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鍾言讜論/人行推出“定向降息”新工具\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鍾正生

    2021-11-10 04:27:44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內地各類信貸增速

      2021年11月8日,中國人民銀行“碳減排支持工具”千呼萬喚始出來,該工具擁有以下七個特點:

      1、碳減排支持工具發放對象暫定為全國性金融機構。2015年以來,全國性銀行在所有新增人民幣貸款中的占比達到95%以上,其中,2020年大型銀行約占45%,中小型銀行約占54%。說明本次碳減排支持工具涵蓋了絕大部分信貸投放體量。

      2、采用“先貸后借”的直達機制。2020年新冠疫情以來央行先后推出的2.1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專項再貸款、再貼現政策,以及兩項直達實體的貨幣政策工具,都采用了“先貸后借”的模式。這種模式相比于“先借后貸”,更便于管理資金流向、風險更小。

      3、對符合條件的碳減排貸款,按貸款本金的60%提供資金支持,利率為1.75%。這一利率水平低于當前1年期支農、支小再貸款的2.25%,與金融穩定再貸款利率相當,高于扶貧再貸款的1.25%。但支農再貸款僅面向農村金融機構,扶貧再貸款僅面向貧困縣的農村金融機構,支小再貸款僅面向地方法人銀行,涵蓋面均遠小于本次碳減排支持工具。因此,本次碳減排支持工具“定向降息”的覆蓋面可觀。

      4、引導金融機構在自主決策、自擔風險的前提下,向碳減排重點領域內的各類企業一視同仁提供碳減排貸款。有前提的“一視同仁”,筆者的理解是:一方面,是在所有制上的一碗水端平,避免國企與民企的區分對待;另一方面,是在企業規模上的拉平,強調初期的碳減排重點領域范圍突出“小而精”。

      5、貸款利率應與同期限檔次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大致持平。目前1年期LPR為3.85%,5年期為4.65%。碳減排支持工具期限一年,可展期兩次,從而最長期限可達三年,與支農支小再貸款一致。碳減排支持工具低于1年期LPR利率2.1%,乘以60%的資金支持系數,銀行支持符合條件的碳減排重點領域,可獲得1.26%的息差收益。

      6、為保障碳減排支持工具的精準性和直達性,人民銀行要求金融機構公開披露發放碳減排貸款的情況以及貸款帶動的碳減排數量等信息,并由第三方專業機構對這些信息進行核實驗證,接受社會公眾監督。

      7、重點支持清潔能源、節能環保和碳減排技術三個碳減排領域。

      碳減排工具的效果

      在貨幣政策“價”的層面,碳減排支持工具有“定向降息”的效果。這主要在于其可替代中期借貸便利(MLF)發揮彌補中等期限基礎貨幣缺口的作用,而MLF利率為2.95%,比碳減排工具高出1.2%,從而可降低銀行的綜合負債成本。但相比于此前市場預期的綠色中期借貸便利(GMLF)來說,碳減排支持工具是在更局部的意義上降低了銀行負債成本,且定向降息的效果要取決于符合條件的碳減排信貸投放規模。

      在貨幣政策“量”的層面,則通過額外的基礎貨幣投放助力寬信用。按照貸款本金60%的資金支持比例,意味著商業銀行每投放100元碳減排領域貸款,央行將相應投放60元基礎貨幣,經過七倍左右的貨幣乘數放大,可最終帶來420元的貨幣供應。商業銀行對碳減排領域的“輸血”,將會換來央行對商業銀行更低成本的“輸血”,這有利于提高商業銀行支持碳減排重點領域的意愿和能力,產生更廣泛的穩信用效果。

      碳減排工具的規模及其影響取決于后期碳減排重點領域的具體劃定范圍,以及符合條件的碳減排領域項目情況。按照人民銀行目前披露的綠色貸款余額數據,今年前三季度累計新增綠色貸款2.83萬億元,占前三季度新增貸款總額的16.9%。按照碳減排支持工具則可對應約1.7萬億元的基礎貨幣投放。但目前人民銀行口徑的綠色貸款是“用于投向節能環保、清潔生產、清潔能源、生態環境、基礎設施綠色升級和綠色服務等領域的貸款”,相較于碳減排工具目前劃定的“清潔能源、節能環保和碳減排技術”三大領域,以及初期突出“小而精”,且貸款利率要求與相應期限的LPR相當,目前綠貸口徑明顯偏大。

      綜上,碳減排工具的推出具有涵蓋所有全國性金融機構的“定向降息”效果,也具有動態的定向降準效果,但其寬松意味要明顯弱于傳統意義的(定向)降準、降息。這也意味著目前可能并非祭出這些傳統的全面寬松貨幣政策工具的適宜時間窗口。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