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通脹迷思之四 | 政策兩難與通脹終局

    2021-05-09 04:23:44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全球疫情的終結漫長無期,各國刻意無視通脹隱患,寄希望通過放水保增長。但歸根到底,結構性通脹是一種反?,F象,當國家信用在反覆托市的過程中被消耗殆盡,全面通脹時代的到來就變得不可避免。到那時,政府將陷入政策兩難抉擇:如保持寬松,信用體系或瀕臨崩潰;如轉向緊縮,則會嚴重打擊本國實體經濟。

      目前美國需求恢復強于供給。受疫苗普及率上升的刺激,商品消費、地產投資均趨于旺盛,但印度、巴西、智利等主要原料出口、制造業大國正遭受變種病毒的肆虐,大宗商品價格飛漲,物價指數已經出現不好的苗頭。統計顯示,美國4月通脹率為2.6%,超出外界通常認定的2%“紅線”。但一季度的核心物價指數還未能觸動美聯儲采取行動,鮑威爾的講話基調是不急于退出寬松政策,聯儲局仍維持每月1200億美元的購債規模。

      更壞的消息是,就業市場的乏力遠超預期。7日晚間最新公布的數據,美國4月非農就業人數增加26.6萬,預估為增加100萬;失業率6.1%,預估為5.8%;制造業崗位減少1.8萬個,預估為增加5.5萬個。

      就業不振、通脹高企凸顯滯脹風險正在上升。美國政府除了加大力量推動疫苗接種,藉此提振服務消費及就業人數之外,也試圖依靠海外供給能力對沖本土通脹風險。由于印度如今已是自顧不暇,中國自然成為頭號救命稻草。

      美東時間5月5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琦在《金融時報》舉辦的一場線上會議上透露,中美貿易官員有望在近期會面。她表示,自己非常期待與其中國同行正式會晤,并評估和衡量中方的表態與作為,以推動美方的利益和計劃下一步。所謂“下一步的計劃”,外界猜測,有可能涉及取消部分特朗普時期對華加征的關稅。正如《通脹迷思之二》中所寫到的,從中國進口的價廉質優商品,是美國長期保持國內低通脹的重要基礎之一。當然,降低關稅只是緩兵之計,關鍵還是在于“通脹”與“就業”之間的賽跑,誰能勝出。

      雖然自2008年以來,結構性通脹的格局未曾發生改變,但不意味著全面通脹就不會到來。筆者曾指出,扭曲的貨幣政策是結構性通脹的誘因,央行的干預主義加固了資產泡沫剛性。然而,央行救市的本質是透支國家信用,即使是美國,國家信用也并非是無限的。如果美國無力通過稅收償還債務利息,就只能通過印錢支付,此時美債就出現了名義違約。

      如美債崩盤、美匯暴跌,全球各國也會爆發全面通脹。一方面是因美國是全球最大結算貨幣,掌握著金融產品、大宗商品的定價權,如果美元貶值,全球資產及商品也都會通脹;另一方面,美元是全球最大儲備貨幣,也是眾多主權貨幣的信用錨,美元貶值其他貨幣只會跌得更多,同樣會加劇通脹。上個世紀70年代,美國經濟陷入大蕭條時,日本與歐洲也都遭遇過通脹危機,如今全球化程度更深,覆巢之下難有完卵。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