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田灣點經 > 正文

    臨時工與游牧民

    2021-03-14 04:24:30大公報 作者:李靈修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本周的國務院總理記者會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談及“穩就業”時稱,中國的靈活就業已經興起,涉及2億多人。政府要給他們社保補貼,并提供基本的權利保障。事實上這不是總理首次關注到“靈活就業人群”,早在去年7月2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他曾表示:“今年受疫情沖擊等方面因素影響,就業形勢嚴峻,農民工留鄉、返鄉人數增加。各級政府要想方設法支持多渠道靈活就業,幫助困難城鎮居民和農民工就近加入零工經濟。”可見,靈活就業興起的背景,正是疫情沖擊下農民工的就業困境。

      正巧現在美國電影頒獎季的大熱門《無依之地》(Nomadland)也是在聚焦一群特殊的“打工人”。2008年美國社會出現了規模龐大的“現代游牧民”,其共同點包括:年齡介於六七十歲、學歷程度不高,所在企業在金融危機中倒閉,而養老儲蓄隨著股市崩盤而所剩無幾。也因此,這些就業市場上的弱勢群體,在抵押房產之后駕駛著房車四處揾工,是真正意義上的“老無所依”。

      在影片中,主人公弗恩所做的各類零工都具有很強的季節性,譬如春季會在國家公園擔任保潔員,冬季就去亞馬遜(Amazon)做商品打包工作。筆者查了一下資料,亞馬遜為應對圣誕節前夕的訂單高峰期,自2000年就開始有了冬季招聘大量臨時工的慣例。到了2008年“現代游牧民”爆發式增長,亞馬遜適時推出“Camper Force”計劃,為他們免費提供房車的停泊、維護、打掃服務。從企業的角度出發,亞馬遜是非常劃算的,因為這些老年勞動力相較年輕人,在福利和勞動保護方面要求較低,并且珍惜工作機會、勤奮認真。如今“Camper Force”計劃每年接收的申請仍然數以萬計。

      看回國內,中國農民工也在面臨老齡化的挑戰。統計顯示,2019年50歲以上的農民工占比24.6%,21至30歲占比則為23.1%,這也是歷史上首次“老年組”人數超過“青年組”。其中固然與社會整體勞動力年齡結構變遷有關,不可忽視的是,鄉村中的年輕一代也不再愿意進城從事重體力勞動。

      當農民工老了,就業競爭力下降是不可避免的,特別是在后疫情時代常規工作崗位縮水,社會只能依靠零工經濟來消化這部分勞動力。此外,在目前政府采用的城鎮調查失業率中,老年農民工很可能會成為隱形失業人群。蓋因在現有采樣方法中,農民工兼有兩種身份屬性:在城市有工作時,農民工算作工人;在城市失去工作時,農民工回到農村算作農民。他們成為了統計口徑中“永遠不會失業”的那類人。也因此,總理在多個場合下反覆強調,加強保障靈活就業群體的基本權利。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