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交銀觀察/歐元國際化新趨勢\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鄧 宇

    2021-11-11 04:28:51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歐盟內部傾向于加快建立獨立的國際結算體系,推動歐元在國際大宗商品定價、能源進口支付結算等領域的獨立地位。

      雖然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貨幣政策通常緊隨美聯儲的腳步,但在量化寬松政策實施強度、退出節奏等仍存有差異,基本上保持了歐元區的相對獨立性,而歐元區經濟規模、出口占比以及歐元自身的幣值穩定性等仍在支撐歐元國際化。與此同時,歐洲央行在貨幣政策改革與創新方面已經積累了比較豐富的經驗,尤其在氣候變化、綠色轉型和ESG發展等領域取得了許多創新成果,成為歐元國際化的新趨勢。

      雖然歐元區經濟總量規模仍難以與美國相提并論,歐元在國際支付、結算以及儲備貨幣份額可能長期穩居第二,短期內取代美元的可能性較低,但未來歐元的國際化發展空間還比較大,加快推進歐元區國際化的動力較強。

      歐元國際地位仍重要

      一是歐元的國際貨幣地位和競爭優勢仍在。一方面,歐元區經濟規模仍居世界前列。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20年,歐元區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為13.2萬億美元,歐元區的經濟總量和規模位居世界前列;另一方面,雖然歐洲央行緊隨美聯儲采取了量化寬松政策,但其資產負債表規模和增速仍與經濟增長基本脗合,相較于美聯儲,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相對穩健。根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數據,2021年9月歐元在國際支付份額中的占比為37.9%,穩居第二位,與美元的份額差距逐漸縮??;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公布世界儲備貨幣份額,歐元占比達20.54%,穩居第二位。

      二是財政與貨幣政策協調增強歐元穩定性。歐債危機后,歐元區開始建立歐洲穩定機制(ESM),明確歐洲央行“最后貸款人”的角色,將歐元集團作為歐元區財政、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政策協調配合的重要機制。歐盟在本次應對疫情危機時,充分吸取歐債危機教訓,歐盟主要成員國主導和歐洲央行共同推動下,各成員國除了保持貨幣政策的步調一致外,更加重視財政政策的一體化。疫情期間,經過歐盟成員國多輪協商談判最終達成的“歐洲復甦基金”(約8000億歐元),旨在通過直接援助和歐元貸款等支持成員國發展綠色經濟,推動數字化轉型,并根據各成員國經濟和財政狀況采取差異化的經濟復甦計劃,引導成員國專注經濟修復、綠色轉型和加快數字化。

      三是綠色轉型與ESG(環境、社會和治理)成為歐元國際化新路徑。歐洲央行堅持推進經濟綠色復甦,包括歐洲復甦基金計劃實施、歐洲綠色金融、碳關稅(包括碳邊境稅)等方面加大推進歐洲綠色標準制定。綠色復甦進程中,歐元的作用也在逐步顯現,以此作為歐元更高階段國際化的重要載體。2019年12月,歐盟發布的《歐洲綠色協議》提出,到2050年在全球范圍內率先實現碳中和,重點發展低碳產業,有效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問題。新冠肺炎疫情以來,歐盟出臺《歐盟可持續金融分類授權法案》,法案所覆蓋行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占到歐盟排放總量的80%左右,包括能源、林業、制造業、交通及建筑業。歐元區更在全球ESG投資領域搶占先機,2020年歐洲可持續投資資產規模達12萬億美元,其計價和結算貨幣主要是歐元,為歐元進一步國際化拓寬使用渠道,以此加快提升歐元影響力。

      未來歐元國際化發展趨勢

      一是更加主動推進歐元從區域走向廣泛的國際使用。近年來,歐元開啟了新的國際化進程。一方面,歐盟必須堅守歐元區財政與貨幣政策的獨立性,以促進歐元區經濟的持續復甦,保護歐盟各成員國經濟利益,維護歐元幣值穩定;另一方面,“英國脫歐”事件對歐元區帶來金融資本流動、匯率穩定性等許多新挑戰,短期內對歐元匯率產生一定波動影響,但長期看對歐元的影響相對有限。未來隨著以巴黎、法蘭克福、布魯塞爾、都柏林等為代表歐洲重要的國際金融中心加快建設升級,歐盟金融一體化進程也將加快。近期,歐盟計劃進一步加強歐元在全球金融市場中定價和支付的地位,通過加強歐元區金融基礎設施和金融市場體系,探索建立獨立自主的歐元國際支付結算系統,謀求歐元在石油等大宗商品期貨合約的定價權,推動歐元從區域性貨幣成為使用更加廣泛的國際貨幣,促進歐盟金融一體化。

      二是穩慎推進數字歐元進程以確保歐元的國際地位。作為目前在國際支付份額排名第二、國際結算排名第一,以及重要的世界儲備貨幣,數字歐元的興起表明歐洲央行對主權數字貨幣的認可,并開始主動把握數字貨幣的發展潮流。從時間線來看,各國央行都在加快數字貨幣研發,歐洲央行順勢而為,加快數字歐元項目的研發進度,一改過去態度和立場模糊的表述。2020年10月,歐洲央行啟動針對數字歐元的公共咨詢,廣泛聽取公眾意見和評估需求;2021年7月,歐洲央行理事會計劃開始啟動為期2年的“調查階段”,圍繞數字歐元的設計、場景開發和相關法律框架(包括因素保護、潛在風險)等進行系統研究,并預計五年后正式推出數字歐元。未來,歐元將在數字歐元研發、數字貨幣治理等層面取得創新突破,確保數字歐元作為主權數字貨幣的優勢,有效應對數字貨幣的新挑戰。

      三是構建更加獨立自主的歐元國際支付結算系統。當前國際社會處于經濟復甦分化、發展不均衡、“逆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的多層次復雜結構,歐元區經濟不可能“獨善其身”,而且在被迫“選邊站”的過程中也變得極為謹慎,以避免陷入大國競爭而損害歐元區經濟利益。盡管歐洲央行仍傾向于維持寬松貨幣政策,但緊急購債計劃并未在基數上增加,并在有效管住貨幣的同時,依托穩健的貨幣政策幫助歐盟各成員國實現穩定復甦。同時,歐元當前也面臨國際金融制裁的負面影響,美國對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實體進行制裁,導致歐元區在全球的經濟貿易和投資受到極大影響,歐元成為了緊隨美元的重要國際支付和結算貨幣。因此,歐盟內部傾向于加快建立獨立的國際結算體系,推動歐元在國際大宗商品定價、能源進口支付結算等領域的獨立地位,從而減少對美元主導的國際銀行系統和國際金融市場的過度依賴,更好地應對美國“長臂管轄”。

      四是發揮歐元在國際貨幣體系改革中的重要作用。近年來,歐元區也在進一步反思量化寬松貨幣政策的局限性,以及引發的諸多負面效應。歐洲中央銀行執委會委員伊莎貝爾.施納貝爾(Isabel Schnabel)認為,央行在制定貨幣政策措施時,應當特別重視其副作用,尤其是對價格穩定所產生的影響。與此同時,近期歐洲央行發布的新貨幣政策策略審查報告,在貨幣政策框架內強調氣候風險以及綠色經濟和數字化轉型。IMF創設的特別提款權(SDR)作為補充性的國際儲備資產,SDR中美元、歐元和人民幣的權重大致分別為40%、30%和10%,能夠為新興經濟體提供流動性支持,改善國際收支失衡穩妥。歐洲央行和IMF都是SDR的堅定支持者,未來將在國際貨幣體系改革中發揮積極作用。歐洲穩定機制總裁克勞斯.雷格林(Klaus Regling)曾提出,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加劇了全球發展不平衡,構建一個多元化的貨幣體系將會使得全球經濟有更強的抵御沖擊的能力。

      結語與展望

      歐元國際化既有機遇也有不小的挑戰,應看到歐元也面臨新的發展難題,包括“英國脫歐”、主權數字貨幣、數字化轉型和地緣政治等。如何推動歐元從區域走向真正的國際化,如何尋求歐盟財政與貨幣政策一體化推動歐元區經濟穩定復甦,是關乎歐元未來國際地位和競爭優勢的關鍵穩妥。從長遠看,歐元再國際化一方面符合歐元區經濟利益,能夠凸顯歐元的獨立性和競爭優勢,進一步提升歐元國際使用范圍;另一方面也與當前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趨勢脗合,能夠發揮歐元在國際貨幣體系改革中獨一無二的作用,改善國際收支不平衡穩妥,并在促進綠色轉型、ESG等方面展現獨特優勢。

     ?。ū疚膬H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所在機構意見)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