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e8gsy"></menu>
    <nav id="e8gsy"><u id="e8gsy"></u></nav>
  • <nav id="e8gsy"><tt id="e8gsy"></tt></nav>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nav id="e8gsy"></nav>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input id="e8gsy"><tt id="e8gsy"></tt></input>
  • <input id="e8gsy"></input>
    <s id="e8gsy"><button id="e8gsy"></button></s>
    <input id="e8gsy"><acronym id="e8gsy"></acronym></input><input id="e8gsy"></input>
  • <menu id="e8gsy"><u id="e8gsy"></u></menu>
  • <input id="e8gsy"><u id="e8gsy"></u></input>
  • 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經濟觀察家 > 正文

    ?交銀觀察/碳減排與國際貿易\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鄧宇

    2021-11-03 04:28:35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分析認為,未來應借助科技手段進一步促進綠色供應鏈發展,提升綠色貿易出口份額,形成新的綠色貿易競爭優勢。 新華社

      應對全球氣候變化行動將全面啟動,國際貿易組織和世界各地區將就綠色、可持續等制定國際標準,國際貿易將是其中的重要領域。問題在于,各國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采取的諸多綠色標準和綠色貿易規則,可能會引發新的貿易摩擦和爭端。對此,在未來發展國際貿易時,不僅應正視貿易的綠色、可持續以及數字化轉型趨勢,抓住綠色貿易發展的全球機遇,而且要進一步推動貿易方式轉變和貿易結構優化。

      目前全球投資機構積極倡導并推動環境、社會和企業管治(ESG)理念發展,歐盟在不久的將來推出的碳邊界關稅機制等,以及國際貿易規則體系中的綠色壁壘等,將對國際貿易發展帶來深刻變化。同時,數字貿易、跨境電商貿易等廣泛興起,正在成為驅動國際貿易可持續發展進程的新力量。

      全球氣候問題挑戰

      一是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行動正在加速。全球氣候變化所衍生出的風險和挑戰已不是少數幾個國家和地區所能承擔,而是逐漸演變為全球性問題,并對全球經濟、金融和貿易等產生持續的、深刻的影響。近期聯合國發布的《氣候變化2021:自然科學基礎》報告顯示,過去十年是全球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十年,溫室氣體排放是300萬年以來最高位。

      2016年簽署的《巴黎協定》已進入到正式的實施階段,其中涉及到許多減排政策和措施將落地,從而促進國際社會采取實質行動應對全球氣候變化,而這些政策措施也將反映在國際貿易領域。

      二是國際綠色貿易規則和綠色關稅疊加。發達國家在綠色貿易、碳關稅、碳貿易和碳交易市場等制定了復雜規則,而新興市場國家的話語權和參與度仍較為缺乏。歐盟在今年7月正式公布了碳邊境關稅政策提案,雖然這一提案的過渡期從2023年開始,并從2026年全面實施,這一規則將可能增加貿易關稅,并限制一些不符合歐盟標準的進口貿易。同時,世界貿易組織(WTO)對綠色規則和條款的設定并不清晰,在實際應用中往往成為發達國家利用綠色壁壘打壓新興市場國家貿易競爭的手段,近年來出現的對中國農產品、紡織產品等綠色壁壘的限制愈發頻繁。

      三是貿易結構和方式處于加速轉型階段。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國際行動將可能對新興市場國家傳統貿易帶來新的不利影響,綠色貿易的轉型、ESG信息的披露以及碳關稅、碳貿易機制等推行,使得現有的貿易方式和結構優勢可能會逐步喪失。以中國為代表的部分新興市場國家開始尋求以綠色貿易發展促進傳統貿易方式轉型,扭轉過去依賴高污染、高能耗等貿易方式,更加強調綠色、可持續發展。轉型階段,綠色貿易的開展仍需從內部結構調整著手,這也將是一個“長痛不如短痛”的新舊動能轉換過程,預計貿易國和貿易企業對此將付出較大的成本代價。

      四是因綠色貿易轉型可能引發的貿易摩擦。應對全球氣候變化需要大國積極參與和承擔相應的責任。近期中國發布的《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提出,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5%左右,單位內地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順利實現2030年前碳達峰目標。但由于新興市場國家在一定階段內仍將處于以原材料、能源資源以及初級產品出口為主的階段,在發展高科技產品出口和服務貿易等方面還有短板,未來仍將面臨綠色壁壘增加帶來的貿易摩擦增加的風險,對此應完善相應的政策協調與法律應訴機制。

      如何應對政策變化

      第一,深度參與氣候變化政策談判與綠色貿易規則制定。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不是發達國家的專利,新興市場國家既有義務、也有必要參與氣候變化政策談判與規則制定。隨著《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及《巴黎協定》深入推進,國際貿易層面的氣候變化政策也將陸續出爐,新興市場國家應加大綠色貿易相關政策研究,不斷完善國內綠色貿易標準和法律法規,對于不公平、違背國際貿易原則的綠色貿易規則和綠色壁壘及時采取反制措施。

      除了在出口貿易領域緊跟國際綠色貿易規則變化,應在進口貿易領域強化綠色標準,對于涉及到發達國家的補貼政策和不公平貿易應有相應的反壟斷和反傾銷等法律條款,力圖維護公平的國際貿易環境。同時,建議加強區域經貿合作框架內的綠色貿易規則和涉外貿易、知識產權法律方面的國際協調,深化綠色貿易區域與國際合作。

      第二,優化貿易結構以促進綠色可持續貿易轉型。新興市場國家在國際貿易領域已經擁有了一定的市場份額,在某些領域開始具備與發達國家互相競爭的貿易商品、技術和服務,但整體上仍處于貿易價值鏈的中低端水平。對此,新興市場國家仍應堅持不斷優化貿易結構和方式,既要推動傳統的優勢貿易商品生產技術升級,提高出口商品生產的技術含量,并推動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的均衡發展,又要對高能耗、高污染的出口商品采取更加嚴格的綠色標準,轉變粗放型的貿易增長方式,嚴格限制威脅氣候變化的進出口貿易。未來,應以追求綠色貿易產值為導向,對于不合規范和國際綠色標準的出口商品應主動調整,以期符合國際綠色標準,減少不必要的國際法律糾紛和貿易摩擦損失。

      第三,加快提升數字貿易與綠色貿易競爭優勢。數字貿易和跨境電商貿易本身具備綠色和數字化特征。據中國商務部發布的《中國數字貿易發展報告2020》顯示,預計到2025年,中國可數字化的服務貿易進出口總額將超過4000億美元,占服務貿易總額的比重達到50%左右。近期中國商務部發布的《“十四五”服務貿易發展規劃》更是首次列入“數字貿易”,提出完善數字貿易政策、支持數字貿易發展等政策舉措。未來,應通過數字貿易方式加快推動傳統貿易方式轉型,鼓勵貿易行業組織和企業加快數字化轉型,借助科技手段進一步促進綠色供應鏈發展,提升綠色貿易出口份額,形成新的綠色貿易競爭優勢。

      第四,探索將ESG理念融入綠色貿易發展。ESG(Environment、Social Responsibility、Corporate Governance)是全球興起的新的投資理念,除了在綠色投資、上市公司治理與綠色金融等發展具有廣泛應用外,通過強化貿易領域的ESG理念發展將是主動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政策行動的重要舉措。根據聯合國貿發組織的數據測算,全球每年流入三個主要低碳行業(可再生能源、循環再利用領域以及環保技術產品制造領域)的外國直接投資高達數千億美元。對此,一方面,加快推動ESG在貿易企業實踐,促進綠色貿易ESG投資,倡導金融機構加強綠色貿易投融資服務;另一方面,支持傳統貿易企業加快向ESG生產和投資轉型,與綠色貿易、綠色經濟保持同步,加大光伏、風電清潔能源以及新能源板塊投資,建議將ESG理念納入到外貿數據披露。

      三、結語與展望

      目前,全球氣候變化已經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全球主要國家均已提出“碳中和”目標,歐盟等發達國家在碳關稅機制和綠色金融規則、標準制定走在了前列,對未來國際貿易開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賦予了綠色貿易新的內涵。

      一方面,應充分認識到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對國際貿易發展帶來的積極效應,倡導融入綠色、可持續和公平的國際貿易體系,以切實行動改變貿易結構和貿易方式;另一方面,應把握好氣候變化政策對國際貿易可能引發的問題,包括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的貿易規則的不對等、貿易歧視和綠色壁壘規則的濫用等,維護國際貿易的公平體系和平等競爭秩序。

      客觀而言,當前應對氣候變化和綠色貿易的發展仍需發達國家承擔相匹配的責任,新興市場國家所面臨的貿易歧視和關稅限制等問題不容忽視。

     ?。ū疚膬H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所在機構意見)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全国空降