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鏈能講堂/元宇宙應用場景待突破\國際新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付 饒

    2021-11-04 04:27:48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在美國時間10月28日,身任Facebook行政總裁朱克伯格,在Facebook Connect年度開發者大會上宣布,Facebook更名為Meta,以專注于構建元宇宙。同時,公司從12月1日起其股票代碼將從FB更改為MVRS。

      在朱克伯格的目標中,元宇宙將覆蓋比社交網絡更為廣泛的人群,包括普通人、開發者和創作者,以及商業機構。包括為普通人提供更為豐富的工作、游戲、社交、學習、娛樂體驗;為開發人員構建基于虛擬現實或混合顯示的開發工具包、為創作者提供VR背景的職業培訓和認證路徑;為企業提供更為方便的管理和運營工具。

      在宣傳片中,朱克伯格著重展示了社交、游戲、工作、教育的元宇宙場景,簡言之就是每個人的“阿凡達”(數字分身)可以跨越傳統物理的界限,在一個虛擬場景中完成一些跨時空的事情。其實元宇宙在中國有其他的名字,比如騰訊提出的“全真互聯網”或者有學者提出的“下一代互聯網”。

      為了達至這一目標,朱克伯格在硬件方面野心勃勃。他表示,人類已經從桌面經過網絡走到手機,從文本經過照片到視頻,但這還不是終點。下一個平臺將更具沉浸式─即是一個你置身其中,而不僅僅是看著它的互聯網體驗?!拔覀兎Q之為元宇宙,它將觸及我們開發的每一款產品?!?/p>

      筆者認為,宇宙代表的是空間和時間。宇宙中,地球很渺小,人類文明很短暫。不管是朱克伯格的元宇宙夢想,還是馬斯克的火星之路,又或是中國的雙碳目標,都是為了延續人類文明所做的不同路徑的嘗試。

      今年以來,元宇宙的概念被投資、游戲、信息技術、區塊鏈、云計算、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行業熱議。元宇宙在不同語境下定義不同、差異極大。Crypto世界的元宇宙、傳統互聯網的元宇宙,硬件先行的元宇宙、IP集群的元宇宙,側重點和構想都不盡相同。甚至Crypto世界的元宇宙和朱克伯格的元宇宙是有沖突的。已經有投資人表示朱克伯格的元宇宙不夠去中心化,因此賣Meta的股票,配置比特幣、以太坊等加密幣。

      監管挑戰值得關注

      筆者認為,籠統而言,元宇宙就是已來的未來。元宇宙是什么樣?要靠今天的我們去創造,朱克伯格從改名開始邁出了第一步。打一個不夠恰當的比方,Meta是元宇宙中的一個國家,29.1億用戶都是國民,這個國家就用Diem作為貨幣。

      元宇宙不可能僅由一個公司來創建,哪怕這個公司富可敵國。中國在涉及元宇宙的移動支付、游戲社區、影像渲染、光學硬件、傳感制造等應用場景具有世界領先的技術和有競爭力的人才。朱克伯格并未納入人民幣或者中國企業,但他的元宇宙生態一定離不開中國。只有各方參與者在同一環境中深入持續探討,元宇宙的落地應用場景才會大規模誕生。

      元宇宙的入口始于可穿戴設備,如VR眼鏡,但是這絕不是終極形態。我們看到已經有商用的裸眼3D顯像設備,甚至腦機接口技術也在逐漸成熟,未來或許不需通過某種如手機一般的實體介質,人們就能很方便地在現實生活和元宇宙之間切換。

      元宇宙也不一定是友好的,隨之而來的一定有許多傳統世界中沒有出現過的問題。如何有效激發數字經濟活力?如何構筑數字安全屏障?如何讓數字化更深入參與企業的改造提升?如何使得數字文明真正為人民造福?

      這些問題對產業界、科技界、學術界、政策制定者,都提出了更高、更緊迫的要求。方興未艾的下一代互聯網,異軍突起的區塊鏈技術,寬嚴相濟的監管政策,對于正在快速成型但風險不減的技術未來,作為普通人,我們需要保持近距離、高頻率的跟蹤與觀察。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