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商業 > 正文

    金嗓子失聲 創辦人傳奇變老賴被“失信名單”

    2021-11-15 04:26:47大公報 作者:麥云迪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金嗓子喉寶集團官網截圖

      2015年7月15日,江佩珍以一個霸氣的敲鑼,向外界宣告了金嗓子(06896)正式在港上市,也讓這位創辦人走上了人生的巔峰,但又有多少人能夠預料到,僅僅四年后的2019年9月,她就被中國法院列入“失信名單”,成為了一個“老賴”,而金嗓子也于今年8月申請私有化,從上市到退市,只不過短短的六年。

      江佩珍傳奇故事在內地可謂家喻戶曉,1946年11月出生的她,13歲就因為喪母而輟學到糖果工廠打工,但18歲就升為副廠長,一度帶領工廠走向輝煌,在面對強勁的競爭時毅然轉型,于1994年由糖果改為制藥,開始生產金嗓子,并帶領公司于2015年上市,2015年公司收入高達7億元(人民幣,下同),利潤1.5億元,毛利率高達73.9%。

      產品單一 風險集中

      可惜,成也金嗓子,敗也金嗓子,金嗓子上市次年已經進入古稀之年的江佩珍,可能也失去了年輕時帶領公司走向輝煌的沖勁。2019年收入達到7億元左右,但當年研發成本只有200余萬元,占收入比重僅0.2%,無怪乎公司主打產品從始至終幾乎就只有一款金嗓子喉片,2020年度金嗓子喉片銷售額約占收益總額的89.9%,產品單一下很難做到風險分擔。

      更令人訝異的是,令江佩珍變成“老賴”的,是公司于2016年簽下的一則廣告合同所引發的糾紛,而該糾紛涉及不過“區區5000余萬元”,以金嗓子2019、2020年毛利率超過70%以上,而利潤則仍超過1.5億元以上,要償還該筆欠款理應沒有太大壓力,不過江佩珍就似乎鐵了心,賴賬到底,讓她被中國法院列入“失信名單”。

      不過,這種“無賴”作風其實并非首次,金嗓子于2003年以私人聚會形式,誘騙巴西球星朗拿度拍攝數張照片及幾段短片,其后竟然透過剪輯變成廣告,并在電視上播放,讓公司“名利雙收”。

      后來事件東窗事發后,公司賠償羅納爾多一筆費用和解,再重金禮聘另一名巴西球星卡卡作代言,將一場騙局淡化,似乎變成廣告系列一樣。

      專家:溢價私有好過潛水

      無論如何,產品單一、創辦人列入失信人名單、疫情打擊,都讓金嗓子一蹶不振,公司公布私有化之前,股價一直在約每股1.8元左右水平徘徊,而年初公司股價更一度低至約1.3元,相較2015年上市時的4.6元招股價,公司能夠以每股2.8元私有化,對小股東來說,未嘗也不是好事,總算有個可以讓股票套現的機會。

      最強套路:出席活動變代言 羅納爾多上當了

      2003年,金嗓子以數十萬美元(傳聞為30萬美元)的價錢,邀請剛于2002年奪得世界杯冠軍的巴西國家隊射手羅納爾多,在隨西甲勁旅皇馬訪問中國之時到訪公司出席一個私人宴會,羅納爾多不虞有詐,到場后不僅一展球技,還穿上了印有“金嗓子喉片”的球衣,及拿著一盒“金嗓子喉片”拍照。

      金嗓子當時向羅納爾多保證,照片、影片均是作內部用途,但沒有多久后,在包括中央電視臺在內的內地各大電視臺,都可以看到金嗓子那個拍攝粗糙,明顯是由一些照片、影片合成加工而成的廣告。

      如此這位世界頂級射手,就以區區數十萬美元的代價,化身成金嗓子的代言人,而在名人效應下,該廣告也讓金嗓子在內地一炮而紅。

      據悉,羅納爾多知道被騙后相當憤怒,一度希望控告金嗓子及播放該廣告的電視臺,但最終與金嗓子以巨額賠償達成和解。而食髓知味的金嗓子,則于2007年邀請當年的世界足球先生、同樣來自巴西的卡卡代言,不過這次就白紙黑字簽約,代言費高達1300萬元。金嗓子連續找來兩名巴西球員拍廣告,將廣告拍成“系列”,也沖淡了詐騙的印象,手法高明。

      聞失信感詫異 合作公司:在港開銷豪爽

      變成“老賴”的江佩珍目前被禁止出境,退市時相信也不會來港,不過其上市時的敲鑼風采。確實讓人津津樂道。有曾為金嗓子提供服務的公關公司職員表示,江佩珍本人亦非常豪爽,回答投資者、記者問題均非常直接,直指她“直腸直肚”的個性,與敲鑼時的豪邁表現相當一致。

      對于江佩珍的印象,多名接觸過她的人都說實在不似一個上市公司主席,但其沒有架子的性格,也令記者、投資者,及為其提供服務的公關公司職員感到“舒服”,而她平易近人,舉手投足間的人格魅力,也可以解釋為何可以帶領一間小小的食品工廠,最終成為年收8億元(人民幣,下同)的上市公司。

      提及江佩珍最終因拒絕還債而被列入“失信名單”,有接觸過她的服務公司職員表示詫異,指她在港付款都算豪爽,并沒有拖數,與其豪邁的形象實在頗有出入。

      資料顯示,江佩珍成為“老賴”,是因為2016年她旗下的金嗓子食品,與星空華文簽訂合約,在兩個節目中賣廣告,合同金額達8000萬元,但其后金嗓子食品以收視率未達標等理由,拒絕支付廣告費,最終法院判決金嗓子應支付5167萬元廣告費,作為金嗓子食品的實際控制人,江佩珍需要負直接責任。

      不過,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亦指出,金嗓子食品采取承包制,由外判團隊負責營運,也是金嗓子拒絕為廣告費用負責的一個主因。但朱丹蓬強調,無論如何,這是金嗓子運營的失誤,江佩珍也是金嗓子食品的最終法定代表人,實在不能推脫責任。

      有公關公司負責人表示,金嗓子現時對事件的“冷處理”手法,可說已經構成“公關災難”,不但影響江佩珍本人的聲譽,也對公司形象造成很大打擊,給予外界公司欠錢不還,老板賴賬的感覺,不利公司發展。

      內地對“失信被執行人”的限制措施

      限制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

      限制在星級以上賓館、酒店、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

      限制購買不動產或者新建、擴建、高檔裝修房屋

      限制購買非經營必需車輛

      限制租賃高檔寫字樓、賓館、公寓等場所辦公

      限制旅游、度假

      限制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

      限制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

      限制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金嗓子事件簿

      1956年3月6日 金嗓子前身柳州市糖果二廠創立

      1994年12月12日 改為金嗓子製藥廠,開始生產金嗓子

      1998年9月18日 廣西金嗓子正式成立

      2015年7月15日 以每股招股價4.6元上市

      2019年9月19日 江佩珍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單”

      2021年8月12日 公布私有化,每股作價2.8元

      何謂老賴?

      所謂老賴,即經法院判決,“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抗拒執行”法院判決,因此被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人。被封“老賴”,除了會被限制消費,如不能乘搭高鐵、飛機外,部分人也會被限制出境。近年知名的老賴包括樂視集團創始人賈躍亭、ofo小黃車創始人戴威等。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