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誰為拜登基建計劃買單?

    2021-04-04 04:24:46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本周白宮公布了“拜登基建”的詳細計劃,美國政府計劃未來八年投資約2.3萬億美元于基建領域,同時通過加稅在未來十五年增加2萬億美元財政收入,以補充基建投資的“彈藥”。今次投資計劃涉及的2.3萬億美元,較此前市場預期的3至4萬億美元為低,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該計劃通過國會表決的難度。不過,加稅計劃在美國社會引發不小爭議,這直接關乎誰為基建投資買單的問題。

      外界爭議焦點主要圍繞企業所得稅的加征。2017年,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政府曾推出稅改法案,將公司稅由此前的35%下調至21%。彼時特朗普有意效法“里根經濟學”,有意通過減稅措施刺激供給側改革(然而特朗普對美聯儲政策的干涉與里根經濟學背道而馳);另一方面,特朗普減稅措施也是在配合“制造業回流”戰略的實施。

      今次拜登加稅計劃同樣集中在企業部門,包括將企業所得稅從21%提高至28%,部分抵銷了特朗普減稅政策。另從總量來看,2018年稅改后美國企業所得稅比例為7%,總規模達2700億美元左右。若將2萬億美元減稅總額分攤至十五年,年均增量為1333億美元,相當于將現有企業所得稅規模提升了50%。

      更為重要的是,加稅政策是否真的起到“殺富濟貧”的作用?我們知道,如今美國跨國企業往往通過各國子公司間的關聯交易,轉移自身利潤至稅率更低的國家,從而實現合理避稅。上世紀五十年代,美國公司稅收曾占聯邦政府稅收總的一半,但截至2018年,這一比例已降至10%左右。事實上,美國頂級富豪階層同樣會利用海外家族信讬的方式進行避稅,造成社會貧富差距的擴大。這也是當初特朗普攻擊全球化的主要論據之一。

      真正為“拜登基建”買單的其實是美國本土的中小企業主,以及廣大的中產階級。與此同時,加稅也會造成更多制造業企業離開美國。從2001到2019年,美國至少有10萬間工廠遷往他國,導致近500萬的就業崗位的消失。而大家都知道,小企業主、中產以及產業工人都不是民主黨的票倉。

      由于加稅計劃遭到了共和黨強烈反對,甚至部分民主黨議員也存在分歧,因此若想讓今次的“基建+稅改”方案通過的話,必須要動用預算調節程序(budget reconciliation),即財政部門要不斷地按規定進行預算調整,組織新的預算平衡。

      這意味著,加稅計劃的實際進展會十分漫長,并伴隨著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政治博弈,以及建制力量與反建制力量的對抗。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