁運,以使疫苗產量提高。”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