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大學之道/拜登釋放政策糾偏信號\智本社社長 清 和

    2021-11-19 04:26:2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分析指,拜登的激進政策加劇了美國供給與需求失衡,嚴重扭曲了進出口,問題集中在港口爆發。\美聯社

      在當前這個時期,兩國最高領導人進行視頻會晤,是中美關系轉圜的重要契機。

      拜登上任美國總統不到一年,國內支持率一直下滑。11月14日的一項新民調顯示,拜登的支持率已降至新低,只有41%。近期美國不少州的州長、檢察長和議員席位正在改選,共和黨掀起了“翻紅”浪潮。共和黨奪取了民主黨的鐵盤弗吉尼亞州,贏得州長、檢察長和議員席位。在新澤西州,民主黨選情頗為被動,共和黨的優勢在擴大,并拿下了一個議員席位。

      本輪州級別的改選,被視為對拜登執政近一年的檢閱,也是明年中期選舉的晴雨表。如果拜登不做出改變,任由當前的選情形勢惡化,民主黨大概率輸掉明年的中期選舉。如此,拜登將重走奧巴馬的老路,成為“跛腳鴨”總統。

      討好黨內建制勢力

      拜登的支持率為何快速下滑?從一些“叛變”的選民口中,可以提煉出一個重要的原因:“拜登太左了”。民主黨分為激進派、進步派、溫和派和建制派,拜登屬于溫和派,同時也代表建制派利益。2020年大選時,拜登實施了有效的競選策略,并借助競選搭檔卡瑪拉.哈里斯,提出了警察治理、收入保障、最低工資、氣候變化、同性戀法案、保障人權等偏左議題,拉攏了進步派、激進派選民。

      換言之,溫和派和建制派是拜登的穩定票倉,激進派和進步派是邊際選民,最后拜登靠邊際選民的支持獲勝。今年上臺后,拜登首要任務是穩住激進派和進步派,采取偏左的激進政策,如大規模的家庭補貼,支持警察治理和同性戀法案,為非法移民爭取權利,大搞氣候政治和推行“綠色新政”。在國際上,拜登匆忙從阿富汗撤軍,被共和黨和美國人抨擊為“西貢時刻”,這讓他丟掉了不少選民;同時,拜登聯合歐洲國家采取強硬的外交政策。

      拜登偏左的激進政策,滿足了進步派、激進派的胃口,但讓傳統票倉的溫和派和建制派感到失望。在意識形態上,這部分選民認為,激進的觀念、政策和運動正在毀掉美國的秩序,讓國家陷入分裂和不安。在經濟上,拜登執政以來通脹率持續攀升,削弱了民眾的購買力和家庭收入,推高了資本市場的風險。美國聯邦政府勞工部11月1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10月份消費物價指數(CPI)同比增長6.2%,創下三十一年來新高。

      通脹率的上升與拜登的激進政策有關:

      在供給端,由于全球疫情氾濫,能源供應緊張,拜登還打擊傳統化石能源,停掉了頁巖氣補貼,限制新的油井開發,以氣候變化為名大量補貼新能源勢力。但新能源勢力不堪大任,導致能源供應青黃不接,石油、天然氣和電力價格飆升,進一步抬高了商品價格。

      在需求端,拜登大規模擴張財政,給予家庭大量的補貼,在就業低迷的情況下人為地制造了旺盛的需求。全球供應鏈原本處于緊張狀態,需求端的強刺激引發了美國供應鏈危機。在美國三大港口,無處安放的集裝箱堵死了港口腹地,大量的貨輪緩慢排隊進港,出現了“大堵船”。換言之,源源不斷的商品漂洋過海到了美國港口,但是卡在了“最后一公里”,美國超市甚至出現了一些商品短缺。

      所以,拜登的激進政策加劇了美國供給與需求的失衡,嚴重扭曲了進出口,問題集中在港口爆發。2021年1月至5月,美國進口總額為11365.47億美元,出口總額為6967.946億美元,貿易赤字達到4397.524億美元。由于中國實施“清零”政策,國內疫情控制得好,對美國出口量大增。今年上半年,中國在美國海運進口業務中所占份額達到42%左右。

      美國對中國大規模的貿易逆差最終導致進出口集裝箱吞吐量嚴重失衡。從2020年下半年到今年7月,休斯敦港、弗吉尼亞港、長灘港的進口集裝箱吞吐總量持續大于出口集裝箱吞吐總量。如今,這一差額已接近三倍。這直接導致全球航運和集裝箱的效率下降,大量貨船抵達美國三大港口卸貨后空船返航,大量集裝箱堆積滯留在美國。按照美國當地法律,集裝箱不能堆高,加上卡車和卸貨工人不足,港口腹地被集裝箱堵死。貨船和集裝箱周轉率下降,導致航運價格和集裝箱租賃價格大漲,進一步推高了終端商品價格。

      緩解國內通脹壓力

      拜登激進的政策討好了進步派、激進派,但是正在制造經濟災難。弗吉尼亞州改選失利警示他必須做出改變──政策從左向溫和轉變,以挽回溫和派和建制派的支持。

      內政方面,此前眾議院通過價值3.5萬億美元的預算案,民主黨內部就出現嚴重分歧。這項涵蓋大量涉及社會福利與氣候變化支出的法案,是由民主黨進步派的重要人物伯尼.桑德斯撰寫,是進步派的主要訴求之一。但是,喬什.戈特海默為首的九名溫和派眾議員公開反對。他們認為,該法案過度龐大,應該考慮共和黨的支持,循序漸進,先通過基建法案。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不得不妥協,承諾基建法案將于9月27日之前完成投票。近期,兩黨通過了基建法案,更大規模的社會支出法案被推后。這是拜登為了團結黨內溫和派的一種妥協。

      外交方面,拜登意識到需要改善與中國的關系。拜登政府對中國外交政策是“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拜登左手發對抗牌,滿足激進派、進步派在政治、軍事及意識形態上的訴求;右手發競爭與合作牌,滿足溫和派、建制派在國際經貿上的訴求。上半年,拜登急于鞏固政治權力,討好激進派、進步派,對中國出的是政治對抗牌,在涉臺、涉港、涉疆及疫情溯源上“斗狠”。但如果中美外交僵局遲遲不破,甚至日漸惡化,那么溫和派、建制派的鐵桿票倉定然對拜登政府不滿。

      如今,美國通脹持續上升、供應鏈緊張,進一步促使拜登對中國的外交向右轉變。就在“習拜會”前,美國二十四家商會和行業協會,聯名致信美國政府高級別貿易官員,敦促拜登政府降低對中國商品的關稅,擴大進口關稅豁免范圍。美國商會是美國建制派的核心力量,是中美關系的重要橋梁。今年9月,美國華爾街重要人物、前高盛亞洲區總裁桑頓在中國進行了為期六周的訪問。他作為美國建制派的代表,在中國會見了中方高層。桑頓訪華之旅被外界稱為中美關系破冰之旅,因此也被稱為新版“基辛格訪華”。

      接下來,“晚舟歸來”是中美關系轉變的一個標志性事件。與此同時,中國與美國在國際氣候議題上達成了更多的共識。11月10日,中國和美國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六次締約方大會(COP26)期間發布《中美關于在21世紀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的格拉斯哥聯合宣言》。中美格拉斯哥聯合宣言是一次久違的“聯手”,進一步推動了中美關系的轉變。

      近期,中美議題回歸到更加務實、穩定、分歧更小的貿易談判上。美國貿易代表與中國貿易代表進行了多次對話,雙方也都在采取有效的行動。中國石化與美國維吉液化天然氣公司(Venture Global LNG)共同簽署了一項為期二十年,每年供應400萬噸液化天然氣的(LNG)長期采購協議。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中美之間長期沒有新增的天然氣貿易。這份協議是中美貿易緩和的信號,也幫助中國加速完成中美此前簽署的第一份貿易協議的采購份額,以進一步推動第二輪貿易談判。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也表示,美國愿意審議并考慮降低特朗普此前針對中國實施的關稅。雖然耶倫認為美國當前的通脹是暫時的,但是她也認同“調整對中國商品征收關稅有助于緩解通脹壓力”。

      事實上,如今是中美關系轉圜的重要契機。與中國改善關系,拜登可以盡可能地挽回建制派的信任,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供應鏈緊張、商品短缺和通脹壓力。拜登對中國政策的調整是否會遭到激進派和溫和派的反對?這是必然的,但是拜登需要平衡。對中國,拜登前期務虛,打政治牌,后期務實,打經濟牌;經濟上合作與政治上對抗將長期并存、且相互影響。此次“習拜會”可能為接下來的貿易談判鋪平道路。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